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注册“Q站”商标,焦虑的长视频巨头们开始“围剿”B站

想要真正“战胜”B站,还需要和他来到同一张桌子上,用二次元内容+UGC视频社区进行较量。

杨皓然锌刻度2021年6月15日

6月3日,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腾讯视频、优酷、爱奇艺三位长视频网站巨头凑在一起,以富于戏剧性的话术给网民们展示了一下互联网大佬们的“撕逼”技巧,而作为时下最热门的视频社区的B站(bilibili),便成为了三家嘴下的活靶子。

不过,批评归批评,B站的商业成绩还是很令三家羡艳的。而就在这两天,企查查App爆料腾讯在6月3日当天注册了名称为“Q站”的商标,国际分类涉及网站服务、教育娱乐、广告销售等,更是引发出网友的各种猜想。

B站凭借其独特的社区氛围,在市面上难觅敌手,在视频社区的赛道上已驰骋多时。不过,市场里没有永远平静的蓝海,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三巨头对于B站的“围剿”,也透露出国内传统视频网站对于B站模式的关注正在与日俱增的现实,腾讯注册Q站商标,会不会成为传统长视频网站对于用户社区和二创内容的反攻宣言?

Q站横空出世,名称内涵透露长视频焦虑

众所周知,腾讯商业帝国的基石,便是国民级即时通讯软件QQ,而由此衍生出去,以“Q”字开头的产品在腾讯旗下并不少见。

不过,当腾讯的“Q”遇上了“站”这个字,那事情就变得有趣起来了。

冠名单个字母的网站很多,但出圈的就那么几位,而在其中,基于UGC模式的视频社区网站B站,无疑是最醒目的明星。

最近几年,B站在互联网圈算是一个热词,UGC模式使它具有传统长视频网站所不具备的活力和用户粘性。而在成功施行了“泛二次元化”战略后,B站的营收结构不再依赖游戏代理业务,变得更加健康,加上与潮流文化携手,B站开始频频破圈,用户数量和MAU持续增长,成为了Z世代年轻人的首选视频网站,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股价暴涨近3倍,也使得资本市场对其长期投资价值青睐有加。

这样的背景之下,腾讯悄悄注册“Q站”的商标,即便腾讯本身无意“蹭热度”,大家见到时还是不得不发散一下自己的想象。

图片来源:企查查

事实上,对于B站的崛起,传统长视频网站们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多多少少有些焦虑。

当下,国内消费主力群体迭代更新,Z世代正在逐步扛过消费大旗,他们的消费喜好和消费习惯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市场风向。而依托于动漫、游戏等二次元内容成长起来的B站,天然拥有消费能力日益增强的Z世代群体作为支撑,在“得年轻人得天下”的市场大环境下,B站的发展潜能十分澎湃,对传统长视频网站而言是个不小的威胁。

与此同时,B站也并没有将自己局限在“年轻人网站”的标签之下,随着“泛二次元化”取得事实性成功,B站不断布局经典剧集和影视综艺,其核心用户年龄也在进一步扩展。

在2020年Q4财报会议上,B站CEO陈睿就表示,b站用户是从“过去的90后、00后的圈子逐步的渗透到了85后甚至是80后”,换句话说,即B站的核心用户群体年龄上限提高了五岁,进一步侵食着传统视频网站的用户资源。

而这样的趋势,从股价上可窥见一斑。虽然国内依旧将腾讯视频、优酷、爱奇艺并列视作国内长视频领域的第一梯队,但事实上,B站美股上市,市值是411.42亿,腾讯视频和优酷没有独立上市,而同样美股上市的爱奇艺,市值只有117.45亿,也就是说,3.5个爱奇艺绑在一起,才抵得上一个bilibili。

这也是优酷总裁樊路远在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直呼B站“大哥”的原因。在这些“酸言酸语”的背后,透露出的是长视频网站对于自身发展脱力的懊恼,和对日益强大的挑战者们的深深烦忧。

A站落寞,D站凉凉,B站已无敌手?

