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再升级,年轻人又爱上“沉浸式娱乐”

沉浸式娱乐行业未来可期。

方正犀牛娱乐2021年7月6日

“一艘在长江航行的邮轮上,6名玩家围坐在圆桌旁,他们中有女明星、富家少爷、名报记者还有黑帮老大,而圆桌旁赫然躺着一具‘尸体’,‘凶手’就在他们6人中……”

这并不是《明星大侦探》的某期节目,而是今年5月飞猪联合重庆「荣耀号」推出的一款邮轮剧本杀游戏。6月9日,央视网发文《高考结束后去哪儿玩?#重庆推出游轮剧本杀#》将这一项目顶上微博热搜,引发业内外对“沉浸式剧本杀”的广泛热议。

时至今日,各界都在好奇剧本杀还能火多久。

“剧本杀这个行业,不可能总在一个房间、几个人,当做一个桌面游戏来玩,一定需要更多的业态去发展。”某剧本杀从业者在采访中道破了剧本杀目前的困境,局限于“推理小说围读会”的桌面剧本杀对公众的吸引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寻求可玩性的升级、与其它产业的联动才是大趋势。

基于此,如开篇所提的“邮轮+剧本杀”,加之“自然景区+剧本杀”、“民宿+剧本杀”、“剧场+剧本杀”、“主题乐园+剧本杀”正成为新的线下娱乐宠儿。而从本质上来说,这轮剧本杀热潮带动的其实是整个“沉浸式娱乐”业态的复兴。

官方似乎也察觉到这一复兴态势。今年3月29日,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在天津成立了沉浸式剧本娱乐专业委员会,此为“行业首家官方协会”;6月2日,文化和旅游部发布的《“十四五”文化产业发展规划》提出,十四五期间需完成“100个沉浸式体验项目”的目标,正式将沉浸娱乐与城市综合体、公共空间、旅游景区等产业的结合写入官方文件。

事实上,从11年三国杀兴起、到16年前后狼人杀接棒、再到时下剧本杀的爆火,中国年轻人最爱的社交娱乐产品在游戏沉浸感、线下空间利用上逐步拓深。而国内目前所有的线下商业空间(商圈、景区、酒店、主题乐园等)都有与“沉浸式娱乐”结合而重新升级、改造的可能。

这是否意味着,剧本杀的火爆或只是一过渡阶段,涵盖剧本杀在内的整合多元业态的“沉浸式娱乐”才是Z世代今后的娱乐新常态?

从《不眠之夜》到沉浸式娱乐“百花齐放”

沉浸式娱乐其实在2015年就已兴起。

彼时国内先涌现出一批试水沉浸项目的创业公司,如筑梦文化、游娱联盟等,但直到16年年末,上海文广演艺集团(SMGLive)引进了在海外火爆多年的浸入式戏剧《不眠之夜》(英文名为《Sleep No More》),才真正将整个市场提振起来。

《不眠之夜》“观众亦是剧中人”、“跟着演员跑”的强互动戏剧体验在国内圈粉无数,一度演化为上海最热的文化事件。上演四年多,《不眠之夜》平均票价约710元却一票难求,平均上座率超95%,平均复购率超30%,单人最高刷剧次数达惊人的280次。

受《不眠之夜》的启发,一类主打剧情向的“沉浸式+”娱乐项目相继上马,以沉浸式戏剧、沉浸式密室为代表。前者如17年武汉在首演的“长江首部漂移式多维体验剧”《知音号》,后者如16年底首个带有真人NPC的密室《风声剧场》落地北京。

另一类“沉浸式娱乐”走科技向的场景体验路线。来自日本东京的TeamLab的“花舞森林展”是此类项目鼻祖,利用新媒体技术与观者互动,制造浸入式观展体验。TeamLab展同样在16年被引进中国,启发了后来的“故宫清明上河图3.0”等沉浸式艺术展览项目,以及“必胜客莫奈睡莲”等沉浸式餐厅项目。

2018年是沉浸式娱乐的井喷年,那年“文旅融合”成为热词,起因是发改委要求降低重点景区门票价格,倒逼景区寻求新的收入增长点。入驻浙江嘉兴嘉善新西塘古镇的《触电·仙剑城》,就是当年成熟型景区“转型”做大体量沉浸项目的典范。

根据国内沉浸产业头部公司“幻境”发布的《2020中国沉浸产业发展白皮书》显示,我国沉浸式体验项目的数量自16年就有快速增长的趋势,直到19年,国内沉浸式项目已达到1100多项。报告同时透露,2020年中国沉浸产业总产值到达60.5亿。

乘着今年剧本杀的热浪,媒体广为报道的“剧本杀+文旅”新风口引发我们再度憧憬沉浸式娱乐的未来前景。今年5月,大邑安仁在《今时今日安仁》戏剧项目基础上,孵化了集NPC表演、推理互动和机关道具于一体的《今时今日安仁·乐境印象》;上述所提的武汉《知音号》戏剧,也在今年3月被改造成“豪华邮轮互动剧本杀”《谜1938之暗礁》。

