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公布调查结果:前CEO、COO均参与造假

造假手法也随着调查出炉一并曝光。

小食代2020年7月2日

已经铁定退市的瑞幸咖啡,在审议罢免董事长陆正耀的前夜,公布了对造假内部调查结果。

结果显示,去年公司的收入被夸大了21.2亿元,这跟4月瑞幸“自曝”造假22亿元的初步估算相差无几。此外,造假手法也随着调查出炉一并曝光。消息传出后,瑞幸咖啡在美国粉单市场股价直线拉升,涨超30%,现报3.15美元。

我们先来看看该公司刚刚发出的公告。

点名钱治亚

首先,瑞幸咖啡宣布,其董事会特别委员会(“特别委员会”)在顾问Kirkland&Ellis International LLP和FTI Consulting的协助下,已基本完成了对公司2020年4月2日发布的新闻稿中披露的问题的独立内部调查。

特别委员会成立于今年3月19日,经董事会授权访问了公司的文件、记录和信息,并和员工、高层和董事进行了访谈。在内部调查过程中,特别委员会及其顾问翻阅了55万份文件,采访了60多名证人,并进行了广泛的法务、会计和数据分析测试。

特别委员会发现,瑞幸对交易的编造始于2019年4月,为此,公司2019年的净收入夸大了约21.2亿元人民币(其中,第二季度为2.5亿元人民币,第三季度为人民币7.0亿元,第四季度为人民币11.7亿元)。此外,瑞幸的成本和费用在2019年夸大了13.4亿元人民币(其中,第二季度为1.5亿元人民币,第三季度为5.2亿元人民币,第四季度为人民币6.7亿元)。

小食代翻查当时瑞幸咖啡的财报了解到,去年第三季度,瑞幸对外宣称的总净收入为15.41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40.2%;至于 2019年第二季度,该公司宣称产品净收入为8.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89.4%。

“前首席执行官钱治亚女士,前首席运营官刘剑先生和向其报告的某些员工参与了伪造交易。”上述内部调查说,用于支持伪造交易的资金通过多个第三方汇入了公司,这些第三方与公司员工和/或关联方有关联。

按照华尔街日报上月初引述内部文件和公开记录显示,瑞幸咖啡向与该公司董事长及控股股东陆正耀有关联的企业出售了可以兑换数千万杯咖啡的代金券。这些企业购买代金券,使得瑞幸咖啡账面收入远高于其咖啡店的营业收入。

“与此同时,其他内部文件显示,一位名为梁惠(Lynn Liang)的采购员经办了超过1.4亿美元的付款,用于购买果汁等原材料以及配送和人力资源服务。据了解瑞幸业务的人士表示,梁惠这个人是虚拟的。”上述报道当时说。

陆正耀在5月20日曾经透过一份声明中说:“我的风格可能太激进,企业跑得太快,也导致很多问题,但我绝不是以‘概念做局’去欺骗投资人。”

名单扩大

我们再回到瑞幸咖啡今晚的公告上。

瑞幸咖啡表示,遵从特别委员会的建议,在证据表明他们参与了伪造交易的基础上,董事会终止了前首席执行官和前首席运营官的任职。

“此外,董事会决定要求陆正耀辞任董事和董事长职务,并将于7月2日举行董事会会议,以审议免除陆正耀董事和董事长职务的提案。”公告称。

该公司指出,关于要求陆正耀辞职和罢免其职务的提议,是由董事会多数董事根据特别委员会提出的结论和建议而提出的。特别委员会是根据内部调查中发现的资料和其他证据,以及对陆正耀在内部调查中的合作程度进行评估后,提出了对于陆正耀的建议。

值得注意的是,瑞幸今晚的公告还显示,被“追责”的人员名单还在进一步扩大。

瑞幸咖啡宣布,董事会进一步决定解雇另外12名员工,“这些员工在前首席执行官和前首席运营官的指导下参与,和/或对伪造交易知情,包括先前被停职的员工”。另外,有15名员工将受到其他纪律处分。此外,公司正在终止全部与伪造交易有关的第三方的关系。