不少市场分析师将B站和抖音、西瓜视频视作同一梯队的竞争者,然而这种比较方法其实不甚妥当。

作为短视频代表的斗鱼与视频社区B站是截然不同的产品,他们的用户喜好和变现逻辑并不相通,而西瓜视频虽然同为UGC视频社区,但在内容上,西瓜视频主打的是综合兴趣内容,由大数据推送用户可能感兴趣的视频,用户覆盖面比正在推进“泛二次元化”的B站更广,但想要集中力量满足用户需求也更困难,竞争优势并没有拥有ACG爱好者基本盘的B站突出。

正所谓要用魔法打败魔法,而想要真正“战胜”B站,还需要和他来到同一张桌子上,用二次元内容+UGC视频社区进行较量。

事实上,B站近几年发展一路通畅,它的模仿者们也犹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而其中最突出的,当属被称作D站的嘀哩嘀哩。

从嘀哩嘀哩这个名字就看得出,这个网站本质上就是B站的翻版,动漫番剧、ACGN资讯、UGC版块一应俱全,在ACG爱好者中小有名气,甚至后来还推出了自家的APP。

D站的出现,与B站的发展不无关系。随着国内视频行业规范化,用户的版权意识不断加强,以用户搬运动画资源起家的B站也开始下架盗版资源,着手购买正版番剧。当然,这个过程不可避免地会造成动画观众出走,而以这个契机,D站创始人温博特创立了D站,以提供盗版动漫资源的方式,分得了从B站走出的用户红利,迅速壮大起来。

如果D站和B站同一时间出道,或许D站也能和B站一样,在积累了用户之后逐步正规化,很可惜,D站错过了视频站野蛮生长的那个时代,以盗版资源为卖点的它注定无法在现在的时代继续生存。

2020年7月,D站创始人温博特因涉嫌侵犯著作权罪被捕,D站关停。

D站的“凉凉”,也向国内创业者传达了这样的事实:当初视频站处在增量市场当中的时候,创业者们没有把握住B站那样的机会,而如今,动漫影视视频站的门槛,已经被版权堆砌到他们高不可攀的地步。

眼下,能够继续通过正版番剧和B站在二次元内容+UGC视频社区领域进行竞争的,恐怕就只有在字母顺序上领先B站的A站了。

溯源B站的历史,便知道国内二次元视频社区的先河并非由它开创,论辈分,隔壁被称为“A站”的ACFUN要比它更高一头。

不过,十几年过去,B站蒸蒸日上渐入主流,而A站却仍在挣扎求活,停留在小众圈子里,着实令人唏嘘。

ACFUN,站名取义于“Anime Comic Fun”,在2007年成立,是日本的弹幕视频网站Niconico的模仿者,也被认为是国内首家弹幕视频网站。作为国内最早的二次元文化阵地,A站在创建之初便收获了大量高质量的ACG爱好者用户,很快便构建出了一个相对良好的社区氛围,并不断催生出优质的UGC内容。

然而,由于A站的同人性质,导致其运营的专业化水平较低,管理相对松散,导致陆续出现员工内杠,网站宕机的情况,造成用户流失。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名北邮学子创了了B站的前身mikufun,开始吸纳A站流失的用户。

2010年,ACFUN创始人Xilin将A站以400万元卖给了一位叫做陈少杰的青年,而后者接手A站后成立了名为“生放送”的直播频道,并在2014年的时候将这个频道独立了出去——这个频道就是现在玩家们耳熟能详的斗鱼TV。

现在看来2014年也的确是一个神奇的年份,因为就在陈少杰带着斗鱼TV走出A站的同时,B站投资人陈睿正式加入B站并出任董事长一职。而随后,两家网站走上了截然不同的商业化道路,在陈睿接手后,B站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各种变现尝试,并依靠游戏代理业务带来的巨大收益,成功在2018年的时候前往纳斯达克敲钟,而A站,在陈少杰之后管理层继续频繁变动,盈利模式不明晰,技术和营销手段落后,用户进一步流失,甚至在2018年时爆出了资金链断裂、濒临倒闭的消息。

如今,虽说有了快手的输血,A站暂时还能“苟住”,但由于多年混乱造成了产品落后和口碑崩落,使得A站重启的步伐异常沉重,而它和B站的差距,也已经无望缩小。

先行者光辉不再,模仿者黯然离场。在二次元内容+UGC视频社区这一领域,B站,似乎已经无人能敌。

腾讯做视频社区,有没有搞头?

