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奥运冠军画头像、给吴京做表情包,这届网友靠创作找到商机

2.除了职业画家主动进行奥运相关题材的创作外,奥运期间最大的创作狂欢则来自于网民自制表情包。

新浪财经 徐苑蕾新浪科技2021年8月12日

东京奥运会的赛场外,有一群“忙碌”的画家——他们用电脑画板以奥运题材进行创作,并迅速蹿红网络。

“卡卡的糖朝”是最幸运的一位,这名95后的儿童插画师,仅仅从业2年,作品鲜少被推广,却意外地被奥运会首金杨倩“点名”,杨倩将她的作品变成了自己的微博头像。

谈及这段经历,“卡卡的糖朝”略显激动,她告诉新浪财经,此前作品“点赞数过千都很难”,这一次,“我一个默默无闻的插画师居然和‘双冠王’有了一点点联系!”

这是一类特殊的群体,他们与奥运无关,却因奥运让自己的粉丝数激增,而且还收获到不少商业合作的邀约。但烦恼也随之而至,微博大V、漫画家“大绵羊BOBO”向新浪财经直言,“最近真的有些特别无耻的人‘洗稿’商用。我都会让律师取证,侵权的一定会追究。”

被冠军点名,我之幸;被商家抄袭,我之哀

“我竟然被双冠王翻牌子了,太激动了”,这是儿童插画师“卡卡的糖朝”最新的置顶微博。7月28日,奥运第6天,摘得东京奥运会首金和“双冠”的中国00后运动员杨倩将她的一幅插画作品变成了自己的微博头像。

在这幅作品中,美甲、萝卜头绳、小鸡发夹等细节异常醒目。“之前对运动员的印象,觉得他们就是每天训练,并不是特别爱美,但是杨倩的美甲挺抢镜的,而且托枪的‘肉肉’戳中了我的‘萌点’,所以就画了下来。”“卡卡的糖朝”告诉新浪财经。 

此前,她会固定在微博和小红书等平台上发布自己的作品。但用她的话来说,一来鲜少投放大V进行推广,二来相比起商业插画,儿童插画在行业中比较小众,因此她的作品一直都是不瘟不火,“点赞数过千都很难”。

但一位粉丝将她的“奥运作品”搬运到了杨倩微博的评论配图里,并被网友们高票“顶”到了最前面。“第二天醒来,发现杨倩换了我画的头像,非常的不可思议,我一个默默无闻的插画师居然和‘双冠王’有了一点点联系!”

和“卡卡的糖朝”一样,奥运会期间,不少作者都以奥运作为题材进行了创作。人民日报就发起了“奥运冠军小头像”和“Q版中国军团冠军谱”等活动。在“奥运冠军小头像”话题中,参与的原创人数就达到近370人,话题阅读次数达1.1亿次,讨论次数达2.8万。

微博大V、漫画家“大绵羊BOBO”统计,自己在奥运期间就画了60多个奥运头像。他的作品不仅得到人民日报的关注,点赞数高达10.1万,而且也获得史航、欧阳震华等名人的转发。

新浪财经注意到,“大绵羊BOBO”在作品中紧紧把握住了运动员的人物特点和细节,比如给女乒冠军陈梦的头像多画了一根香蕉,中国乒乓球协会主席刘国梁的头像则拿着他极具标志性的“幸运保温杯”。 

“奥运期间的创作节奏和平时不太一样,平时更新会比较随意,但奥运期间就会随时关注金牌数量,抓紧时间把头像画出来。”“大绵羊BOBO”说。

实际上,奥运题材的画作出圈并不是一件新鲜事。追溯到2016年上一届里约奥运会,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一组和游泳运动员、“洪荒之力少女”傅园慧相关的漫画。这组作品同样受到“本尊”的“点名”,傅园慧评论称,“很好,把本大王的屁屁画的很贴切。” 

