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亦凡商业版图盘点:十年赚二三十亿可能吗?

整体而言,吴亦凡要想在过去十年保持平均每年2-3亿收入的难度较大。

马圆圆 张睿深网·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2021年7月20日

吴亦凡事件持续发酵。近两日,随着都美竹持续“爆料”,韩束、良品铺子、立白等品牌纷纷宣布与吴亦凡解约,与其有合作的众多官微也删除相关微博。7月19日上午,吴亦凡发文否认相关指控,其工作室也同时发布微博,称已启动法律追责程序并完成报案工作。

吴亦凡作为娱乐圈顶流男星之一,商业影响力可想而知。2017年福布斯中国名人榜显示,吴亦凡当年收入达到了1.5亿元。而都美竹在7月18日晚的微博中爆料称,吴亦凡在过去十年赚到了二三十个亿。《深网》就其真实性向都美竹和吴亦凡方面求证,均暂未获得回应。

和诸多跨界经营的明星相比,吴亦凡在商业方面的能力究竟如何?吴亦凡在过去十年赚到二三十亿的可能性又有多大?《深网》对此详细梳理了吴亦凡涉足的商业版图。

从公开资料来看,吴亦凡的主要吸金路径与其他明星类似:影视剧拍摄、参加综艺、品牌代言等等,而除此之外,吴亦凡还推出了个人潮流品牌、成立了音乐厂牌、并组建了车队。但除了影视和代言,吴亦凡的商业之路并不成功。

整体而言,吴亦凡要想在过去十年保持平均每年2-3亿收入的难度较大。

参演10多部电影,票房超60亿元

吴亦凡于2014年离开韩国SM娱乐到中国发展。让影视圈新人艳羡的是吴亦凡与SM公司发起解约后一个月的时间里,就被导演徐静蕾选中,成为其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的男主角。需要指出的是,这部电影的编剧是“京圈”的核心人物王朔,这也为2015年吴亦凡参演冯小刚导演的《老炮儿》做了铺垫。

“京圈”资源只是吴亦凡在影视圈“捞金”的开始,在此后的5年多时间里,吴亦凡又参演了《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夏有乔木雅望天堂》、《爵迹》、《西游伏妖篇》及好莱坞电影《极限特工》等。据《深网》不全统计,这些电影的总票房在60亿元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吴亦凡杨紫主演的古装剧《青簪行》能否播出还是未知数。

电影只是吴亦凡“征战”娱乐圈的武器之一,从2017年开始,吴亦凡开始将重心转向综艺领域。当年吴亦凡加盟综艺《中国有嘻哈》担任制作人导师,作为EXO-M的前队长,说唱综艺是吴亦凡的强项,“skr”、“你有free style吗”等网络热词更是让其流量水涨船高。

电影和综艺之外,吴亦凡还发布了《July》《juice》《Deserve》等单曲,并先后在北京、上海、南京等城市先后举办了10多场演唱会。

有流量的地方就有名利。在都美竹事件发酵之前,顶流吴亦凡一直都是国际知名品牌眼里的“香馍馍”。在过去几年里,吴亦凡包揽了路易威登、宝格丽、欧莱雅男士、得宝、立白、乐堡啤酒等众多企业全球品牌代言人,还成了巴宝莉第一位非美国籍全球代言人。

除奢侈品、护肤、消费品、厨卫领域外,从2016年7月开始,吴亦凡就和小米建立了合作关系,曾先后代言过小米MIX 2、小米Note 3、小米5X、小米6X、小米MIX2S等多款手机,2017年7月成为小米手机全系列代言人。

多家品牌终止合作,或面临巨额索赔

7月19日上午8:06,吴亦凡在自己的官方微博表示:“从来没有过什么“选妃”!没有“诱奸”“迷奸”!没有什么“未成年”!如果有这类行为,请大家放心,我会自己进监狱!!我对自己上述的所有话负法律责任!!”

但这一纸声明并没有打消品牌方的疑虑,一大波与吴亦凡有合作的品牌率先发表声明“撇清关系”。

就《深网》统计,截止发稿前,至少有11个品牌宣布终止与吴亦凡的品牌合作及代言。其中,韩束及良品铺子的代言合同还未到期,但这两家公司已经通过官方微博表示,“已经发出《解约告知函》,并停止了相关宣传活动”。

吴亦凡能从品牌代言中获利多少?在知乎中认证为成都艺正数字科技有限公司经纪人的邓权利表示,吴亦凡的代言费1000万/两年。

据AI财经社统计,2021年初,曾有网友爆料称,吴亦凡与路易威登签署的是三年长期合约,数字为2000万美元。此外,2017年时,水星家纺财报曾显示吴亦凡与刘嘉玲合计代言费用达710万元;而2019年时,良品铺子还放出过2500万元签下吴亦凡代言的通稿。

现在知名的品牌纷纷宣布与吴亦凡终止合作,不仅意味着其品牌代言费可能打折扣,还可能面临巨额赔偿。

“这个得看合同的约定,出现这种负面新闻,品牌方有权解除合同,具体赔偿金额也需看当时签订合同的约定。吴秀波,郑爽等明星都有同样的问题”,亚欧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焦春雷对《深网》表示。

除了品牌代言,从2018年开始,吴亦凡开始打造其个人潮流品牌A.C.E。不过从销售额上看,吴亦凡的潮牌并没有做起来。

潮牌销量惨淡,多家关联公司已注销

企查查信息显示,A.C.E运营主体为天津星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幸运如我(北京)珠宝有限公司为天津星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最大股东,占股55%,吴亦凡占股45%。幸运如我珠宝是小米生态链企业,2018年3月,幸运如我(北京)珠宝有限公司获得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之一为小米科技。2018年12月,吴亦凡和小米生态链企业退出人潮流品牌A.C.E,吴亦凡担任该品牌董事、总经理和创意总监。

A.C.E运营并不理想,产品发布后对其定价、用料、做工、设计的质疑声不断,吴亦凡本人不久后退出了股东行业,转由吴林及其关联公司持股。《深网》查看A.C.E天猫期舰店发现,开店三年后,其大部分产品仅售出数十单,销量惨淡。

A.C.E折戟后,吴亦凡在2020年宣布成立音乐厂牌“20XXCLUB”, 该厂牌陆续签下了Regi陈彦希、雾都Wudu、王嗣尧Turbo、林渝植等HIPHOP歌手,今年5月28日,20XXCLUB发布首支单曲《翱翔》。但目前,央视新闻、祝融号等多个媒体账号已经删除了《翱翔》的推文。

今年5月4日,吴亦凡又成立“20XX Racing车队”,还宣布将以老板和选手的身份参加2021亚洲保时捷卡雷拉杯。就在都美竹疯狂爆料这些天,吴亦凡正在参加赛车赛。但随着事件发酵,吴亦凡车队后续能否继续参赛变成了未知数。

显而易见的是,无论是个人潮流品牌A.C.E、音乐厂牌“20XXCLUB”还是“20XX Racing车队”,目前能为吴亦凡带来的实质商业利益还非常有限。

企查查信息显示,目前吴亦凡关联公司仅有厦门亿和运起文化传媒一家企业为存续状态,其余均已注销。该企业吴亦凡持股99.99%,为大股东及最终受益人,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吴亦凡表哥吴林。

企查查信息显示,吴林还担任19家吴亦凡工作室关联公司法定代表人及高管,包括上海凡世文化传媒工作室、北京凡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值得注意的是,吴林多家关联公司已经进行清算、注销。

 

 

本文转载自深网腾讯新闻(ID:qqshenwang),已获授权,版权归深网腾讯新闻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