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老板的难题:七成企业减产放假,外贸转内贸竞争加剧

除订单萎缩、库存高企外,令人头疼的还有外贸转内销日趋激烈的竞争。

缪琦 第一财经2020年7月2日

作为纺织业常规的淡季,这个夏天,纺织企业主越来越捉襟见肘。除了订单萎缩、库存高企之外,让纺织企业主头疼的,还有外贸转内销日趋激烈的竞争。

作为长期监测和观察纺织行业的业内人,林展在这个端午节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放假。

“以前在纺织行业是没有假期概念的,难得一个月休息两三天。但现在,各个工厂的放假力度不断加大。遇到法定假期,就干脆放个几天,甚至多放几天。”林展告诉第一财经,放假背后是企业大规模的减产和限产。原因即疫情之下的经济不景气,订单萎缩,工厂急需降低开支,减缓库存积压速度。

减产并非少数。在端午节前夕,甚至有某县级纺织协会直接向企业发出联合公约,要求“从6月20日起,各企业根据自身运作情况进行限产30%~50%”。

随着全球疫情的波动,经济复苏再添阴云。作为纺织业常规的淡季,这个夏天,纺织企业主越来越捉襟见肘。除了订单萎缩、库存高企之外,让纺织企业主头疼的,还有外贸转内销日趋激烈的竞争。

市场蛋糕缩小,抢食者众多,“相信市场总会转好”的纺织业,显然还需要更大的耐心和更多撑下去的办法。

七成企业端午减产放假

商务部中国盛泽丝绸化纤指数监测和发布平台绸都网近期做过一份市场调查。

根据近300家纺织企业的问卷调查结果,超六成纺织老板表示6月的销量不如5月;七成企业选择在端午期间减产放假;超三成企业开工不足五成;超六成人士认为7月的行情还将继续走弱。

作为贡献了全国近三分之一面料产量的纺织重镇,来自苏州盛泽镇的数据颇具代表性。

绸都网样本企业的数据监测则显示,在端午前夕,江浙织机开机率局部呈现下调状态,其中盛泽喷水织机开机率不足七成,长兴喷水织机和常熟经编的开机率维持在七成左右,海宁经编表现稍好,开工率维持在七八成;萧绍圆机表现相对薄弱,开机率仅约四成。

与此同时,整个江浙地区织机开机率不到65%,处于近几年同期低位;与去年同期相比,下跌了近10个百分点。

当地一家纺织工厂负责人常冬告诉第一财经,端午节他们的工厂也放假了,“盛泽及周边普遍减产,外围市场更差,有些外围厂家全面停产,早就进入了长期放假模式”。

让常冬担忧的是,下半年的情况可能会更加严峻。在不少行业因海外陆续解禁而迎来复苏之时,半数以上纺织企业却陷入了“6月销量更差”的境遇。他说,去年自己的工厂基本零库存,但今年,不管5月还是6月,库存都几乎没动。

在常冬的工厂里,理想的状态是,接到订单后,按需生产,同时在寻找下一个订单的空闲时期生产一些常规品种。一方面机器不宜开开停停,工人也多多少少需要有活儿干;另一方面适度的库存和所需要的场地及现金,在企业的可承受范围内,可以让产能效率最大化。然而,疫情让外贸订单骤减,库存又不能增长太快、给企业带来过大负重,工厂能做的唯有减产。

放假减产的同时,工人的上班时间也不断调整。比如,从原先的两班倒,改成四班倒,从原先做12小时休12小时,改成做一天休息一天甚至两天,或者上6小时、休息18小时。

为了守住工人渡过难关,直接停产的企业还是极少数。多数企业采取上述减产的方式努力撑住。

除了布料生产企业,为这些企业提供设备的纺织机器制造商也感受到了明显的影响。

苏北一家纺织设备制造商负责人孔相对第一财经称,去年有不少企业还会扩产能,需要新的机器,今年显著的一点是,基本没有新购设备的需求,最多就是旧设备更换成新设备。

“继续熬吧!”常冬说,产能过剩是国内纺织行业在过去较长时间里的现状。在全球疫情的冲击下,苦苦恢复平衡的供需关系有进一步恶化的趋势。但再难也要撑下去,撑得越久,越有希望看到回暖的那一天。