作品的走红让作者的生活迎来了些许变化。“卡卡的糖朝”微博粉丝2天内就从约900人上涨至3万多人,商业合作的邀约更是不断。

根据她的介绍,过去的工作主要是对接刊物编辑,给一些书刊画封面或插图,但现在商业的单子多了,有大型银行、政府部门等机构主动找过来,让她帮忙画绘本或者进行IP升级。

“有点忙不过来了,目前已经定下来的商业合作就有3个,因为我只有一个人,只能选一些创作周期短、合作公司比较知名的项目,之后也会考虑再招个助手。”“卡卡的糖朝”说。

不过,侵权问题也随之而来。“大绵羊BOBO”表示,“最近真的有些特别无耻的人‘洗稿’商用。我都会让律师取证,侵权的一定会追究。”

“卡卡的糖朝”则发现,在拼多多和淘宝等平台上,有商家将其作品印在钥匙扣、衣服等产品上进行售卖。根据她的透露,其创作的奥运冠军作品已经在申请著作权保护,目前进展已经在审核的最后几天。

“卡卡的糖朝”称,对于侵权问题,前期会先和侵权方沟通,要求下架相关产品,如果侵权方不执行,则会等待著作权审核通过,然后会对侵权方发起法律诉讼。按照行规,侵权需要赔款。“有一家原本盗图的公司则选择和我签约授权,未来会按销量进行衍生品的分成。”“卡卡的糖朝”说。

吴京最忙,收工了;宣发团队,跟进了

除了职业画家主动进行奥运相关题材的创作外,奥运期间最大的创作狂欢则来自于网民自制表情包。

尤其是吴京一张穿着印有“中国”字样运动服的剧照,被脑洞大开的网友们循环使用二次创作,因此吴京也被网友调侃为本届东京奥运会场外“最忙”的人、东京奥运会中国区“观战吉祥物”以及“非官方唯一指定啦啦队成员”。

吴京妻子谢楠的微博评论区也纷纷被丈夫的表情包刷屏,而吴京本人更是在奥运闭幕当天自我调侃道:“收工了。”

吴京表情包的出处来自于于谦监制主演的电影《老师·好》,吴京在影片中饰演一位体育老师,虽然只是客串出演,出镜时间很短,但这张“万能照片”还是被网友们重新发现,有了二次传播的机会。 

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传媒分析师认为,吴京表情包之所以在网络刷屏,一方面与吴京一直以来给观众的印象有关。通过参演《战狼》《我和我的祖国》等主旋律电影,近年来吴京的硬汉、爱国形象深入人心,正好与奥运会期间人们的爱国情绪呼应。另一方面,印有“中国”字样的剧照非常适合二次创作,只要根据不同场景加上文字元素都非常百搭,而且可以和吴京本身形象形成反萌差,因此可以快速出圈。

除了吴京表情包外,在奥运期间多次登上热搜的国乒队,也成为了网友自制表情包的重要来源。尤其是马龙、许昕和樊振东组成的“龙蟒胖”组合,网友们巧妙地根据球员的不同表情和动作配上文字,足见网友对“国乒喜剧人”的喜爱。 

早在2011年,微信诞生之初,便在其3.5版本中首次推出表情包,当时还是以卡通动画形象为主。后来,诸多网友通过简单的截图和修图软件,让表情包进入图文时代。

而在明星、影视、综艺等流行文化中,确实更容易出现爆款表情包。在前述分析师看来,奥运表情包的走红,更加体现出90、00后“Z世代”强烈自我表达的特质和自我实现感,同时也体现出互联网时代中网民的互动性和能动性。

表情包制作门槛低,但传播快、影响广,而奥运表情包刷屏的现象,更是让商业力量看到了机会。比如近日开播的网剧《玉楼春》就在微博上开展了表情包大赛,显然意在凭借观众创作、交流表情包的方式来给剧集增加热度和互动。

业内人士观点指出,整体上来说,如果衍生表情包是在播出期间走红,绝大多数的宣发团队都会跟进,进一步推动爆梗走红。而如果是在非播出期间,绝大多数表情包会成为艺人自身形象塑造的推动器,吴京奥运表情包就是个代表案例。

本文转载自新浪科技(ID:techsina),已获授权,版权归新浪科技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