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到手仅30块,剧本杀门店爆发式增长背后乱象丛生

三年的时间,剧本杀市场都没有跑出一家连锁品牌。

何婧锌财经2021年8月10日

资本又对剧本杀下手了。

据悉,近期线上剧本杀游戏商“吃瓜神探”获得了150万的天使投资。实际上,早在7月底,阅文集团和明星创投机构金沙江就已经入局了剧本杀市场,投资剧本杀平台小黑探,持股比例各占10%。

实际上,早期投资机构金沙江创投除了这次和阅文携手投资,早在2018年就投资了线上剧本杀App“我是迷”。

一直以来,剧本杀市场都有着“散”“乱”“小”的特点。三年的时间,都没有跑出一家连锁品牌。但正因为如此,也给了大厂和资本整合的机会。

从2019年开始,线下剧本杀店爆发式增长,尽管有疫情影响,但根据美团研究院数据,截止今年4月,国内剧本杀门店数量从1200家已经涨到了4.5万家。短短两年,门店数量翻了几十倍,这也让线下剧本杀门店在短时间内陷入厮杀。

但线下门店的红海厮杀,却给了剧本创作者极大的市场需求。这次阅文、金沙江扶持平台小黑探,最重要的功能之一就是以平台的方式连接门店和创作者。

如此一来,剧本杀发行商“大爷”的位置,或许就没法儿坐稳了。

阅文首次试水剧本杀:卖座超好,评分超低

阅文投资剧本杀,或许与小黑探2019年发起的IP剧本创作的召集计划有关。

2019年8月23日,小黑探主办了一场名为“2019首届IP剧本创作召集令—黑火令计划”的展会。

在展会上,小黑探创始人王欢岳发起了IP剧本创作的召集计划,同时宣布启动了三个IP改编剧本杀项目——《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步步惊心》《蝴蝶公墓》。小黑探下的IP孵化实验室还承接了为影视、小说、动漫、游戏等IP量身定制游戏剧本的业务,并对接给内容创作者。2020年,爱奇艺将《成化十四年》授权给小黑探,双方联合出品了该IP的衍生剧本杀,在市场上获得了很不错的反响。

小黑探在向IP靠拢时,IP大厂阅文也已经看上了剧本杀的市场。或许《成化十四年》的成功改编,让刚在剧本杀市场摔了跟头的阅文集团看到了新的可能。

今年4月,由阅文旗下IP《庆余年》改编的剧本杀作品在郑州剧本杀展会上发布。有了此前爆款影视剧的加持,《庆余年》一经发布,几天内首发的意向城市就达到2700多个,最终确定近600家城市限定发售。然而《庆余年》在剧本杀市场却反响平平,在带有点评功能的“一起剧本杀”小程序上,评分只有1.6分。

剧本杀剧本创作作为一个新兴的文创产业,在IP的可选择性上还是十分丰富的。而阅文集团还跟熹多文化、北京超自然力量两家发行商合作,后续将发行推出《全职高手》《鬼吹灯2》《斗罗大陆2》《凡人修仙传》《余罪》等知名影视IP的剧本杀创作。

以上的IP都是游戏、电视剧、网剧、小说的知名大IP。但从目前的市场反馈看,剧本杀行业对这些大IP的改造并不算成功。

业内争议大:魔改or抄袭?

改编,在文创产业一直是一件备受争议的事。

当IP小说拍成影视剧时,由于呈现方式的不同,势必会有较大的改动。在收获一批影迷的同时,也会因剧情被“魔改”,遭到书迷们的反对。

如今这些大IP改编成剧本杀时,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大IP改编剧本杀,其优势是已经有了粉丝基础,如上文中提到《庆余年》,在发行时,会得到市场的认可。但也正如双刃剑,这批粉丝对其中的剧情、人设早已有了预设。而剧本杀对于推理性和逻辑性的要求较高,为了让剧情合理化,免不了要做出较大的改编。

是要为了留住已有的粉丝,牺牲剧本杀的游戏体验,还是为了拓展剧本杀玩家而“魔改”剧情,是IP向剧本杀靠拢时要面临的重要抉择。

至少从目前来看,IP改编成剧本杀的市场反馈并不理想。《成化十四年》的成功只是少数,在“一起剧本杀”小程序上,已经被改编成剧本杀的《唐人街探案3》、《赘婿》、《刺杀小说家》等IP的评分都在6分以下。《赘婿》的评论里不乏“游戏突兀尴尬,推理毫无逻辑”、“粗制滥造,蹭电视剧热度的产物”、“剧情干瘪,人物性格没立起来”等差评。