月度市场景气指数 来源:绸都网

从绸都网发布的月度市场景气指数来看,该指数在今年1月达到顶峰(108.53),因国内疫情暴发而迅速下降,于5月10日达到最低点(71.89),随后略微上行。

不过,林展也坦言,中国纺织业向来是由“内需支撑,外需拉动”。现在外需拉动乏力,想要在短期内恢复非常困难,至少不可能有特效药。“全球累计新冠病例都超过1000万了,目前还没有好消息,前途尚不明朗。”他说。

外贸转内贸竞争加剧

6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支持出口产品转内销的实施意见》(下称《意见》),以帮扶涉及近2亿人就业的外贸企业纾困发展,即鼓励企业拓展国际市场的同时,支持适销对路的出口产品开拓国内市场。

其中所提到的10条措施直击企业出口转内销的要害。不过,在林展看来,政府提供更好营商环境的同时,一定程度上也让原本竞争就激烈的内贸市场进一步加剧,再加上内贸市场受到全球经济影响也在萎缩,“蛋糕整体缩小,抢食者却在增加,价格打压和欠款情况可能更厉害”。

用常冬的话来说,国内做匹布成品现货及网店服装的价格极低还是欠款做的,而这样只能保本或微利的订单还有大量竞争者抢夺,内销市场的竞争状况可想而知。

孔相也告诉第一财经,“现在卖给国内的喷水织机基本都是送,因为收不到钱”。工厂刚刚完成了一个老客户的订单,接下来基本不打算接单了,行情不景气,他担心发了货收不到钱。

“现在有单子也要重点看付款条件和客户的实力。”孔相说,好的客户可以做,一些不熟悉或实力一般的客户就不会做了。此前卖到江浙以外地区的货款,最长的一单3年都没有要回账款。

考虑到外贸企业的困难,上述《意见》明确称,要做好融资服务和支持,加大保险支持力度。鼓励各类金融机构对出口产品转内销提供金融支持,加强供应链金融服务,结合实际开展内销保险项下的保单融资业务,加大流动性资金贷款等经营周转类信贷支持。

安徽省服装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经理孟卓对第一财经表示,出口信用保险如果能覆盖内销产品,会让外贸企业转内销安心很多。毕竟外贸转内销的顾虑之一即国内拖款和欠款情况较多。

企业努力转型自救

一方面,大批外贸企业开启转战国内市场的自救之路;另一方面,纺织行业也在努力寻觅商机,加大研发和设计元素力求转型。

擅长纺织机改造的孔相,一直都在紧盯市场需求的变化。在疫情的冲击下,他看到了国内纺织机清理装置自动化不足的痛点,试图引进海外的设备,通过进一步改良、设计,让原本依赖进口的装置国产化。

“再过十几天,成品就可以出来了。”孔相表示,他还在考虑针对当地纺织设备需要的一些进口配件进行改造,通过国产化为客户降低成本。

孔相称,疫情给企业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今年以来占了公司1/3份额的出口几乎停了。由于出口主要面向东南亚和南亚市场,而印度等地疫情尚未控制住,这让企业加大了转战国内市场的力度。

凭借持续的研发和多项发明专利,孔相公司今年4~6月的销售额同比还增长了20%,“从4月开始,我们更多转到了网上交易,新的专利也开始发挥作用,效果逐渐显现”。目前,公司网上销售占到了整体销售的三成左右。

今年6月中旬,2020盛泽时尚周暨第七届江苏(盛泽)纺织品博览会也改成了云展会,首次以“云”模式,嫁接“时尚”元素,试图为行业发展注入活力。

根据公开数据,盛泽镇拥有纺织企业2500多家,纺织商贸公司6800多家;盛泽纺织集群共有织机25万台,年产量超250亿米,其中盛泽镇有织机13万台,年产量超130亿米,占全国的三分之一。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林展、常冬和孔相均为化名)

 

本文转载自第一财经(ID:cbn-yicai),已获授权,版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