该公司并没有同时透露这些人员的身份和职务,以及在虚假交易中的具体角色。

根据特别委员会的调查结果,瑞幸咖啡已对财务职能进行了几项即时改进,并聘请了内部控制顾问来评估现有的控制环境,并提出改进建议,以在将来能够发现并防止不当行为。据称,该公司正在设立内部审计职能,以测试和评估其控制职能。与此同时,该公司还将加强对员工持续的合规培训。

“如果获得其他相关信息,特别委员会或会继续执行某些进一步的调查步骤。”瑞幸咖啡今天表示。

上述说法显示,尽管瑞幸退市而且管理高层陷入一片“混战”,但是该公司依然希望力保面向消费者的业务能正常进行——咖啡继续卖。瑞幸上周曾经通过官方微博强调:“在国内消费市场方面,瑞幸咖啡全国4000多家门店将正常运营,近3万名员工仍将一如既往的为用户提供优质产品和服务。”

瑞幸咖啡虚假交易事件回顾

本周一,在深陷财务造假风波两个多月后,“闪电”上市的瑞幸咖啡以同样的速度走向了停牌的结局。从IPO时的每股17美元,瑞幸停牌前的股价已大幅缩水至1.38美元,不到发行价的十分之一。

在首次收到摘牌通知后,瑞幸原本要求纳斯达克召开听证会(原本定在6月25日召开),然而,6月26日晚,瑞幸称已通知纳斯达克上市资格人员,决定撤回其要求举行听证会的决定,且不寻求撤销或暂缓自身从纳斯达克全球精选市场退市的决定。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说法,瑞幸咖啡不再计划上诉是因为鉴于该公司或面临董事会人事变动,且无法遵守在纳斯达克维持挂牌的相关规定,即便就纳斯达克要求其退市的决定上诉,瑞幸也不太可能获胜。报道说,陆正耀多次未接受特别委员会提出的进行访谈以及获取他手机和电脑内容的要求。

6月27日,瑞幸咖啡表示,董事会已要求陆正耀辞任董事兼董事长的职务,这一提议将在7月2日举行的瑞幸董事会会议上进行审议。至于特别股东大会,则将在7月5日下午3时于北京举行,大会拟就8项议案进行投票,包括提议移除包括陆正耀自己在内的全部董事。

在更早前的5月,瑞幸咖啡宣布调整董事会和高级管理层,CEO钱治亚和COO刘剑同时停职,并被要求从董事会中辞任,变动已在5月11日生效。与此同时,瑞幸董事会已任命公司董事兼高级副总裁郭谨一代理首席执行官,并宣布任命曹文宝和吴刚为董事会董事。

让瑞幸从资本“神坛”跌落的,正是这家中国门店最多的连锁咖啡公司4月2日发出的公告,当中称正在内部调查伪造交易的事件。

当时,瑞幸指出,包括从2019年第二季度开始,公司首席运营官兼董事刘剑,以及向他报告的几名员工从事了“不当行为”,包括捏造某些交易:该公司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2019年第四季度与虚假交易相关的总销售金额约为人民币22亿元。

事实上,瑞幸早就被“盯上”。根据华尔街日报上周的说法,今年1月,距离瑞幸咖啡股价在纳斯达克创历史新高、令该公司市值达到120亿美元刚过去没几天,一封神秘的电子邮件发送到了多个做空者的收件箱,邮件作者提出可分享来自瑞幸咖啡门店的顾客消费小票和视频,附上了一份关于该公司的长篇幅报告,并表示做空者可以以自己的名义发布该报告。

在随后的1月31日,浑水公司把这份89页的报告发到了推特上,引发了轩然大波,瑞幸随后作出否认。据知情人士对该报称,这份关于瑞幸咖啡的匿名报告是由中国对冲基金雪湖资本(Snow Lake Capital)制作的。雪湖资本一名发言人对此不予置评。

本文转载自小食代(ID:foodinc),已获授权,版权归小食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3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