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福特、英菲尼迪,马斯克和新势力们谁更紧张?

对于他们来说,是否登上今年315晚会并不重要,以用户利益为首,安全为重,才能在市场中立于不败之地。

王贺创业邦2021年3月16日
每年的3月15日,总有一些汽车企业会格外紧张。

2015年的路虎、奔驰、日产,2016年的车易拍,2017年的东风本田、广汽传祺,2020年的宝骏,每一年,燃油车似乎都是车主投诉的焦点。

在今年的315晚会上,福特、英菲尼迪因变速箱故障被点名。

目前,英菲尼迪针对变速箱故障已经发布声明,表示为保证客户沟通效率并切实解决客户问题,英菲尼迪中国将设置“专属客服”,由专业的售后服务人员为车主提供一对一的高效沟通。

而长安福特则回应称,对存在此问题的变速器,提供免费维修,确保客户满意。

尽管今年315被点名的依然是燃油车企,然而,在晚会开始前瑟瑟发抖的,或许是新能源车企。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发布的召回公告统计,2020年,国内汽车市场共发起14批次召回通告,涉及65个品牌共计678.09万辆缺陷汽车被召回,较2019年680.97万辆微降0.42%。

汽车的总召回量在下降,而新能源汽车的召回比重却在暴增。

2020年,我国新能源车型全年累计召回8.81万辆,较2019年3.37万辆暴增161.79%。

值得玩味的是,自2020年下半年开始,造车新势力中的代表企业——特斯拉开始陷入召回高频期,理想、威马、极星、零跑等企业也相继展开召回活动。5家企业,8次召回,累计召回46449辆。

本来,汽车召回是一种态度,展示了车企的担当与责任心。

但这好像都变成了造车新势力们的“免死金牌”。

“免死金牌”也救不了“钢铁侠”

曾经有多辉煌,现在就有多落寞。

这句话用在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历程,再合适不过。

近年来,特斯拉在全球市场保有量持续增长,其在电气化、智能化方面的技术水平远超行业大多数车企,也正因此获得一众科技类狂热粉丝的追捧,市值也因此不断创新高。

“非常热爱中国,愿意多到这里来”。

当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向首批车主交付国产版Model 3时,马斯克难掩激动,迫不及待地表达忠心。

2020年上半年,特斯拉营业收入为120.21亿美元。其中,中国市场营业收入为23亿美元,占其总营收的20%。中国市场成为特斯拉重要的利润来源。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面对滚滚而来的利润,“钢铁侠”似乎有点飘,他一定不会想到,广阔的中国市场,有一天会让他走下神坛。

据不完全统计,自2020年下半年起,国内关于特斯拉“失速门”“充电门”“品控门”的相关事故,已经发生数十起。“甩锅”成为了特斯拉回应此类事件的“统一口径”。

2020年11月,一辆特斯拉Model S高速行驶时,玻璃天窗突然脱落顺势飞起,在空中翻滚数圈落下,险些砸到后车。

特斯拉方面回应称,已第一时间和该车车主取得联系,并在帮助车主尽快解决问题。经初步调查,该车辆曾在第三方授权钣喷中心进行过车顶玻璃的更换,特斯拉方面正在对事件发生的原因做进一步调查。

众多网友对特斯拉给出的解释并不买帐,认为其刻意“甩锅”。不过,这只是让车主们“粉转黑”的开始。

2021年1月,上海某小区一辆Model 3发生起火自燃事故,现场浓烟四起且伴随有爆炸现象。同月,江西南昌一消费者购买了仅6天的Model 3,在专用充电桩充电后无法启动,检查后发现是车辆的逆变器烧坏。进入3月,安阳市一位女士手持喇叭盘坐在一辆Model 3事故车车顶的维权视频又迅速在网络上引发广泛关注。

