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打赏、接广告,国外网红还有这些变现方式

网红们如何开启下一个十年?

Lexie硅兔赛跑2020年1月20日

时代在改变,走红的方式也在变。

随着2020年的到来,许多网红博主的帖子视频做了阶段总结:十年前,无名小辈;十年后,荣华富贵。

成就了他们的不是别的,便是各式各样的社交媒体与平台:

快速发展的互联网平台,为博主网红KOL们提供了一个阵地。他们更好玩有趣,更具亲和力和感染力,也更加适应这个时代的社交商业变局。

谁能把自己的价值和受众的价值结合起来,谁就可以成为下一个现象级网红。

网红经济三阶段:涨粉、合作、变现

来自Bain Capital的高级负责人Jamison Hill网红经济进行了阶段上的归类,他认为现如今,至少按照欧美地区的发展套路来看,已进入网红经济的第三阶段。

那前两个阶段是什么呢?

第一个是经由社交媒体发展起来的涨粉阶段:

不管是Instagram上的时尚博主大片集锦还是YouTube上美妆博主的彩妆教学,这样的新媒体频道为各式各样的网红们提供了展示自我的平台,实现成名的第一步。

第二步是品牌合作阶段,大大小小的品牌向网红们抛出橄榄枝,借助他们的粉丝为品牌发声。

但网红经济发展之快,这两个阶段目前其实已无法完全满足网红们的需求,原因有许多。

首先便是网红的成与败与算法脱不开关系,在Instagram上,除了那些能帮他们带来广告主联盟营销利润的网红帖子,其它人想要涨粉非常难。

其次便是这些平台为网红提供的带货方式单一又不高效。

唯一的渠道就是通过个人档案下的网页链接,再跳转到商品页面。

现代人的注意力周期极其短,想要我们离开正在刷得上瘾的当前页面,去看个人档案,还要等待不知多久按下不知道多少按钮才能完成购买。

随着网红们对于独立于平台,更多分成更多变现渠道,网红经济体系化的需求,网红经济渐渐走入了第三阶段。

一时间涌现了大批全新的软件工具,帮助网红们流量变现,多样化捞金。

Cameo:网红定制个性化小视频

如果你在生日当天,收到你最喜欢的网红跟你说“生日快乐”,是不是一个好到有点不真实的惊喜?

创立于2017年,总部位于芝加哥的Cameo,概念很简单,就是用户可以支付5美元到3000美元的价格,让网红、运动员、明星等人为你录制个性化的视频。

比如说唱歌手Snoop Dogg的要价3000美元:

而Cameo可以从每笔交易中抽取25%的佣金,并采取薄利多销的策略,靠着用户们在社交媒体上的分享,进行口口相传式营销进行用户增长。

这个简单的模式让它在2018年被《时代》杂志评为“年度最天才的50家公司”之一:

他们已完成了超过30万个视频请求,并且也获得了许多投资者的爱。

Cameo在今年7月完成了B轮融资5000万美元,由Kleiner Perkins领投,Spark Ventures、Chernin Group、Bain Capital 等家参投,这也使得Cameo的累计融资达到了6500万美元。

Patreon:大方伸手向粉丝要钱

众筹网站Patreon算是最早一批向YouTube这样的大型平台发起冲击的替代品之一,向网红们展示了直接伸手问死忠粉“要钱”,原来如此赚钱。

Patreon成立于2013年,由室友组合Jack Conte和Sam Yam创立。

Conte本身就是音乐人出身,但在YouTube上有了很多粉丝却也得不到满意的收入,于是创立了Patreon:

平台上的艺术家种类多样,不管是音乐、博客、绘画,还是漫画、游戏、写作,只要你有才艺,都能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

创造者们可以开设不同的粉丝等级,粉丝们根据会员制付费,从而获得不一样的内容。

从普通视频到独家内幕再到私人聊天,网红们赚钱的方式就这样多了起来,平台本身只抽成10%。

平台上“薪水”最高的得主为政治博客主Chapo Trap House,月入95,000美元。

仅5年的时间,Patreon已经拥有了超过4百万名付费用户,为10万名创作者带来了近3.5亿美元的收入,公司估值超4.5亿美元。

Moe Assist:网红自动化专属助理

说到WeWoreWhat,对时尚敏感的小伙伴们肯定都不陌生。它是由纽约时尚博主Danielle Bernstein所经营的账号,目前在Instagram上拥有220万粉丝。

