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平台抢占电影赛道,是趁火打劫还是助力产业升级?

今年的疫情,让趁势崛起的短视频平台一跃站上了主舞台,成为重创之下的电影产业的搅局者。

郑文文娱价值官2020年6月23日

2014年的上海电影节,于冬曾经发表过的一个著名论断是:未来的电影公司都将为互联网打工。不出其所料,过去的几年间,BAT及旗下的长视频平台爱优腾都纷纷成立了自己的影业公司,从布局外围渠道,到进一步染指核心内容。

而抖音、快手等头部短视频平台也不甘落人后,凭借高速增长的用户规模和市场,抢占了电影宣发这一块重要阵地。今年的疫情,更是让趁势崛起的短视频平台一跃站上了主舞台,成为重创之下的电影产业的搅局者。

抢占电影赛道的短视频平台,会给后疫情时代的电影市场,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值得我们重点关注!

在短视频平台看电影,是怎样的体验?

价值官记者刚刚在三天前,以6元的价格在西瓜视频上观看了期待已久的日本轻甜治愈系动画电影《无限》(又名《想哭的我戴上了猫的面具》)。电影讲述的是一个绰号为“无限”的少女笹木美代,偶然间得到一副戴上后会变成猫的面具。靠着猫的外形,她开始与暗恋的男生变得亲密,却无法再变回人类。男生为帮助笹木恢复人形,由此展开冒险历程。

这部原定6月5日登陆日本院线的动画电影,因疫情取消了线下上映,改为6月18日下午6点开启全球线上首映。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取得了和奈飞Netflix全球同步播出该片的权限。而记者的这6块钱,买到的是48小时内的观影权。

因为可以投屏,观影感受其实和长视频平台无异。而西瓜视频确实也是字节跳动旗下整体播放设置最完善的视频平台。之前,抖音开放百余部免费电影时,记者也有去体验了一下,但感受不是很好,因为没有倍速播放,没有快进退功能,甚至都没有弹幕,显然是没有在其他平台的观影体验好。但因为不需要会员,也没有广告,相信对一部分观众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快手在今年母亲节的时候,也上映了有独播版权的电影《空巢》,其观影设置和抖音一样比较简陋,没有倍速没人快进退也无法弹幕互动。但是,此举的意义在于向业界预告,快手已吹响了进军电影市场的号角。事实上,在2019年9月11日,快手的运营主体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已出现变更,新增包括:电影发行和电影制作。

虽然在过去的几年间,短视频平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据了电影宣发重地,但真正入局电影产业的里程碑事件,还是要算今年春节,字节跳动以6.3亿买下《囧妈》,联动头条系全平台上线免费观影,率先打响院转网的第一枪。继《囧妈》后,字节跳动系在平台上又先后上线了独播新片《大赢家》,以 及《霸王别姬 》《末代皇帝》《烈日灼心》等百余部经典老电影。

不仅抖音快手纷纷试水长电影,国内弹幕网站B站,也在购买大量经典影片版权外,联合出品了入选法国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WIP单元的动画片《新封神·哪吒重生》,释放了入局电影市场的信号。

现在是抄底的最佳时机?

一直以来在下沉市场占据优势的抖音和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为了刺激存量与增长,需要短视频、直播以外的新故事,以此来拓展更多新的消费场景、增加用户黏性。加码长电影,表面看,是因为受疫情影响,线下影院停滞,网络院线才得以补位,其实短视频平台对于电影市场的野心由来已久。

在这个特殊的春节期间,快手、抖音用户增量超4000万

就像所有的电影公司都向往成为“迪士尼”一样,视频平台的座标系是Youtube,都希望能形成“长视频+短视频”的战略协同,并构建内容生态闭环。而在内容这一块,电影显然是一块大蛋糕。所以,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入局,占据赛道是重中之重。

而在这个高速迭代更新的信息时代,人们观看视频的渠道越加便捷,把握住这批热爱电影和观看视频的新用户,就能把握住流量,继而带来更多变现的可能。

众所周知,这两年是电影产业的寒冬,尤其是疫情更是让整个行业进入到冰封期,面对巨大的生存危机和挑战,从业者都在用各种方式自救:无工可开的演员,开通直播带货;影视公司基层从业者摆起地摊,或是在朋友圈里做起微商来挣生活费,资深从业者开始直播授课。电影制作、宣发营销公司也开始接起了网剧项目;处于重灾区的产业链终端影院,则是联合外卖平台,以销售零食、饮料、电影周边等来减轻库存压力。

二次疫情的爆发,让电影院复工希望再次破灭,影院成为了交易市场的抢手货,价格相比疫情前也降低了二成左右。但是,尽管影院转手的咨询量实现了增长,但从实际交易情况来看,真正完成转手等一系列手续的仍是少数,大多数均处于咨询或观望状态。而更值得注意的是,国内已有多家院线透露了扩大市场份额的计划。以万达电影为例,该公司曾于今年4月抛出定增方案,募集资金总额(含发行费用)不超43.5亿元(含本数),而其中有30.45亿元计划被用于新建影院项目。此外,上海电影曾在今年3月发布公告称,与上影集团、上海精文投资有限公司共同投资设立上影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暂定名,具体以工商登记为准),通过并购、增资、参股等形式,对长三角及周边区域内的影院进行投资与整合。

由此其实是可以看出业内风向的:对资金实力较强的公司而言,此时价格的下降带来一个抄底收购影院资产的时机,有望以较低的价格收购到相对优质的资产。

除了短视频平台,连滴滴、小米、陌陌等互联网公司也都摩拳擦掌,铆足了劲儿想在影视领域“大展宏图”。陌陌影业的第一个电影项目,就是贾樟柯导演的《不止不休》。

对于不太受疫情影响的互联网公司来说,此际加码在电影上的投资,其实也是一个抄底的好时机,因为大家对于影视的需求一直都在,中国电影票房超过北美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儿,熬过了这个寒冬,待春天到来之际,投资的价值就会显现出来。

“电影+互联网”是未来大势

再说回到短视频入局电影市场,又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中国电影市场蛋糕虽大,但90%以上都是直接的票房收入,而在美国、日本等国家,票房收入占比仅为30%,其余大部分收入均来自增值和衍生品市场。正是在这两个数据的落差之间,让互联网看到了机遇。 

《囧妈》和《大赢家》等电影选择在短视频平台上映,虽然破坏了电影的窗口期,对行业的冲击巨大,但其正面意义在于,可以推动电影产业的重大变革。

疫情的突降,暴露出整个行业没有足够抗风险能力的弊端,相对单一的发行渠道和商业模式,在一定程度上是阻碍了行业前进的脚步。而付费超前点映模式,将会为电影制片方提供更灵活且多元的发行模式,尤其对于已完成后期制作的电影,省去院线发行费用,在线上平台放映,是最快速的变现方式。而对中小型影片而言,转网络首播或也将成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

随着疫情结束,选择院线与线上同时发行的方式会越加普遍,从长远来看,有助于行业在充满变数的市场环境中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开辟“电影+互联网”健康可持续的新业态。

结语

互联网除了提供一种渠道,更是提供了一种思维方式,它不仅重新定义和改写了内容的制作流程与方向,也在改写电影的产业结构。

本文转载自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已获授权,版权归文娱价值官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