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两口在“盒马村”当新型农民,坐空调房就能收成超200万

电商卖货解一时之困,数字农业才是治本。

李丹超天下网商2020年6月30日

曹宇锋不想再做上班族了。她在上海当过多年会计,在高楼大厦之间忙如蝼蚁。而很多同事总说,梦想是田园生活。

去年,曹宇锋和丈夫李峰下定决心,辞职回到老家——上海崇明岛绿华镇华西村。夫妻俩承包了160亩梨园。但管理这一大片梨园并非易事,“世外桃源”的日子没有马上到来,面朝黄土汗流浃背的画面倒是经常出现。

今年5月,上海首个“盒马村”落地。曹宇锋和李峰的农场有了“机器人员工”,多个数字化系统也投入使用。再过个把月,他们的翠冠梨将进入丰收期,并直接面对盒马消费者。算下来,亩产预计超过1.5万元,160亩收成则超过200万元。

当上农民,挣得比以前更多,曹宇锋也活出了自己想要的样子。从传统农业到数字化农业,她好像在熟悉的土地上发现了一个新世界。

6月30日,阿里巴巴数字农业事业部交出成立8个月以来的成绩单:已完成广西、云南两个数字农业集运加工中心(产地仓)和17个销地仓建设,布局近50个盒马村。阿里助农也从简单的帮农民卖货触达更深远的地方:培养一大批曹宇锋和李峰这样的“数字农民”。

盒马CEO侯毅同时也是阿里巴巴副总裁、数字农业事业部总裁。他在《农民日报》撰文预言,中国将从农业大国变成数字农业大国。

“盒马村”,正在成为阿里巴巴数字农业基地的新型样本。在盒马村,从种养、收获、加工、物流到销售,农业的各个环节全线实现了数据化、规模化、标准化。

上海市崇明区,翠冠梨数字农业基地是上海首个盒马村;图片来源:天下网商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臻教授,最近到访全国首个盒马村——四川丹巴八科村。他认为,实现乡村振兴,出路之一在于数字农业,而盒马村是一个很好的模式。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盒马村的理念则更进了一步:帮农民造个鱼塘。

疫情之下,电商助农成为趋势,这是大好的事情。不过,助农不能只靠电商卖货,数字农业才是治本之策。最好的助农,其实是不用助农——让农民掌握全新的、科学的生产技能,对销售端也不再一无所知,懂得种什么、怎么种、怎么卖,才能真正自力更生。

梨园里的新员工

43岁的曹宇锋可能不会想到,自己的梨园会同时拥有50多项高科技设施。

6月下旬的午后,距离梨子采摘还有个把月,曹宇锋不似往年此时那般忙碌,她坐在空调房里,给自己泡了杯绿茶。她面前的墙上有一块50多英寸的液晶显示屏,屏幕另一头,连接着梨园各个区域的16个摄像头:一个“红胖子”机器人,正在安静地值守果园;天气太热,水肥一体化系统开始配比水量和肥量,给翠冠梨喝点干净的长江水,再给梨树们“冲个凉”……

无人值守果园机器人正在施药,它可以在酷暑下代替农民干活;图片来源:天下网商

曹宇锋自小在崇明长大,曾是上海闹市里的上班族,回到家乡和丈夫一起经营起这片梨园。但管理160亩梨园并非易事,乡间田园远没有想象般惬意。

几个月前的一件事,让两口子的农民生活出现转机。2019年底,盒马与上海市崇明区政府签约,合作重点之一是在上海人的“菜篮子”崇明区建设数字农业基地。

李峰通过屏幕看翠冠梨生长情况;图片来源:天下网商

从那以后,梨园里不断出现“新面孔”。添装设备的技术员、农科院的博士生团队、阿里巴巴的农业工程师,他们带着一个个“农业机器人”来到这里——植保无人机、数据传感器,溯源系统、农事管理系统、物联网云平台……总共超过50项。

曹宇锋依然记得自己第一次给“机器人员工”派活的情景。用无人机给梨园撒药,谁晓得电没充足,无人机从低空急坠,砸到梨园的树冠上。往后,每次只要技术人员来操作“机器人”,曹宇锋肯定跟在身旁,把每台设备的操作要点一一写在纸上,如今她已经是指挥“机器人”的高手。

曹宇锋操控无人机;图片来源:天下网商

不仅是她,员工们也都习惯了和“新员工”组队干活。梨园有10名员工,都是附近的村民,年龄在50到70岁之间。经验丰富的老农人和机器人搭档,种养效率迅速提升。同样一块地的施药,以前4个熟手需要忙碌半个小时,现在借助无人机,两名农民2分钟就可以完成,效率提高了30倍。