Bernstein做了多年博主,最近给自己增加了一个新头衔 “科技公司创始人”:

她打造出来的,是为了网红们服务的项目管理和支付工具Moe Assist。

和Bernstein自己的助理Moe同名,这个软件正是博主们专属Asana。

目标用户是拥有1000到10万之间粉丝的博主们,他们正处于涨粉的关键阶段,却没有那么多的预算来雇一个完整团队来打理。

Moe可以完成整理内容、收发邮件、管理社交媒体、记账收发票等零碎却又必要的工作,这样博主可以去放心大胆创作,不用担心身后之忧。

Moe目前已经筹集到了120万美元的种子基金,投资者中还包括时尚品牌创始人Rebecca Minkoff。

像Moe Assist这样软件的出现,证明了网红经济已经不再是说说而已。

而是真正走上了专业化之路,包括内容创作、品牌对接等工作都需要规范的流程。

或许这带给我们的思考是:

除了孵化,怎么才能培养博主们的独立性,为他们提供必要的工具,才能让人力用于创造,更为高效和强大。

网红经济突围:独立性、定制化、跨文化

不难发现,前几年大家或许还对网红保持着“很快会过气”这样些许带着嗤之以鼻的心情。

但近年来,热门词“网红文化”渐渐变成“网红经济”,KOL也成为了大家买东西一定会先参考的指标,网红营销大行其道。

网红营销机构Mediakix数据显示,在2017年,70%的营销者都在其营销手段中包括了网红营销。

而2019年全网网红营销活动花费高达80亿美元,这一数字到2020年还会增加到150亿美元。

根据CAGR的数据,中国网红经济市场从2017年到2022年也会有41.8%的增长,网红孵化公司的市场规模也会有38.9%的增长,超过2千亿的规模,前景巨大。

科技创业者们和资本向新兴经济领域的流动,往往代表着这一行业发展的轨迹,或许欧美市场对于网红经济的巨大信心可以对我们有所启发。

首先便是培养网红变现能力的独立性和多样性。

不管是帮网红进行项目管理及支付的工具软件Moe Assist,“网红领英”Influence,网红借贷银行Karat,还是众筹网站Patreon。

创作者们需要的不只是孵化与品牌对接的简单模式,更是需要可持续的良性经济增长,把个人的业务变得更加专业和流程化。

其次则是如何将成功模式进行复制,用个性化和定制化的方式去打造IP。

许多MCN的发展障碍在于试图用打造一个KOL的模式来打造千千万,复制KOL的套路明显行不通。

从平台上来看,每个平台也都有着自己不同的规则。

同样的内容在不同平台有着不同的效果,摸透不同平台的调性对症下药才是良方。

最后便是跨文化IP的打造,虽然中美网红发展套路各有不同,但目前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许多中美博主在跨平台跨文化传播优质内容。

国外许多博主在微博上有了自己忠实的中国粉丝,许多中国博主也成功出海欧美平台。

比如最近爆火的“田园精灵”李子柒,在YouTube上已达到超过9亿观看数的好成绩。

还有主打中西文化结合的短视频内容IP “毒角 SHOW”,在成立一年内粉丝就破了千万。

其背后的运营方MCN二咖传媒,旗下也拥有上百位网红博主,在2018年就完成了4000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独家投资。

跨文化交流的IP如今正是十分火热,或许跨文化的创意碰撞正是国内MCN的一个全新出路。

这个行业的科技浪潮即将到来,创造者们渐渐由“内容”过渡到“内容+商业”的全方位思考,加上凭借着大量的风投资金,各家平台机构也频繁开始整改,试图营造可持续的生态环境。

网红经济下的创业者们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样,中西方的套路是否能碰撞出新的火花,网红是否能长红?

下一个十年见。

 

本文封面图来源:微博@毒角SHOW

本问转载自硅兔赛跑(ID:sv_race),已获授权,版权归硅兔赛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