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两次敲钟,386亿美元完成资本市场的第二跳

B站在成长、壮大的同时,也面临着更为复杂的选择。

管丽丹天下网商2021年3月29日
3月29日,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正式登陆港交所,开盘价790港元,较发行价808港元低开2.23%,总市值超3000亿港元(相当于386亿美元)。
这是B站在资本市场的第二跳。
 
2018年3月28日,B站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三年间,B站亏损超50亿人民币,市值则上涨了十余倍。
 
十二年来,B站从一家二次元小众弹幕网站,变成了Z世代共同的文化社区和视频平台,如今又朝着“文娱巨舰”发展。“中视频+社区文化+Z世代”,切中三要素的B站成了高价值的存在。
 
B站的掌舵人陈睿,曾是金山毒霸总经理,猎豹移动联合创始人。他曾说:“如果B站变大众了,也就平庸了。”但现在,努力破圈的B站已经站到了分叉的关口,陈睿又将如何平衡?

70后男人的互联网创业

B站的两次敲钟,都离不开热爱漫画的陈睿。
 
1978年,陈睿出生于四川成都,童年爱看《圣斗士星矢》、《龙珠》和《灌篮高手》。上世纪90年代,中国互联网开始兴起,陈睿作为深度日漫迷,混迹于中国最早的日漫论坛中。
 
陈睿与B站,或许在那时就有了羁绊。
 
2001年,陈睿大学毕业,加入金山软件,成了中国最早一批码农。靠着过硬的技术,他在次年就担任雷军的助理。2007年,金山软件上市,陈睿已是金山毒霸事业部总经理。第二年,陈睿离职创业,公司后被金山并购,他又回到金山,并成了猎豹移动的联合创始人。
 
就在陈睿艰难创业时,B站的前身Mikufans正式成立。作为当时最大的视频弹幕网AcFun网站(以下简称A站)最早的模仿者,B站创始人徐逸曾表示,Mikufans是A站的“后花园”,希望二次元粉们在A站宕机时,有地方可去。
 
2010年初,A站站长将A站卖给了杭州边锋,此后,A站的UP主和用户相继流失,改名叫bilibili的B站一跃成为二次元爱好者们的首选地。
 
也就是这时,陈睿苦于猎豹与360的拉锯战,每天在B站上看半小时动漫解压。“我当时就非常深刻地感觉到这个产品很特别,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看了一年后,陈睿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投资B站,并参与公司组建等工作。
陈睿在B站11周年演讲
B站有陈睿的身影。
 
出于对动漫和二次元的热爱,陈睿掌舵B站后,即便面对商业化压力,仍然对用户做出承诺:B站购买的正版新番,永远不加视频贴片广告。“我希望我所有的朋友,都能在B站看没有广告的新番,而不用浪费若干15秒、30秒甚至75秒的人生。”
 
另一边,作为资本老手,陈睿开启B站公司化经营之路,并两次登陆资本市场。

高活跃,高粘性,高想象力

从2018年3月28日在美国上市,到2021年3月26日美股收盘,B站的市值从32亿美元涨到了360亿美元,整整11倍。
 
三年间,B站营收节节攀升,2018年营收41.29亿元,2020年已涨至119.99亿元。
 
2018年前的B站,最大的现金牛是游戏业务。在B站上市前,游戏业务撑起了超过八成的营收,其中一款《Fate/Grand Order》占比更是达到71.8%。彼时,B站还未趟出另一条合适的商业化道路。
 
但在美上市后,B站开始调整业务模式,增值服务、广告和电商业务迅猛增长,营收占比从不到三成增长到了六成,其中增值服务板块三年涨了6倍,占总营收比重达到32%。所谓增值服务,主要是两大内容,一是大会员,二是直播。
生猛的营收背后,是庞大的用户基数。截至2020年底,B站月活用户超2亿,其中35岁及以下人群占比超过86%。各个电商、社交平台抢夺的Z世代资源,被B站握在手里。
 
不仅如此,用户的高活跃、高粘性和高消费水平,也让B站的潜在盈利能力颇具想象力。招股书显示,B站单个月活用户带来的收入为5.4元,每天使用时间达到80分钟,较视频网站平均的29.8分钟高出不少。
 
而B站更大的优势在于,其网站内容大部分都来自用户的自发创作,即PUGC。面对版权费动辄数亿的影视剧,B站面临的资金压力要比爱优腾等传统视频平台小得多。

三年亏50亿,钱都花哪儿了?