今后择一假期和几名玩伴相约去郊外野游,顺便住进某艘邮轮、某座别墅、某一景区中,共破一起阿婆暴雪山庄式的“杀人案”,很可能将是今后都市青年们的节假日娱乐日常。

“沉浸式+”或成Z世代娱乐新常态

沉浸式娱乐无疑是属于Z世代的玩物。

作为“没有穷过的一代”,Z世代(指在1995-2009年间出生、受科技产物影响很大的人)表现出与往代人迥异的消费特征:偏好娱乐型精神消费、不惜高消费以追赶潮流事物、注重生活体验。

某种程度上说,兼具社交性和沉浸感的剧本杀之所以火爆,赶上的正是Z世代消费能力的进阶。而可玩性、趣味度都更高的沉浸性娱乐,可以满足到Z世代未来更多元化的娱乐消费需求。

在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发布的《2020 年Z世代消费态度洞察报告》里曾提到,中国Z世代人群约2.6亿人,他们撑起的4万亿元消费市场,开销占全国家庭总开支的13%。而逐步在社会上站稳脚跟的他们,今后的消费能力只会有增无减。

Z世代对娱乐业态的多元需求也催成娱乐业态的升级。如果从广义上来说,曾经迪士尼内的4D电影可看作沉浸式电影的某一分支,如今Z世代的沉浸式娱乐空间比4D电影的玩法高级、丰富得多,完全可用“Z世代的快乐星球”来形容。

拿近期网易影核操刀的“Planet One 易星球”为例,这家坐落于上海浦西北外滩白玉兰广场,近1300平米的“黑科技”沉浸式休闲娱乐综合体,包含环绕式LED屏电竞舞台、F1电竞赛车与无人机第一视角体验、360度多媒体投影KTV包厢等诸多“沉浸式项目”。

对于渴望新潮、酷炫的Z世代来说,这种科幻感十足的场馆可谓是“打卡圣地”,在休闲时间“抽离灵魂式”地进入这样一个娱乐综合体,体验沉浸式的VR游戏、体育娱乐、派对、餐饮,或成Z世代日常娱乐新常态。

科技加持方面,“沉浸+”与逐步成熟的虚拟现实、人工智能、区块链技术等融合,或可为玩家带去更贴近真实沉浸的情绪波动;“沉浸+”亦可与文旅、酒店、展览、影视等行业无缝联动,于玩家来说是娱乐体验的多重叠加,于商家来说是促成各行各业的多方共赢。

“沉浸+”正不停帮助其它行业打开增长空间想象。拿“沉浸式+度假住宿”为例,华侨城度假酒店管理公司董事长刘溯曾坦言,“未来十年,度假住宿行业不应只是用山清水秀去吸引客流,还应有精神上的获得,因某种精神兴趣和精神向往而来到度假空间。”

与影视产业的“双向输血”

“沉浸式+”与影视产业又能擦出什么火花呢?

事实上,早在国内沉浸式娱乐的拓荒时期,影视人才们就是最早的探路者。TFS超级密室的创始人满毅、梦径超级密室的老板于鲲都曾有在影视圈从业的经历。

满毅的《风声剧场》《芳华已逝》版权皆来自华谊兄弟,从《不眠之夜》得来灵感后,他创造性地将经典影视IP、沉浸式戏剧与密室做融合,自创出游戏门槛更低、大众接受度更高的带有真人NPC的超级密室概念。

作为小说迷加电影迷,于鲲则选择他最爱的《新龙门客栈》作为故事基底,重写NPC人物线、为玩家设计原创角色,打造出9个玩家、8个NPC共享500平私人空间的沉浸场,理论上游戏有70多种结局,意味着玩家可反复复购、多刷该产品。

相比桌面剧本杀,这种“沉浸式剧本杀”充分发挥出影视IP的内容魅力,营造出玩家“住”在电影或游戏里的沉浸感。但只用“剧本杀”定义这类产品是不精确的,本质上它是一个集合了剧本杀+密室逃脱+沉浸式戏剧的综合娱乐项目。

影视IP授权对沉浸式项目的赋能还不止如此。在海外,环球影城曾上线过“超级任天堂主题乐园”,为游客提供“马力欧赛车”相关的沉浸式AR体验;迪士尼则整合旗下星球大战IP,上马过一个星球大战银河护卫舰沉浸式酒店的项目。

近些年来,“三体”、“流浪地球”、“封神动画宇宙”等国产影视IP的兴起,为国内“沉浸式娱乐”与影视乐园的融合提供新的可能性,由大众认知度较高的IP加码沉浸式演出、沉浸式酒店、沉浸式AR游玩项目,或可带动国产影视乐园的拉新、获客。

坦白说,你很难分辨沉浸式娱乐和影视产业是谁成就了谁。一方面,经典影视IP的授权确实是沉浸式娱乐吸引广泛圈层受众的利器;而另一方面,“沉浸+”、剧本杀的兴起解决了很多影视人才的就业问题(高校学生做兼职NPC已成主流从业方向),并赋予了影视乐园、相关影视作品再次被众人关注的流量。

沉浸式娱乐行业未来可期。

 

本文转载自犀牛娱乐(ID:piaofangtoushijing),已获授权,版权归犀牛娱乐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11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