全球最大奢侈品“联姻”新进展来了,Tiffany可能降价卖身

对于这一结果,业界和分析师并不感到意外。LVMH和Tiffany互相提起的诉讼不过是一场推拉,二者实际上是在等一个合适的“台阶”。

周惠宁 LADYMAX2020年10月29日

来源:LADYMAX(ID:lmfashionnews)

作者: 周惠宁

Tiffany与LVMH这场陷入僵局的“世纪联姻”似乎已出现新的转机。

据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透露,为了避免与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对簿公堂,美国珠宝品牌Tiffany近日已有所松动,同意LVMH以每股不低于130美元的价格继续完成收购交易,而此前价格为每股135美元。

该消息人士续指,LVMH也有意接受Tiffany的新降价条款,只要价格降至每股133美元以下,并同意不再对并购协议做更多更改,相当于比原本的162亿美元节省了约1.2亿美元。

对于这一结果,业界和分析师并不感到意外。仔细观察便可发现,LVMH和Tiffany互相提起的诉讼不过是一场推拉,二者实际上是在等一个合适的“台阶”。

9月9日,LVMH突然发布信函表示将终止以162亿美元收购美国珠宝品牌Tiffany的交易,原因是受美国的贸易关税威胁,法国外交部要求LVMH推迟收购。紧接着在同一天,Tiffany在美国特拉华州对LVMH提起诉讼,以强制执行交易协议,认为后者在故意拖延交易的完成。

随后LVMH以Tiffany应对疫情不利为由,继续提起反诉,直言Tiffany今年上半年的业绩表现和前景令人非常失望,明显逊于LVMH同类品牌表现,并特别强调Tiffany没有遵循正常的业务流程,特别是在计入亏损的同时分配大量股息。

LVMH同时指控,Tiffany的管理层之所以尽全力推动收购,是因为他们能够在交易中获得巨大利益,包括CEO Alessandro Bogliolo在内的五名高管在交易达成后有望获得至少1亿美元的红利。  

Tiffany紧接着反驳了LVMH退出交易的理由,并试图将二者的法律纠纷直接对准LVMH掌门人Bernard Arnault,认为LVMH涉嫌利用Bernard Arnault作为法国首富在该国的巨大政治影响力,拉拢法国政府协助LVMH逃避合同义务,争取交易降价。

深有意味的是,在纠纷不断的同时,LVMH却于9月底向欧洲反垄断机构提交有关162亿美元收购Tiffany的审查申请。10月26日欧盟委员会已批准了这一并购,进一步消除该交易的监管障碍。

显然,在这场口水战中,LVMH的首要目的绝对不是放弃,而是压低价格,被摆上台面的Tiffany则必然是先低头的那个。换言之,Tiffany已经不如去年底LVMH提出收购要约时那般值钱了。

早前也有业内分析人士指出,这笔交易搁浅的关键在于二者的合并初衷是强强联手,LVMH通过收购Tiffany加速渗透美国市场,顺便提升集团在高端珠宝领域的市场份额,Tiffany则是想在LVMH的庇荫下更好地打入欧洲市场,从而实现双赢。

现在看来,这一如意算盘似乎无法在短期内实现。

最首要的原因是,Tiffany已触及增长的天花板。尽管Tiffany首席执行官Alessandro Bogliolo主动透露,在中国内地的强劲反弹推动下,品牌正从疫情和经济危机中复苏,最近两个月的全球销售额同比大涨25%,电商收入同比增长近一倍。但在截至7月31日的第二财季内,Tiffany销售额同比大跌29%至7.47亿美元,净利润大跌77%至3190万美元,去年全年销售额更几乎无增长录得44亿美元。

雪上加霜的是,Tiffany所在的大本营美国仍旧深陷疫情当中,现在发力美国市场对于LVMH而言显然是件需要谨慎考虑的事情。随着消费者对经济前景担忧加剧,美国10月消费者信心指数从前月的101.3降至100.9。

与此同时,LVMH凭借自身丰富的品牌矩阵和雄厚的资金实力,正不断加码奢侈珠宝业务,登顶只是时间的问题。

尽管相较于历峰集团旗下的卡地亚、梵克雅宝,于2009年才推出首个高级珠宝系列的Louis Vuitton尚属新人,但这并没有限制Louis Vuitton的野心。2012年,Louis Vuitton在法国巴黎的旺多姆广场开设了全球首家高级珠宝旗舰店,并发布了以品牌经典主题旅行为设计灵感的Place Vendome系列。

