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再战社交,计划重启飞聊

字节跳动拥有流量和注意力,向交际人口红利深入是必然的动作。

高洪浩晚点LatePost2021年7月8日

《晚点 LatePost》独家获悉,字节跳动此前已在应用商店下架的社交产品飞聊正计划重启。区别于老飞聊聚焦于即时通讯和兴趣爱好社区的定位,新飞聊主打即时性的音频社交。

据了解,团队目前在字节跳动的组织架构中隶属于今日头条之下。

飞聊是字节跳动在 2019 年 5 月上线的社交产品。其最初的模式是,用户通过创建若干个不同主题的群聊小组,吸引有共同爱好与兴趣的用户加入并在组内形成互动。为了降低社交门槛,平台上互为陌生的用户不需要添加好友就可以直接发信息。

字节跳动曾表示,飞聊是其在社交领域的一次尝试。但这次尝试并不成功,飞聊仅在上线之初登上过 Apple Store 社交应用榜前五,一个月后,排名持续走低。

在抖音成功后,字节跳动一直没有放弃在社交产品上的探索。仅在 2019 年 1 月,字节跳动就连续上线了主打图片社交的产品 “心图” 与短视频社交的 “多闪”。前者已经在应用商店下架,后者则成为了附属于抖音的官方聊天工具。

一位对行业深入观察的投资机构合伙人分析,移动互联网的人口红利分三个阶段:流量、注意力、交际人口红利。目前,字节跳动拥有流量和注意力,向交际人口红利深入是必然的动作。

在各类互联网产品中,社交产品的网络效应最强,除非终端被颠覆,否则基本不会被取代,比如微信。

鉴于此,抖音也一直在自己的生态内进行社交功能的尝试。2021 年初,字节跳动中国 CEO 张楠接受采访时曾表示,用户的表达互动需求在抖音内部开始发酵,这促进了抖音的社交。

此前,抖音一直尝试活跃平台上熟人间的互动,但效果欠佳。就在 6 月底,抖音开始放量内测 “最近访客” 的功能。有分析认为,这标志着抖音在社交上的尝试从熟人社交转向了陌生人社交。

不过新飞聊这个模式在国内最终能否成功尚未可知。过去一年,已有小米、快手、映客等公司都推出了类似形态的产品,至今没有一款能够真正跑出。

一位头部互联网公司负责社交业务的人士说,这类产品的开发在技术上并不难实现,决定其成功与否更加关键的因素是国内市场的需求。

“这种模式要求参与者有很强的交流欲和表达能力,但目前来看国内有针对一个议题进行广泛讨论需求和习惯的用户不占多数。”

此外,“语音不比视频和图文,需要配备更多的管理人员,运营的成本也将大大提升。”上述人士说。

 

本文转载自晚点LatePost(ID:postlate),已获授权,版权归晚点LatePost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