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偶像派、炒CP……相声“一哥”郭德纲还有哪些生意经

万德福文娱价值官
2019.05.05
捧偶像派、炒CP……相声“一哥”郭德纲还有哪些生意经

德云社一家独大,就因为这几点。

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点击右上角“分享”

“使我有洛阳三顷田,焉能六国封相”。

这是郭德纲回顾三进北京的经历时,感慨过的一句话。

而如今再看相声主流阵营的风水流转,让人不得不感叹:世事无常。

“和你们一起穿个小西装,抹个红嘴巴,演一场一百块钱,一个月两千块,我恳求你们收留我啊,生生是你们把我逼出来的,但凡一个有文化的人,‘让他来’,留在手底下当个马仔,我就认投了。我愿意给你当狗,你不要,你怕我咬你,你非把我轰出来,结果我成了龙。”——郭德纲 

前话

相声界一直有派系之争,早年间是北京相声界和天津相声界的矛盾;到近几十年,则是舞台相声界和民间相声界的水火不容。

所谓的舞台相声,也就是郭德纲口中的“主流相声“,其实是特殊时期的特殊产物,是当年以马季为首,活跃在央视及各卫视春晚舞台上的相声演员群体,如今是以曲协主席姜昆为代表的一大批体制内的“表演艺术家“。他们讲的是去除糟粕、去掉低级趣味、黄色怪话,以歌颂而成就的相声。所以,这两派通俗一点可以用“传统相声”和“现代相声”,亦可以用“混门”与“清门”来作区分。 

早年间,郭德纲时常会编排一些主流相声演员和民间艺人的段子来调侃,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泄愤。而今,一家独大的德云社,却成了老百姓眼中的主流相声团体。 

“普天之下说相声的都是两男的,两男的说到最后让观众看到情色问题来。任何一个行业要以出卖色相为第一卖点时,这个行业就走到尽头了。”——王声

青曲社:为入“清门”,宁舍观众

中国的相声团体很多,但以老郭的话来讲,有点名号的班底,追其根底,里边的相声演员多半都是从德云社出去的,这倒也不算夸张,叛逃的曹金弄了个“听云轩”,嘻哈包袱铺的班主高晓攀也曾是德云社的报幕员,大逗李寅飞重拾老郭前徒弟身份,新势力把郭德纲题字挂在门口,只有崛起于西安的青曲社与老郭没什么瓜葛。 

青曲社成立于2007年,在西北五省很受欢迎,不仅有郑小山、张常泰、张常锁等资历最深的老艺人,也收纳了很多年轻的相声演员。目前这个相声团体的中坚力量是苗阜和王声,二人因为在2014年北京春晚上,搭档表演相声《满腹经纶》而被人们熟知,也让青曲社一夜之间举国闻名,是曾经被认为可以对德云社造成冲击,发展势头最猛的相声团体。

这个时代的娱乐行业,要数腐向CP最疯魔也最捧人,你看,《古剑奇谭》的李易峰、陈伟霆,《镇魂》的朱一龙、白宇,都是CP的获益者。所以,连时下的各类选秀,也在刻意造CP。而大批的腐女进相声圈,最早其实不是德云社,而是苗阜和王声。

有腐粉的力捧,大剧场起满坐满,开始时是皆大欢喜的,但后来相声评论家们有意见了,认为相声这么说不好,节奏碎(反应过于热烈坏了节奏),叫邪好(腐女吃糖嗷嗷叫),长此以往相声就完了。

于是,就有了王声在书馆讲了一长段《观众的自我修养》,即之后传播甚广的训粉论。其中最戳腐女脊梁骨的是这一句,“普天之下说相声的都是两男的,两男的说到最后让观众看到情色问题来。任何一个行业要以出卖色相为第一卖点时,这个行业就走到尽头了。”

其实他讲的挺有道理的,也能听出来,这是一个有志之人,只想讲文哏相声,给有文化的人听,这与郭德纲确实是两个路子,走出了差异化,市场也是大的。但显然时机未到,赶走了腐女后,青曲社的场子也从喧嚣一时到人丁冷落。

而另一边,张云雷和杨九郎的CP爆红。

“中国相声现在老说清门混门分两派,什么叫清门?清门就是表演高雅,言辞雅致。不对!清门是不要钱!没有衣食之忧自然可以高枕无忧,净谈雅事!但凡是要用这个挣钱混嘴的,就得豁出这张脸去。”在训粉论里,王声其实也提到了相声圈的清门、混门,所以他的问题就在于,明知道要挣钱混嘴,却又被”高贵的表演艺术家“身份困囿的自相矛盾。