旺多姆广场是高级珠宝的天堂,汇集梵克雅宝、卡地亚、宝格丽等众多历史悠久的珠宝品牌,第一家高级珠宝旗舰店开设于此,足见Louis Vuitton对高级珠宝业务的重视与期许。2018年Louis Vuitton手中握有的宝石价值已达2亿欧元,再加上Tiffany设计和管理人才的加持,对品牌而言无疑是一大推力。

而LVMH在向Tiffany提出收购要约前就已做好了B计划。资料显示,该集团最核心的Louis Vuitton腕表和珠宝负责人Catherine Lacaze和艺术总监Francesca Amfitheatrof均来自Tiffany。

Francesca Amfitheatrof于2017年离开Tiffany后迅速被Louis Vuitton首席执行官Michael Burke相中并招致麾下,她还曾担任英国皇家珠宝商Asprey&Garrard高级珠宝设计师,也在Chanel、Balenciaga、Fendi和Marni等奢侈品牌负责过相关事务,在高级珠宝行业拥有丰富的相关经验。Catherine Lacaze也曾在Tiffany担任营销副总裁,还在Harry Winston和Cartier等奢侈珠宝品牌工作过。

今年8月,Louis Vuitton高调宣布高级珠宝系列LV VOLT正式登陆路易威登新品体验店微信小程序和官网发售,该系列主打混搭风格的中性珠宝,售价1.3万元人民币起,其中一条18K金的项链定价高达71万元,为品牌史上最贵的珠宝产品之一,引发业界和消费者高度关注。

9月27日,LVMH另一核心品牌DIOR也发布由高端珠宝艺术总监Victoire de Castellane创作的全新TIE&DIOR系列珠宝,该系列灵感来源于高级时装所采用的手工织物染色技法,将钻石和彩色宝石错落搭配,营造渐变铺陈的色彩效果。

去年5月,LVMH还突然增持意大利珠宝品牌Repossi股份,持股比例从41.7%增加至68.9%,以帮助品牌加速国际扩张的步伐。Repossi由同名家族于1920年创立,目前由第四代继承人Gaia Repossi担任创意总监。

据时尚商业快讯数据,LVMH的手表和珠宝部门去年收入已增长7%至44亿欧元,与Tiffany相当,在截至9月底的第三财季整体收入仅减少14%至9.47亿欧元,主要得益于中国市场的强劲反弹。

珠宝已成为当下奢侈品行业增长最快的业务之一,随着近几年全球经济步入“弱周期”,波动震荡局势下,高级珠宝因材料的珍贵和工艺的高价值具有保值、避险功能,因此受到不少投资者的追捧。

知名私人银行瑞士宝盛发布的高级珠宝专项调研报告也指出,作为高端消费代表的高级珠宝,因为具有无法质疑的稀缺性,反而比一般珠宝产品更有市场潜力。

高级珠宝还有来自拍卖行的另一层背书,在国际顶级拍卖行苏富比、佳士得近两年的艺术品拍卖中,珠宝类收藏的成交数量、价格一直居高不下,这证实了高级珠宝稳定的投资价值。譬如2017年苏富比香港春拍,珠宝商周大福以5.53亿港元拍得“周大福粉红之星”,刷新任何钻石及珠宝的世界拍卖纪录。

受此影响,目前高级珠宝的消费逻辑呈现两级分化的态势,部分富裕消费者宁愿购买更加高价和能够保值的奢侈珠宝产品,大众消费者则更偏向于价格便宜、材质普通但款式多样的快时尚品牌饰品。

可以肯定的是,疫情后如此动荡的环境中,Tiffany若失去LVMH这个强大靠山,未来的路必定充满严峻挑战,而LVMH也不会轻易放弃高端珠宝这块大蛋糕。

截至目前,LVMH和Tiffany均未对相关消息作出回应。消息传出后,Tiffany股价应声大涨近5%至128.88美元,市值约为156亿美元。

 

本文转载自LADYMAX(ID:lmfashionnews),已获授权,版权归LADYMAX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