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红肠代购:凌晨搭床裹棉被,靠排队年入40万

通宵排队买商委红肠是哈尔滨的一道奇景。

姜雪芬卖家2020年10月10日

深夜零点,哈尔滨红旗大街,近百人排起长队,有的披着棉被,搭床睡在路边。

通宵排队买商委红肠是哈尔滨的一道奇景。无论酷暑严寒,队伍总能绵延几百米。逢年过节,最紧张的时候,每天有1000多人排队。

白天更是热闹非凡,主播举着手机从队首走到队尾,加价代购的人往来穿梭,帮忙寄快递的干劲十足,赶上排急眼打架的,一旁的人还得帮着评理维持秩序。

这家肉灌制品企业,推行“前店后厂”经营模式,每天限量供应,售罄就关张。而且只此一家别无分店,连网店都没有,于是,买到商委红肠变成了一种执念。论起饥饿营销,估计雷军和罗永浩都要叫一声大哥。

随着网络代购大军崛起,加价后的红肠一骑红尘,畅销大江南北,甚至远销芬兰、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

一根红肠,慰藉了无数人乡愁的同时,也给代购们带来不菲的经济收益。

自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代购的地方就有腥风血雨。 

雇18个人排队

阿里巴巴创业有十八罗汉,徐林创业有十八个排队高手。

徐林雇的高师傅,一号排队高手,把床搬到了商委门口,整个夏天住在店铺前

为买红肠,徐林雇了18个人专职排队,年纪50~68岁的老头是主力军。一人排一趟给20~50元,行情看涨时加价到60元。虽然代购生意成本上涨,但他觉得值:少生不少气。

徐林冒雨排队

要知道,以前自己排队时,他离店门还有70多米,前面呼啦啦来了10多个人,一个小时愣是没挪一步;好不容易熬到人走了,又塞进来3个。他大怒:你差不多就得了。对方也排红了眼,放言:我让你买不着红肠!

徐林60多岁,曾在当地大型工厂当电工。企业经济效益不好,他辞职自谋生路,进过轻化工厂,待过电纺局,还被外派到罗马尼亚、俄罗斯,负责公司驻海外办事采购工作。

走南闯北多年,要么因为打架受伤,要么企业发展不佳,他始终未能打破一份工作只能做4年半的魔咒。

十年前,女儿大学毕业后,自主创业开网店,销售服装、化妆品等。徐林有了想法:要卖就卖吃的,消费频次高。

卖什么呢?在俄罗斯工作时,徐林吃洋葱就着酱,过了45天难熬的日子,“最思念的就是家乡的商委红肠”,不如试试代购红肠。

那个时候,网上只有5家店代购红肠,竞争压力小,徐林和女儿把产品图刚挂上“红钻查查”网店,便顺利接到了不少订单,每个月能赚三五千。

最近五六年,商委红肠声名远扬,门店前排队的人越来越多,网店生意渐入佳境。

烦恼与之俱来:永远供不应求,永远在排队。

买的人太多,店家就只好限购,平常每人可以买一两千元,赶上节假日,每人只能限购400~600元,紧张时每人限购100元。徐林和所有排队的人一样,最痛恨拿着大喇叭吆喝、举着“红肠已售完”牌子的工作人员。

一年赚了40万

红肠之于哈尔滨,就像烤鸭之于北京、火锅对于四川一样,是这座城市的最难将息。

哈尔滨红肠有百年历史,江湖上高手如林。据说,在哈尔滨的每条主干道上,都能看到一家红肠店。仅红旗大街,就有哈肉联、秋林里道斯、商委、农大、哈秋司等多家店铺。

但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商委红肠排队声势过于浩大,压过了其他店的风光。当地食客们津津乐道:商委红肠,皮脆、肉嫩、味足,肥瘦配比恰到好处。民间流传“红肠配酒越喝越有”,“若把红肠比红酒,商委就是那拉菲。”

甚至,年轻人中还有个段子:谈恋爱么,愿意排队给你买商委红肠的那种?

不知道其他店员每天开门营业,对着商委门口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做何感想。

一炮而红离不开高人指点。当地传说,当年商委聘请一高人,不知其师承何方,只在工厂待了不到半个月,便祭出了饥饿营销大招,自此商委红肠叱咤美食江湖。

对于徐林等代购店主们来说,2016年是红肠的转折年。《舌尖上的中国》热播,网上刮起美食风,商委红肠火出圈,高峰时期,光徐林一家店就月销6000多斤,一年赚了近40万元。

这些年,徐林代购的红肠卖到了欧洲、加拿大、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海外买家感慨:比腻的要死的俄罗斯卢布肠牛肉肠好吃一万倍。无论是直接吃,炒着吃,蒸着吃,煮泡面放两片,都有不同的风味。

有买家在德国玩,拼命尝试白肠血肠烤肠大大小小几十种,觉得没有一个比得上哈尔滨红肠;法国西班牙的也不行,太干太执着于放肉;俄罗斯香肠或可一比,但总不是百分百的家乡味。

徐林感同身受,他们想吃的,是家乡的味道。

热闹的家乡

一斤红肠30多元,代购加价10元销售,利润可观,有人动起了歪脑筋:有的“走捷径”,制作销售假冒伪劣红肠;有的半路拦截快递,拆了再缺斤少两寄出去。

混迹江湖多年,徐林已摸清了生意门道:要诚信待人,食品安全是底线:在称重上,他花3000元买了一台误差小于5克的德国进口电子秤;在塑封上,他看重人品,与熟悉、踏实的老板合作了多年。

这些年,他见到了太多因一根红肠引发的“惨剧”:有卖家为了少一个差评,被骗去6000多元,老父亲气到脑梗,不久去世;有同行给差评,排队时却相遇,场面一度尴尬。

徐林也遭遇过恶意差评,他还找到了对方家里,本来想当场质疑其居心何在。但看到对方一家老小都靠代购红肠为生,觉得生活不易,悄悄返回了家。后来排队时碰上了,越聊越投机,一笑泯恩仇,成了朋友。

他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那些制假售假的“代购”早就被警方抓获了,徐林现在只想和同行踏踏实实做生意,一起维护哈尔滨红肠美誉,不要砸了牌子。

近几年,除了商委,更多的哈尔滨红肠被人们“看见”:秋林里道斯红肠、哈肉联红肠依然占有一席之地;农大红肠成为后起之秀,肥肉较多,口感稍油腻,俘获了一帮肥肉爱好者;老哈红肠、纯哈红肠、传人红肠在试图抢占人们味蕾......

退伍兵小张从外地来到哈尔滨,当起红肠代购主播,在淘宝上开了“北大荒”网店。对于网友的提问,小张向来有问必答。徐林欣赏小张的性格,不浮夸不骗人,羡慕其口才好,能和网友聊得热火朝天。

退伍兵小张

徐林没少给人安利,“小张店里卖的是货真价实的真红肠。”在包装上,他没事就钻研视觉美感,还想着给小张传授包装秘诀:原汁原味,不要打标签,看起来干干净净就好。

今年受疫情影响,代购的商委红肠销量为往年的三分之一。

中秋节前,排队的大街上多了横杠,相距一米。每个人都要登记扫码,量体温。为了让人吃上家乡的味道,代购主播们还上架了正阳楼松仁小肚、烤鹅、传统糕点等美食。

当地就业机会不多,人才流失严重,年轻人多往外走。乌泱泱的排队人海、年轻的主播们滔滔不绝,让沉寂的东北大街多了些活力。

住在商委红肠对面小区里的徐林,喜欢这样热闹的故乡。

 

本文转载自卖家(ID:maijiakan),已获授权,版权归卖家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4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