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万元的海参、顶级皇帝蟹……吃播的钱哪里来的?
郭郭 陈琪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
2019.07.09
现在入局吃播还来得及么?

“吃播”网红们开始进军电视综艺节目了。

在6月23日的《极限挑战》中,密子君作为嘉宾在节目现场“直播”涮重庆火锅。面对这场“吃播”,明星们出尽“洋相”,张艺兴、罗志祥居然当着全国观众的面流口水了。

图片来源:《极限挑战》

没能抵制密子君诱惑的还有观众们,他们用行动表示了对本期节目的喜爱。根据优酷前端数据显示,这期《极挑》是开播至6月23日以来热度最高的一期。

吃播真的有这么火吗?

吃播究竟有多火?

密子君作为“吃界最有名的女主播”,她的经历几乎代表了吃播行业的兴起和发展。

事实上,这不是密子君第一次参加卫视综艺。2016年8月26日,密子君作为“美女大胃王”登上湖南卫视《天天向上》,挑战88碗面条。节目播出3个月前,她在B站(视频网站bilibili)发布了一条短视频《速食10桶火鸡面用时16分20秒!》,点击量高达500多万,狂揽2.2万条弹幕。就是这条短视频,让密子君一夜爆红。

密子君爆红的2016年,刚好是网络直播元年,这一年,以吃为主的直播形式开始走红。从百度指数可以看到,2015年以前,“吃播”的搜索次数非常少,对大多数人来说这还是个冷门词。2015年下半年,“吃播”渐渐有了热度,到了2016年以后,它的搜索指数一路上涨。在2018年年底,今年的6月迎来了“吃播”的两个关注高峰。

图片来源:百度指数

如今的吃播江湖里,各大视频平台群雄割据,风格不尽相同。

走进快手直播间,你能看到满屏的“老铁666”,妆容精致的主播们抓起一只硕大的鱿鱼,一口“爆头”。这种土味吃播擅长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吸引观众。

图片来源:快手

抖音更像是网红美食孵化器,近期什么美食火了,一定跟抖音脱不开干系。淘宝的美食吃播间主打带货,看着视频顺手就把单给下了。

B站则更加多元化,从ASMR(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俗称“颅内高潮”)到美食评论员探店,从大胃王挑战到黑暗料理初体验,各式各样。

“吃播”从一个生僻词,到全民关注的短视频形态,花了不到5年时间。这个行业到底有多繁荣?我们以上面提到的视频平台B站为例:从2015年到2018年,B站的吃播视频数量暴增74倍,做吃播的UP主人数增长了94倍。

吃什么容易火?

美食主播用各类食物填满自己的胃,安慰屏幕那头的孤独患者。究竟什么样的主播更受欢迎?我们搜集了B站这5年点击量贡献最高的UP主,找到了一条“吃播口味”变化趋势线。

2015年,B站的吃播视频以“韩国吃播”为主,这类视频数量多,点击量也很大。

你可能刷到过这样的视频:一位相貌姣好的小姐姐坐在一盆裹着辣酱的厚切五花肉前,戴着手套,抓着一块五花肉,一口咬掉一半,在酱汁挂上嘴角的同时要对着镜头比划一个大拇指。他们很少说话,更多时候你听见的都是他们咀嚼食物的声音。

这就是典型的韩国吃播了。不过,这些视频大部分不是韩国博主们自己发布在国内视频网站上的,而是由UP主们从韩国最大的直播平台AfreecaTV搬运过来的。以2015年点击贡献量第一的UP主“土豆炸弹”为例,他在B站的认证是“吃播搬运工”。2015年10月15日是他第一次发布视频,更新了8条韩国吃播,平均下来每条视频点击都能破万。

图片来源:B站

韩国吃播在国内先火,这是因为韩国就是吃播文化的起源地。

韩国姑娘朴舒妍被认为是吃播界的鼻祖。2014年,她在AfreecaTV上开通了账号,昵称“Diva”,正式开启吃播之旅。

图片来源:B站

甜美的长相+大快朵颐的吃相+邻家小妹的聊天方式,让Diva奠定了吃播界一姐的地位,收获了越来越多的粉丝。吃播原本只是Diva的兼职,后来她发现吃播能带来更高的收入,干脆辞掉工作,全职做主播。

在她之后,日韩还出现了一批吃播网红,比如韩国帅哥“奔驰小哥”、日本大胃女王木下佑香。这为国内视频“搬运工”贡献了更多素材。

在看了这么多日韩吃播后,中国人也迎来了自己的原创吃播高潮。“海外搬运”时代的结束,大概是从2016年开始。根据B站数据统计显示,2016年、2017年密子君连续两年流量贡献第一,以搬运韩国吃播为主的UP主们已经慢慢失宠了。