没有对手的B站很可怕,既然如此,长视频巨头们能否创造一个对手制衡B站?

UGC模式的视频社区并不是一个难以模仿的产品,对优爱腾三家中家底最殷实的腾讯而言,想要复制B站的成功,也并非毫无可能。

就如前文所言,B站的内核是二次元内容+UGC视频社区,而在二次元内容方面,B站目前是ACG三线全面开花,每季的新番动画自是不必多说,优爱腾三家目前在新番动漫购买的力度上肯定是要逊色二次元特化的B站的,在D站、樱花动漫等盗版动漫网站相继出事后,B站无疑已经成为动漫观众追新番的首选网站;

在漫画方面,B站最近也是开足了马力,2018年上线哔哩哔哩漫画(简称B漫)以来,虽然在运营方式上令用户颇有微词,但B漫还是乘着版权风潮,不断引入像是《电锯人》在内的优质正版漫画,营收增长非常迅速;

至于游戏,B站游戏代理业务一直是营收的重要构成,不过最近两年B站的游戏业务表现不是很亮眼,今年连续上线的《坎公骑冠剑》《机动战姬:聚变》和《刀剑神域黑衣剑士:王牌》也都反响平平,不过,B站在游戏领域还有不少小动作,此前也有注册“biligame”商标,在未来可能会有自研爆款上线帮助自己扳回一城。

而B站在综艺影视等领域布局的“泛二次元化”操作,那想必优爱腾三家比它更熟悉,故不再多提。

如此看来,腾讯其实早已具备了B站要素,自家的腾讯视频、腾讯动漫和游戏矩阵加在一起完全可以凑出一个二次元内容综合社区,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日本新番动漫和漫画的资源储备少了点,可能没有二次元“内味”。

摆在腾讯面前最大一个难题,是如何将这一堆要素凑在一起,做出一个“社区”产品来。

这对腾讯而言是难题吗?答案还真不好说。

说来魔幻,腾讯坐拥国内普及最广的社交产品,但却始终没能做出一款满意的社区类产品。最近两年腾讯在社交社区这一块其实还蛮上心的,估计也是出于对传统社交产品渐入瓶颈的焦虑。

从2019年开始,腾讯不断推出新的社交产品:虚拟形象社交APP卡噗、陌生人社交APP猫呼、大学生社交APP轻聊、声音交友APP回音、视频相亲APP欢遇等等,跟随潮流,深入细分领域,满足不同阶层的用户需求,发掘新的用户红利。

当然,除了细分领域外,腾讯另一个探索的方向,就是继续开发社区类型的产品。

不过,腾讯在社区领域的表现并不佳,手里的社区内产品不多,而且大多“未得善终”:社交平台“朋友网”、“腾讯微博”关停;音乐兴趣社区“和群”昙花一现地引发了几条热讯,之后便失去了声音;QQ兴趣部落和微信圈子也在今年先后公布了将要停运的消息。

微信圈子宣布停运

社交霸主腾讯,在社区类产品的战场上竟然屡战屡败,这听上去简直没有道理。要事后诸葛亮式地分析,自然能够从这些产品身上找出不少毛病。然而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屡败屡战的姿态下,透露出腾讯对于社区类产品的强烈渴求。

“腾讯想要做社区”这一句话就已经有相当的分量了,殷实的家底给了腾讯大量的试错机会,失败不要紧,只要一直不断尝试,总会有一款能碰巧“上岸”。

从失败的产品之中,腾讯或多或少也积累了不少经验,如果“Q站”真是一款对标B站的产品,对腾讯而言其实也不过是又一次“常规”尝试罢了,无论结果如何,腾讯的下一款社区产品总会“在路上”。

 

本文转载自锌刻度(ID:znkedu),已获授权,版权归锌刻度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