对此,特斯拉官方大多认为,车辆并无异常,系驾驶员操作失误等,依旧努力“甩锅”。

不过,在“甩锅”的同时,特斯拉也不断用召回的方式亡羊补牢,试图把召回当做“免死金牌”。

在不到一年时间里,特斯拉在中国市场就发起了两次召回。

2020年11月,因前悬架后连杆和后悬架存在问题,特斯拉就曾在国内召回了总计29,834辆进口Model X和Model S。

2021年2月5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公告称,特斯拉根据《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和《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实施办法》要求,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召回计划,自2021年2月5日起,召回2013年9月18日-2018年2月20日期间生产的部分进口Model S车型,共计2.04万辆;召回2016年3月12日-2018年2月16日期间生产的部分进口Model X车型,共计1.56万辆。

频发的维权事件,不断的召回与“甩锅”,也导致特斯拉被五部委约谈。

2月8日,市场监管总局等五部委,就消费者反映的异常加速、电池起火、车辆远程升级(OTA)等问题共同约谈了特斯拉汽车(北京)有限公司、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要求其严格遵守中国法律法规,加强内部管理,落实企业质量安全主体责任,有效维护社会公共安全,切实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事后,特斯拉诚恳接受了政府部门的指导,并深刻反思公司在经营过程中存在的不足。

虽然,特斯拉没有登上今年的315晚会,但频发的维权事件会让“免死金牌”也救不了“钢铁侠”,是特斯拉不确定的未来中,最确定的事。

态度或能决定一切

召回或许不是“免死金牌”,但与特斯拉相比,国内造车新势力的每一次召回,都会给业绩和销量带来较大影响。

而对待产品缺陷的处理态度,国内造车新势力或许更胜一筹。

2019年,因一批电池组的设计问题,导致了数起车辆自燃,蔚来在去年6月宣布召回8403辆ES8。

2019年Q2财报中,蔚来净亏损达到了32.85亿元,这与当时自燃事件所产生的的3.39亿元的召回成本,有着密切的关系。

李斌在蔚来App中发文称:“正是因为不敢辜负大家的信任,我们在决定是否召回时毫不犹豫。采用更换电池包的方式来消除安全隐患,虽然是代价最高的一种方法,但却是让我们最安心的方法。”

此后,长达一年时间,再无第二家新势力企业上榜,但自2020年下半年开始,理想、威马、极星、零跑4家新势力共发布了6次召回公告。从召回数量看,似乎与传统车企对比有些杯水车薪,但从召回后的影响来看,还是让人触目惊心。

2020年11月5日,在出现多次断轴事故后,理想汽车官方发布致歉信,并宣布召回10469辆理想ONE汽车。该车型去年12月上市,2020年累计销量总共约2万余台。

此次召回事件导致理想股价遭遇重挫,接连四个交易日下跌,降幅接近12%,市值蒸发超过170亿元。

事实上,理想汽车的召回并不让人意外,意外的是,此次理想汽车在召回的同时还发布了一封致歉信。

理想汽车在信中称,信息发布后,许多车主、媒体和专家朋友们都指出:此次行动应该按照“召回”来定义,而非“升级”,理想汽车的表述不符合行业和公众的认知。对于这些批评指正,理想诚恳地接受大家批评,并对之前不正确不合理的做法向各位车主、媒体和行业的朋友表示深深的歉意。

李想在接受采访时承认,理想ONE存在设计缺陷,导致前悬架容易断裂,“需要升级就说明存在缺陷”。

造车时间较短,产品迭代次数不够,造车新势力的早期产品缺陷多于传统车企并不奇怪。因此,比起产品缺陷本身,造车新势力对待产品缺陷的处理态度更加值得消费者关注。

写在最后

特斯拉和国内造车新势力市值高涨的背后,是千千万万车主与企业共同背负的成长代价。

对于他们来说,是否登上今年315晚会并不重要,以用户利益为首,安全为重,才能在市场中立于不败之地。

 

本文转载自创业邦(ID:ichuangyebang),已获授权,版权归创业邦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