大IP《赘婿》改编的剧本杀被玩家差评

其实以上评论,并不只存在于IP改编的剧本杀评论里,目前市面上剧本质量堪忧仍然是普遍现象。

同时,业内也存在着相互指责“抄袭”的现象。

根据此前中青校媒的调查,剧本杀行业目前存在的困境,主要是好剧本稀缺、抄袭和同质化剧本泛滥(66.14%),缺乏市场监管、盗版作品频现(61.43%),无聊情节过多(48.87%),剧本更新速度慢(38.29%)等。

“太多类似的东西了。我看一眼开头能把结局跟看透。”资深玩家小李说,“情感本就是ta虽然如何如何,但是是有苦衷的,就跟看韩剧,车祸失忆癌症一样,很没有新意,其他类型也一样。”

而由于盗版肆虐,甚至由此生出一个新兴职业——剧本杀职业打假人。

行业内对于盗版也是嗤之以鼻,曾在剧本杀店做DM的小杨表示:“如果有人发现某一家店用盗版,就会反馈给到这个剧本的发行,大家(业内)会自发的有抵制,比如不再向这家店售卖剧本。”尽管如此,由于其中巨大的利润空间,盗版仍屡禁不止。

而剧本杀圈的抄袭行为就更为泛滥。今年5月,一篇名为《从“戏子”随便聊聊抄袭和借鉴》的文章在剧本杀圈引发了热烈讨论。文章中提到,硬核限定剧本《戏子》曾被玩家投诉说抄袭《粮库密室杀人案》,并由此引发了作者对于抄袭和借鉴的思考。

作者小白表示,剧本杀圈有许多打着“借鉴”“致敬”的名义行抄袭剽窃之实的剧本,借鉴和致敬已然成了抄袭洗地的盖头。

很快,《戏子》发行方有糖工作室进行了回应,他认为《粮库密室杀人案》是真实事件,自己的改编不算抄袭。接着《粮库密室杀人案》作者发声,称原作并非是真实事件,而是自己创作的文学作品,并表示如果有糖工作室拒不认错,就会起诉对方。最终,有糖工作室道歉、赔偿,并召回了剧本修改。

有糖工作室的回应

小杨还透露,很多剧本也不乏照搬柯南、阿加莎等悬疑作家的作品或者抄袭电影情节的情况。

从艺术培训行业跨界成为剧本杀编剧的璐璐也表示,目前市面上会有一部分作者为了挣快钱,会去抄袭一些电影、小说甚至其他剧本。

在剧本创作“抄袭不止”的情况下,剧本和门店之间并没有直接打通,中间的发行商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上下游之间的联系,同时“压榨”着商家和创作者。

作者、商家均被发行商压榨,作者分成不到9%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其背后的原因有很多。

由于巨大的市场需求,不少网文作者转向了剧本杀,不过写网文更注重故事性和文学性,而剧本杀的剧本对于逻辑和推理性要求高,所以真正达标的剧本并不多。

门店们都挤一块儿开了,竞争就更加激烈。想要留住老客、吸引新客,靠的自然是口碑,不论是点评网站上的评论,还是玩家们的口耳相传,都能够决定商家的存亡。在这场较量上,谁能抢到好剧本,就相当于抓到了救命稻草。

小黑探上的剧本

剧本杀的剧本分三类:一种是盒装本,这种本子谁能都买到;另一种是城市限定剧本,通常一个城市只授权三家店;还有一种是城市独家剧本,一个城市只有一家店能拿到。

商家购入剧本,除了通过线上的剧本交易平台,就是线下的剧本杀展会了。商家们要拿到限定本、限定本,就离不开发行商。

发行商这个角色,上游对接作者,下游把剧本供给商家。

作者想要自己的作品被推广,就需要获得发行的认可,并在展会上推广,通常来说,剧本卖的钱由作者和发行商分成。一般大的发行商拿到的分成比例也会高一点。越是无名的作者,分成就越少。

今年7月,行业圈内公众号“剧本杀圈”就发过一个作者的吐槽。作者称自己的分成被压榨到只剩9%,“一个盒装本,到头来,作者只能提30块,这放在业内就是一个笑话。“

作者吐槽自己被发行压榨

而在商家端,要是想从发行商那里拿到好剧本,就得看自己的本事。

什么样算有本事?“正经地说,就是看之前有没有合作过,你店铺的条件如何。主持人能不能把这个本最好的效果呈现给玩家,以及这个店在本地的影响力等。”小杨透露,“行业还是很乱的。不正经地说,本事就包括请吃饭、堵门、求爷爷告奶奶,下跪也不是没有,当然还有一些不方便说的交易。”

面对这个“散”“乱”“小”的行业,对双双携手入局的阅文和金沙江来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对他们来说,很大程度上,也不过是试试水。

 

本文转载自锌财经(ID:xincaijing),已获授权,版权归锌财经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