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超微商的“王妃文学”,背后竟是庞大的分销生意

刘小土娱乐硬糖
2020.02.19

星数

赶超微商的“王妃文学”,背后竟是庞大的分销生意

与其说是新派网文,不如说是微商变体。

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点击右上角“分享”

超长假期里逆势爆发的线上娱乐中,直播、游戏、短视频、长视频都是比较显性的。但受制于广告投放前景,长短视频的实际收益现在还不好说。而“王妃文学”,人家那可是闷声发大财。

“实在抱歉。工作室接了几个定制项目,忙着赶活儿。”时清(化名)解释道。过去两周,硬糖君数次约她采访都被延后。受疫情影响,医疗、末世等网络小说热度攀升。专攻医妃题材的时清,这个假期过得比平常还要忙碌。

从去年开始,群众普遍注意到由微博涌起的“弱智文学”(王妃文学)这股神秘力量。城门暴晒、非洲挖井、潲水养胎等奇葩文案,不仅重新定义了王妃这一高危职业,也刺激着网友打卡玩梗的欲望。作为弱智文学的重要分支,医妃题材更是刷足存在感,《医妃倾天下》《嫡女医妃》等皆为个中翘楚。

抱着“我就是看看他们沙雕到什么程度”初衷来观光的硬糖君,也羞愧地一脚入坑。可几千章小说看下来,没能等到传说中王妃九九八十一难,看得全是标准爽文。在#今天微博给我推送弱智文学了吗#的微博话题里,尽是“王妃没变沙雕,货不对版”“我傻了,挺好看啊”的反馈,看来“受骗读者”不在少数。

直到采访时清,硬糖君才算看清弱智文学背后的高智套路。所谓“王妃文学”,不是一个网文类型,而是一种商业模式。

它从创作、传播到变现,与其说是新派网文,不如说是微商变体。而当广大网友重复着王妃体时,这股力量从微博顺势蔓延至朋友圈、抖音……

从码字群到工作室

和朋友合作开工作室前,时清在网文圈已经战斗了六七年。流转在起点、晋江等大站,她虽没能在流量红利、囤抢版权中走运爆红,但也积累了不少实战经验和人脉资源。

2015年左右,时清以“告别拖延症”为号召,聚集百来位写手组建了码字群,在这里激情拼字、讨论剧情、互推福利。但由于成员混杂、进退频繁,她很快又剥离出一个十人小群。

彼时女频小说风靡荧幕,时清群里写手全员主攻古风、宫斗、甜宠等热门题材。为了找灵感,他们尝试过“一人开头,全员续写”的主题型故事接龙。这种头脑风暴逐渐从半月/次发展到每周/次,创作规模也变得越来越大。

“人设、情节、文风,老写手都有自己擅长的部分。我们配合好的时候,半个月就能写到30万字。”时清回忆。原是小打小闹的群活动,没想到完成了两本签约作品。这系列成功尝试,奠定了时清工作室流水线化的运作机制。

2017年,时清因编辑阿芮(化名)的离职,正式踏上了创业征途。阿芮从大站出走后,在某初创网文平台当起了主编。小站成立不久,急需大量原创作品填充内容生态,她立马想到了时清。

“阿芮帮我申请了最高档福利,额度要比大站高挺多。加上我俩合作好几年,也就没那么担心新平台跑路、欠薪。”很快,时清就拉着革命群友成立工作室,接下了阿芮的活儿。

如今,时清工作室早已撤离大站,专门服务各种不知名的书城。他们的合作方式主要分为常规签约和定制创作两种。前者能确保公司稳定收入,后者则可以带来丰厚利润。

时清通常会根据项目重要程度和时间期限来确定创作模式。重点作品多是团队立项,再由擅长该类型的写手执笔;一般作品由编辑策划,再分给职业写手执行;冲量作品要求宽松,基本是兼职写手负责。“你要是遇到小说前后风格不同,很可能是团队作品,尤其是更新了上千章的。”她对硬糖君透露。

因为工作室写手擅长女频题材,他们这几年主要创作女性向爽文,包含大量王妃文学。流水线的内容生产虽然高效,但也意味着他们严格遵循商业化的创作套路和分发策略,与大众爆款注定无缘。

今天的网文市场里,有着无数的时清工作室。贴吧、豆瓣、写手论坛里,经常能看到编辑收稿、招人的帖子。在写手BBS“龙的天空”的黑市板块,一本完整的小说被拆散成大纲、开头、结尾等“零件”,公开叫卖。

哪怕是停更的太监文,只要题材够好照样能卖出高价。硬糖君不禁畅想,自己也曾写过医疗小说,现在加个王妃噱头,兴许还能挣点家用啊!