这个时期,“大胃王”题材的吃播非常受欢迎,密子君平均一期视频全网播放量能达到2156.2万。看到了“大胃王”的爆红潜质,更多主播打着“巨能吃”的旗号出道了。除了密子君,还出现了大胃王mini、朵一、阿尤等食量与前辈们不相上下的主播。

主播阿尤。图片来源:B站

不过,对“大胃王”的质疑也随之而来,“催吐”是所有争议中最受关注的。大部分主播都不会承认自己催吐,因为这对粉丝们来说就是作弊。但也有坦诚的主播会主动承认催吐过,阿尤就曾在吃播中表示,吃烤乳猪的那次是真的吃到需要催吐了。

而从主播点击量贡献排名上看,2018年大胃王这类吃播逐渐失去了吸引力。以猎奇为主的各具特色的吃播取代了大胃王的地位。

在2018年登顶第一名的“吃货明3”,做的是吃货版开箱,他不以饭量取胜,靠的就是开箱后的惊喜或惊吓。

我们可以从他的视频风格中找到他走红的原因。他非常擅长找不常见的特殊食材,比如军用、宇航员专用口粮,户外应急食品,各个国家的特色罐头。一般人平时很少会买这些食材,但可以通过看他吃来满足好奇心。

图片来源:B站

而且他非常高产,被粉丝们称呼为“母猪明”。这样做的好处是,粉丝们不会轻易忘了这个勤奋的主播。在人人都在抢夺“注意力”的今天,稍不留神就会被粉丝遗忘,高产优质内容才是圈粉的王道。

像他一样是走猎奇路线的还有今年上半年最火的主播“大祥哥”,不一样的是,他专挑贵的吃。你能在大祥哥的视频里看到2000元一个的鱼子酱黑松露三明治,顶级红魔虾刺身……还有下面这个10万元一只的白玉海参。

图片来源:B站

卡思数据显示,在同一平台B站上,大祥哥的单集均播放量为181.2万,密子君只有32.4万。

还有主打在山间生火做饭的“山药视频”,爱吃大蒜、会做饭、疼媳妇儿的徐大SAO,这些风格迥异的主播们渐渐成为吃播江湖里的中流砥柱。

吃这么多,主播们怎么养活自己?

主播们吃这么多,还吃得这么贵,到底是怎么养活自己的呢?

直播间里的粉丝打赏,是早期主播们的主要收入来源。2015年人民网的报道里提到,BBC记者计算了韩国主播李昌勋吃播两小时的打赏收入,至少进账数百美元。

但这样的收入来源并不稳定,跟当期话题和粉丝主观意愿强绑定,直播中的一个小失误就可能丢掉那些愿意为吃播氪金的粉丝。

另一种更稳定的赚钱方式是接广告。主播阿尤在新京报采访中透露,发布的10个视频中,就有2.5个是含有商业推广的,这是她收入的全部来源。找上门来的客户最多的时候,她能做到月入10万。已签约公司的主播在接商业资源方面比阿尤这样的独立主播更有优势,比如大胃王朵一,一年能有近百万的进账,大多来自广告和项目分成。

阿尤做的一期零食推荐视频,用店家提供的零食大礼包做粉丝福利。图片来源:B站

吃播变现路上还有一类人,直接开店卖货,吃播是他们的营销工具,如李子柒、野食小哥和山药视频等网红。这种变现效果如何呢?我们看了山药视频的淘宝店,店内销量最高的一款酸辣粉月销205件,靠这一款产品最多能月入1.5万元。

吃着吃着就把钱挣了,名利双收,听起来做吃播、当网红是个非常理想的职业,比朝九晚五的工作舒服多了。这也是当下年轻人的求职趋势,2017年,有机构对年轻人的就业意向做过调查,54%的95后向往当网红。

但以吃播为生,真的有这么容易吗?

我们统计了B站2019年上半年的吃播视频流量发现,自今年1月出现流量小高峰后,整体流量骤降,甚至再难达到2018年的热度。这说明,至少在B站这个平台上,吃播正在失去部分吸引力。

而就今年上半年B站主播们贡献流量情况来看,位于前十的头部主播流量占比越来越大,这意味着,流量正往头部聚拢,小主播和新人们的机会真的不多了。

局外人还在拼命想挤入这个赛道,圈内人已经开始想着如何“解脱”了。B站“人气大胃王”阿尤的视频在五月停更了,她可能暂时不会继续吃播了。在接受新京报的专访时,她表示,“我终于脱离苦海了”。

 

 

本文数据支持:李飞

【版权提示】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feedback

意见

反馈

contact-us

联系

客服

back-to-up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