尽管被普遍看好,但B站仍在亏损。过去三年,B站亏了50亿元,仅去年就亏了30亿元。
 
这些钱花在了三方面。
 
首先是销售和推广费用大幅攀升,2020年这一费用达34.9亿元,占营收的近三成。
 
其次是内容支出。2019年,B站花了8亿拿下《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区三年的独播权。2020年,B站自制的《后浪》、《入海》、《喜相逢》等视频都掀起了舆论声浪。
B站三部自制片均取得千万播放量
此外,B站还通过投资,构筑自己的文娱版图。
 
招股书显示,2020年,融资活动给B站带来的现金净额高达83.35亿元,手握现金的B站不断“投投投”。
 
在企查查发布的《2020年大文娱赛道投融资数据报告》中,2020年,B站以年度17起投资位列文娱赛道投资榜单TOP2,第一和第三分别是腾讯投资和字节跳动。
 
IT桔子数据显示,B站投资企业数量已超100家,主要是游戏、动画制作及内容制作工具开发公司等。2021年,B站又投了8家公司,其中最大的一笔,是和腾讯联合投的动漫IP孵化运营公司分子互动,金额高达1亿元。
B站投资情况
在招股书中,B站公布了对21个外部公司的持股情况,最高持股37%,最低不足1%。
 
目前,投资给B站带来的收入尚不明显。到2020年末,B站长期投资达22.32亿元。而2018到2020年,B站在权益法下核算的长期股权投资均未盈利,三年共计亏损7470万元。
 
不过,B站或许并不在意。相较于资金回报,它更看重所投公司能否带来“化学反应”。
 
“投资将补强集团业务,通过增强特色、功能及内容供应支持B站成长,预期可产生协同效应。”B站表示。
 
出圈的b站,如何平衡?
 
今年2月,B站发布2020年年报后,陈睿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上称,其在2019年定立目标,2021年让B站的平均月活达到2.2亿,目前看来应该可以完成。因此,他将目标更新为:到2023年,B站平均月活4个亿。
 
显然,二次元爱好者们撑不起这4个亿。陈睿的目标,最终要落到大众身上。而这些大众用户,让部分“圈地自萌”的B站老用户感到“爷青结”。
 
“百大UP主”是B站内容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每年,B站都会给100位有杰出表现的内容创作者(即“UP主”)颁奖。2020年,这一评选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据统计,在100位UP主中,美食区和生活区分别有16位上榜,2020年6月新上线的知识区,上榜人数也达到了11位,但来自传统老区——鬼畜、音乐、舞蹈、动漫的却只有15位。
B站2020年“百大UP主”颁奖现场
此外,获奖者中还有不少颇具争议的UP主,如“回形针PaperClip”“纳豆奶奶”和“冯提莫”等。有网友戏称,这不是百大UP主名单,而是B站优秀员工名单。
 
B站的开屏时的slogan,从此前11年“哔哩哔哩干杯”变成了“你感兴趣的视频都在B站”,这也被视为大众化的妥协。
B站现在的开屏动画
在内容监管上,B站也面临压力。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官方微博曾通报,2020年,全国“扫黄打非”办举报中心共接到群众反映B站问题的线索逾500条。
 
33岁的陈睿初遇B站时,为了尽早运营B站,放弃即将上市的金山和价值上亿的期权。面对用户的质疑,他说:“B站未来有可能会倒闭,但绝不会变质”,“如果B站变大众了,也就平庸了”。
 
而今,陈睿与B站已相逢10年,同样面对用户的质疑,他说,“小而美与发展壮大无法共存”,“只有向前看才能不断发展”。
 
陈睿曾这样形容B站:中国绝大多数的创业公司都是要改变世界,要做king of the world,而B站,更像是一个普通人的成长。
 
如今的B站,显然已经不是曾经的“小破站”。它在成长、壮大的同时,也面临着更为复杂的选择。
 
 
本文转载自天下网商(ID:txws_txws),已获授权,版权归天下网商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