而另一边,青曲社的班主苗阜,更是身体力行的挤入”清门“,得姜昆赏识的他,与主流相声界越走越近,上春晚,进曲协,做副秘书长,当评委,成教授。但也正因为把精力都放在了仕途之上,业务能力停滞不前。事实上,半路出家基本功不瓷实的苗阜,与6岁学艺的郭德纲,相声功力上本身就差距巨大。

最重要的还是《满腹经纶》后,苗阜、王声再无出圈的好作品,而最能成气候的卢鑫、玉浩也离队出走,自立门户,这才是青曲社没落的根源。

 得郭德纲几番提携的卢鑫、玉浩是目前相声界除德云系外最受欢迎的年轻相声演员

嘻哈包袱铺:底弱跟风,未成大气

高晓攀自立门户的时候有一句口头禅:“我敢说我是相声界最帅的”,在当时看,此言倒是不虚,但在相声界走偶像路线的红利,他还是没有吃过组团来袭的德云社,张云雷、王九龙、秦霄贤的颜粉们,可以齐声对他喊“不服”了。

其实,高晓攀在新生代相声演员中算是不错的,有自己的表演风格,有怀旧,有笑点,而由他带领的嘻哈包袱铺也并不是一个单纯的相声团体,在说相声的同时也兼顾曲艺、话剧、演出等多方面文化经营活动。高晓攀还用相声IP自导自演了一部电影,也算是相声界敢于创新的人。因为这里相声演员多是年轻人,脑子活,思路广,不陈旧,所以嘻哈包袱铺的特点是有强烈的时代感,他们的段子,会将网络语、流行语、新闻事件巧妙穿插在传统相声里。

 听相声挥荧光棒,是跟风德云社吗?

但嘻哈包袱铺的最大问题在于,底子弱,对传统的艺术形式深度挖掘不够,不像在德云社的相声舞台上可以看到大鼓书、京剧、河北梆子、豫剧、快书、评书、流行歌曲、改编歌曲等等这类传统相声,而现代的艺术形式德云社也不缺,甚至做得更好。所以,没有绝学的嘻哈包袱铺,也只能维持不愠不火的现状。

高晓攀平常很少掺和主流相声和郭德纲的争论,但去年入选成为中国曲协的相声委员会相声委员会委员,算是主流相声演员的新鲜血液,这算是正式站队了吗? 

德云社:内练外修,树大根深

那德云社究竟赢在哪儿呢?

德云社在没火的时候就有一个规矩——绝不赠票,一两个人我也一样演,不会送票去求那个所谓的氛围。这点在国内很多团体是很难做到的。 

德云社还有很多规矩,比如会50段相声才能上台,每次都要有新的包袱。这一类的苛刻要求,才有了保证质量的机制,是用机制倒逼演员基本功,这是一个良性循环。事实上在任何一个团体里,所有人都是服人不服法的,所以郭德纲本人的业务碾压,就是最好的守规矩拿人心的手段。

而相声的现场效果最讲究的是“四梁八柱按上桩”,这样才能棚紧,让人们心甘情愿的掏钱。什么是四梁八柱呢?就是现场四面八方的观众,每个方位只要有一个几个,能带动周围一片。如果几个方位都有喜欢你的人,那么就能带动整场氛围。德云社的开场现挂和观众互动就是在按四梁八柱。这是做现场必须的基本功。而在这方面,其他相声团体都没有重视。

一方面内练基本功,一方面外修好人缘。郭德纲凭借自己这些年的打拼,为徒弟们搭建了全方位,多层次的演出舞台,从最基本的小剧场,到各种商演,再到影视剧拍摄,综艺节目等等,不同能力的演员拥有不同的舞台,只要有本事,总会有闪光的机会。所以每一个演员都有清晰的目标去追求,不会有人浮于事或混吃等死的情况出现。

而每一个时期,观众对于相声的需求是不一样的,郭德纲并没有固守自己成功时的那一套,在有人需要骚浪贱时顺势推出岳云鹏、烧饼、张鹤伦等演员,在有人喜欢小鲜肉时,顺势推出郭麒麟、张云雷、孟鹤堂、王九龙等演员,虽然这些演员在相声本身的技艺方面可能有所欠缺,但是衣食父母喜欢才是硬道理。

结语

德云社创立至今23年,其间经历过大动荡,到如今根深叶茂。但,郭德纲自己也认同,一家独大之于行业而言,并不是好事。我们都希望能够有更多的相声社团与德云社平分秋色,在良性竞争中,让这门传统的艺术代代相传,历久弥新。

 

本文封面图片来自@小辫儿张云雷微博。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文娱价值观(ID:wenyujiazhiguan),版权归文娱价值观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版权提示】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

相关推荐

反馈
客服
customer-server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星数 BRIGHT DATA

为你提供趣味新颖的明星热点资讯和最专业最深度的明星消费数据分析。

star-rank-Q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