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币亏钱的美图秀秀:茫然四顾,“她”在哪里?

遥想当初,一些人的念想是美图秀秀可以成为“第二个腾讯”。

崔鹏志 IT时报2021年9月9日

美图秀秀,一个众所周知的修图软件。此外,它还是曾经的智能手机厂商、短视频直播的“旧王”、类小红书的内容社交平台以及高调“炒币”的互联网企业,尽管这些很少被美图秀秀的用户谈起。

上市近5年,美图秀秀换了无数标签。在上市首年的年报中,美图写道:“‘美图的业务模式是什么?’是我们被投资界最频繁问询的问题。”卖手机、打广告两项业务被总结为“打造变美生态链”的布局,而“生态链”即为美图给出的答案。

这是一个很讨巧的回答,无论美图今后决定做什么,只要是“美”的,就仍一切“都在计划当中”。

2016年12月15号,港交所,美图秀秀创始人兼董事长蔡文胜、美图秀秀创始人兼CEO吴欣鸿及美图手机代言人AngelaBaby走上红毯,一同为美图秀秀敲响上市锣声。那曾是港交所近10年以来,腾讯之后最大的IPO,美图以每股8.5港元的价格发售5.74亿股,募得资金达48.8亿港元,折合人民币40.5亿元。

时间来到2021年。8月25日,美图秀秀放出2021年半年财报,总结下场“炒币”的阶段性结果。美图曾在上半年3~4月分三次买入加密货币——31000枚以太币,比特币940.89枚。截至6月底,比特币公允价值减少1.119亿元人民币。

9月6日,美图秀秀股价在2港元左右徘徊,市值只有89亿港元,距离最高23港元的900亿市值,跌去九成。

“生态链”仍方兴未艾,高调“炒币”遭遇亏损。或许资本早已失去耐心,成立于2008年的美图秀秀如今已有13岁,但它远未“成熟”。一直坚持着“她经济”,在快速发展的互联网行业中,美图秀秀越过山丘,或许已无人等待。

“女性手机”的失败

美图秀秀的第一笔学费交在手机领域。

从2016年到2018年,用“智能手机厂商”形容美图公司并不过分,其智能硬件营收占其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93.4%、82.6%以及66.1%,但问题已开始浮现。

美图到底是一家发迹于垂直赛道的互联网软件公司,在做手机这类智能硬件的思路上,仍保持着流量获取的软件思维。美图另一位创始人吴欣鸿曾表示:“我们想做手机的想法没有太大野心,只是想做一个产品的延续。”

据中关村在线数据,美图秀秀第一部手机“美图1”发布于2013年,那是一款分为贝壳白、樱花粉两类颜色的3G手机,前后摄像头均达到800万像素,定价2199元。回顾美图系列手机,中高端定价、唯美外形设计、主打自拍功能是其主要特色,以“美图T9”为例,仅联名限量版就有樱桃小丸子限量、魔卡少女樱等5种。

 图源:网络

在2016年的财报中,美图提出将重点发展高端的T系列手机,而在次年的年报中,又在总结用户增长时增添了“更注重服务目标受众”的说法,这个说法在“美颜相机”的用户策略上更加清晰:“专注服务女性用户”。

在国内手机市场上,无论是小米手机走互联网路线的性价比打法,还是脱胎于步步高的OV下沉市场布局,或许都比美图依靠公司属性“对号入座”来得更加靠谱。当美图逐渐将自己的手机市场囿于女性、自拍需求、中高端等小众领域,亏损接踵而至。

2018年,美图秀秀智能硬件业务卖出18.43亿,毛利率为-3.4%,不赚反赔的形势加上营业成本、各项开支,导致美图迎来上市以来年度最大亏损8.79亿元。

错过的短视频风口

与此同时,美图的另一项明星业务也开始出现问题。

2016年前后,短视频及直播平台“美拍”曾是美图公司重点发展方向之一,其贡献的月活用户数量一直在美图旗下应用中名列前茅。以iOS渠道为例,从2014年5月上线后,美拍迅速登上App Store免费总榜,成为当月全球非游戏类应用下载量第一。

彼时抖音尚未正式上线,快手仍在摸索。而美拍则有张艺兴、范冰冰、TFBOYS等明星轮番助力,捧红了papi酱等短视频元老级网红。在远未饱和的短视频市场前,美拍又一次错失机会。

图源:美拍

2017年的财报中,同样的思路再次出现:“由于我们的受众主要为女性,而其他直播平台的受众主要为男性,因此我们直播平台所面临的竞争会有所缓和。我们继续通过化妆、舞蹈、宠物、美食及旅行等有趣内容为我们的女性用户创造多样、有趣的娱乐体验,以此从其他平台中脱颖而出。”

 

然而,随着抖音、快手两大短视频平台的火热,内容单一、用户集中的美拍逐渐显露颓势。2016年至2019年,美拍月活跃用户数持续下跌,比例逐渐增大:9.9%、13.8%、60.3%、45.8%,其中2018年美拍因内容低俗问题被责令整改,应用全平台下架30天,导致大量用户、网红流失。2019年末尾,昔日破亿月活的美拍只剩下约700万用户。

卖手机、做短视频迎来尾声:美图与小米达成合作,授权后者负责未来最多30年内美图手机生产、销售全流程,并于2019年5月宣布关停手机业务;美拍不再符合“战略重点”,移入其他业务,愈发无人问津。

两笔“学费”泥牛入海,未能为美图带来新的增长点。资本市场或已彻底放弃美图成为下个互联网巨头的希望。遥想当初,一些人的念想是美图可以成为“第二个腾讯”。

千亿市值昙花一现

美图秀秀的千亿市值发生在2017年3月,彼时其股价最高达23.05港元,达到发行价的近三倍。此后股价一路下跌,直至今年9月6日的2.05港元。

上市期间,创始人蔡文胜曾公开表示:“所有人都遗憾错过腾讯,眼看它从3.7港元涨到现在……而这也有可能会在美图身上重演。”他的信心来源于美图秀秀同样庞大的流量——据美图2016年年报显示,旗下应用总MAU(月活跃用户数)达4.50亿。

然而,流量消失了。

2016年,美图整体应用月活数量为4.50亿,最新的2021半年报显示,这个数字已缩减至2.45亿。

国盛证券指出,华为等品牌手机的拍照功能不断强大,用户对美图秀秀等产品的黏性开始下降,美图秀秀的月活停止了增长态势,美颜相机的月活数据则明显下滑。

另一方面,易观智库分析认为,美图缺乏不可替代性,大量用户对工具类应用的随机性需求导致用户黏性偏低,这也是美图盈利模式相对单一的罪魁祸首。

多年来,美图的业务模式一直没能成型,常常“竹篮打水一场空”。面对尚未饱和的市场,它力图“专而精”的打法过于超前,也过于保守。它像是一个四面警惕的拳击手,到真正出拳时却关心起姿态的优雅。

据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美图领域玩家众多,美图秀秀暂居龙头,而紧跟其后的还有抖音系的激萌Faceu以及快手开发的一甜相机,其中一甜相机增速超美图应用平均增速近20倍。

图源:Trustdata

时至如今,美图仍可仰赖的除去类小红书、ins社区的美图秀秀社交平台化的期望,剩下的只有以其子公司“美图宜肤”为中心的AI皮肤检测仪器、在线皮肤医生等新兴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自上市以来,美图秀秀研发支出一直占据总支出大头。或许,这将成为它结束流浪、越过山丘的最后希望。

本文转载自IT时报(ID:vittimes),已获授权,版权归IT时报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1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