订单农业背后的产业逻辑

盒马村,是根据订单为盒马种植农产品的村庄。

全国首个盒马村是四川省丹巴县的八科村,该村特色农产品黄金荚,曾因缺乏销路濒临绝境。2019年,依靠“定口味、定大小、定品种”的订单农业,三周时间黄金荚走向全国,成为盒马的网红蔬菜。

八科村村民种植的黄金荚,每亩收益在7000到8000元,相比以前种植玉米每亩“增收至少五六千块”;图片来源:天下网商

农产品从盒马村走进盒区房,表面看是打开了农产品进城的销售通路,而在更深层,它是以盒马为代表的农业消费互联网的延伸。通过对农产品种植环节数字化赋能,帮助农民了解市场、有计划地种植,再借助阿里巴巴各个通路卖出优质农产品,从而提升零售效率和农业效率。

阿里巴巴积累的大数据,知道城市居民需要什么,告诉农村应该种植什么,指导农人如何科学种植。这解决的,是围绕中国农民几千年来“种什么、怎么种、怎么卖”的难题。

订单农业的好处之一,是农民可以在果子生长期做很多“个性化的处理”。

比如脐橙种植户,大数据表明南方人喜欢甜度更高的橙子,北方人青睐能榨更多汁的品种。如果订单大都来自南方,那种植户可能得考虑剪掉一根藤上的4个果子,只留1个,这样能保证果子养分和甜度都达到最佳水平,价格自然也更高。

在上海首个盒马村里,背靠科学种植的曹宇锋和李峰夫妇,对自家果子的产量、质量都充满了信心。

“平均一个梨周围有20片到25片叶子,果与果之间的距离在20厘米左右,通常果树一簇花下面只结一个果(充分吸收养分),甜度超过12度,亩产可达2000斤。”李峰介绍。

产地仓对农产品进行消毒、保鲜、选品、包装处理;图片来源:天下网商

据介绍,阿里数字农业事业部计划到今年底在全国5大水果产区建立产地仓。盒马村负责生产高品质的农产品,产地仓负责消毒保鲜包装等,让农产品变成标准化的商品,而标准化正是农产品迈向品牌化、提升议价能力的前提。

“我就是新型职业农民”

被改变的不只是农资、农具、农产品销路,还有农人。

一天,李峰突发奇想,对妻子曹宇锋说:“咱们给翠冠梨取名‘催冠离’怎么样?”

“催冠离”是“让新型冠状病毒赶紧离开”的意思。李峰的这个想法得到妻子和华西村不少村民的赞同,曹宇锋甚至悄悄请人做了条幅:吃下这颗翠冠梨,催着新冠马上离。

从翠冠梨到“催冠离”,这其中蕴含着人们对于远离病毒的健康生活的向往,也透露出盒马村里的农民们正被全面激活经营思路。

助农是一个长久且持续的话题。最初是捐钱捐物资,直接改善农民生活,但那只是一时的改善;电商发展起来之后,电商助农、帮助农产品上行成为一条通路。不容忽视的是,电商平台可以帮助农民卖货,但要从根本上解决农产品滞销问题,不仅仅是渠道的打开,更在于源头。于是有了盒马村的助农方式,这一系统真正搭建起来后,农民有市场需要的好产品、有畅通的销路,不需要再被助。

图片来源:天下网商

盒马村是一场数字农业在中国农村的新试验,也是产业互联网浸透农业传统生产机制的新样本。2019年10月,阿里巴巴宣布将在全国落地1000个数字农业基地,搭建产、供、销三大中台,由聚合消费能力向聚合供应链能力发展。在阿里数字农业的生长版图中,耕种收割的机械化、管理加工的智能化、物流买卖的线上化,开始集中、系统性地服务于一个个村庄。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臻教授,在走访盒马村之后非常认可:“中国农业的未来在数字农业,只有数字农业更加完善、普及,农产品滞销的问题才会得到根治。盒马村通过订单农业,用数字化联通上下游,打通了从生产到销售的瓶颈,对发展特色农业有特别重要的价值。”

阿里巴巴数字农业广西仓的全自动分选线,分选设备可以精准判断水果身上有多少瑕疵;图片来源:天下网商

曹宇锋说,以前“我就是个农民”,而现在“我就是新型职业农民”。梨园一角的草坪上,有一座八角亭和一副摇椅,这位新型职业农民已经过上了“坐在摇椅上看夕阳西下”的田园生活。

 

本文转载自天下网商(ID:txws_txws),已获授权,版权归天下网商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2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