对此,时清几度强调手速要快。毕竟,医妃文学快不行了……

王妃文学,背后竟是分销生意

敏锐的网友,应该已经感觉到微博弱智文学的广告风向,又变了。没错,“王妃”过气了!这回真成了下堂妃。

“比鬼故事更吓人的真实事件”“中国有哪些恐怖的民俗”“这些物件千万不能碰”,已经取代王妃苦难,疯狂在硬糖君首页刷屏。

咋……咋滴,王妃去世三年终于进化了?!硬糖君点进去一看:宣传文案虽然风格大变,但故事还是穿越、言情、宫斗老几样。

王妃文学没王妃,就跟东坡肘子没东坡一样。“王妃文学”并不是内容标签,而是小说分销商的营销产物。这些段子文案集猎奇、狗血、恐怖等元素于一体,虽槽点满满,却能迅速抓住广大网友的眼球,从而增加阅读、消费的可能。

微博不过是“王妃”的引流渠道,欲知后事如何,就要按照博主提示去关注公众号,再通过菜单进入对应书城,才能找到相应作品继续阅读。

不同于起点、晋江等大站,腰尾部小说平台没有稳定客群,需要借助更多渠道来进行推广和变现。2017年左右,小说分销团队扎堆涌现,为网文圈带来了新的变现思路。

小说分销商先囤进适量小说资源;再以加盟、代理形式发放到公众号这一次级渠道,搭建书城站点;在公众号端,读者通过会员充值、单篇打赏产生消费。

据时清介绍,小说分销商采购版权的成本价较低,多数甚至是盗版抓取。“他们不追求量多,搞个千八佰本小说都够吹了。想要挣钱关键是作品够爽,推广够浪。”

硬糖君做公众号至今,也遇到过大量“小说接吗”的商务合作。原以为是写手营销作品,或影视公司炒作IP,没想到背后竟是门微商生意,无知令我与暴富再次失之交臂。

随机观察了十多个代理小说公众号,硬糖君发现他们书城的设计都简洁明了。以女生、男生分列,再根据热度排序。打赏则以虚拟币划分额度,通过微信充值。

在名为“xx好文”的公号里,《医妃倾天下》以14万点赞,161万打赏位列排行榜第一。按200元/20000阅读币的优惠价来算,这本作品收入8000元。抛开上级扣量的因素干扰,分到公众号代理手里在5000元左右。

然而在众多小说分销平台官网上,却晒出了动辄几十万的提现记录。想来和微商一样,头部效应明显,普通代理应该没这么赚。

为了提高收入,代理商就要在微博、朋友圈、抖音等平台投广告引流,也就有了我们吐槽的各种奇葩文案。

有趣的是,硬糖君顺着代理商城的小说找回首发平台,发现其中不乏盗版资源。但多数编辑表示维权艰难,如果不是热门作品也就算了,权当给作品制造热度。

盗版、分销的灰色产业催生了王妃文学、灵异文学大行其道。但在获取网文如此方便的时代,到底是谁要在公众号看书?

网文的渠道下沉

春节期间,硬糖君帮爸妈清理手机垃圾。在一堆养生内容里,竟看到了“为了不让我怀孕,老公竟每天喂我喝毒牛奶!”“名为爱情的血肉被他割下,满目疮痍”“妹妹绿茶婊,抢我男友和老公”等骇人文章。

点开才发现,这类狗血公号文章也是链接到公众号书城,是代理拉新的重要渠道。

此前,硬糖君“卧底”咨询代理事宜,“上级领导”就表示没号(认证公众号)可以花几百块钱买一个,最好选用户画像是“35岁到45岁”“二三线城市”的。

路子虽野,却深得中老年用户喜欢。这种营销套路和“兄弟砍我”的页游如出一辙:绕开繁琐设计,带给某个用户群最粗暴直接的爽感。

大站的资源、体验当然好,但对中老年群体仍是难上手的“时髦软件”。公众号书城依托微信,降低了用户观看小说的门槛,又有了社交传播的强大助力,因而撬动了主流网文外的增量市场。

这点在打赏读者的网络痕迹里清晰可见。xx好书·女频《和你诉说爱情》的打赏排行榜前100名:“妈妈”“青菊”“及时行乐”……这些极具身份印记的昵称,足以折射读者属性。而男频《最强弃少》的打赏用户里,满屏闪耀智慧光芒的头像,更是满满“成年人的浪漫”。

除了公众号小说所代表的渠道创新外,网文的阅读形式和消费模式也在不断变化,满足细分用户的需求。

潜伏00后社群调研时,硬糖君被安利过一款名为“快点”的对话小说APP。用户能够选定小说,在对话框里进行持续点击解锁具体情节。而他们又能在每句台词里,发表互动评论。

老实说,硬糖君毫无耐心追完一本。然而,快点APP在安卓商城下载量高达8100万次,超过了掌阅、宜搜小说等。在其站内,《王爷你五行缺我》收获百万点赞,总点击量超55亿次。

还有靠抖音、豆瓣营销走红的番茄小说,是字节跳动旗下的一款网文阅读产品,主打“看小说听书”,部分作品除正文外,包含几十秒的短视频介绍背景。此外,它还为读者提供了阅读赚金币、好友邀请大礼包等福利,倒也讨得了羊毛党欢心。

除番茄小说外、七猫小说(百度)、米读小说(趣头条)等免费阅读去年搞得风起云涌,硬糖君就不多说了。

王妃文学、对话小说、短视频推广、看书挣钱,网文市场套路多。网络文学这架巨型造梦机器,今天也在为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疗愈广大群众心理创伤而高速开动着。

本文封面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转载自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已获授权,版权归娱乐硬糖/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版权提示】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

相关推荐

反馈
客服
customer-server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星数 BRIGHT DATA

为你提供趣味新颖的明星热点资讯和最专业最深度的明星消费数据分析。

star-rank-Q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