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孩政策来了,67岁老太的“送子”生意又火了

张艺谋妻子“提前完成任务”,67岁老太乘着“三胎概念股”东风,赚得盆满钵满。

蓝妹蓝媒汇财经2021年6月1日

 

67岁老太操持的“送子”生意又火了。

5月31日午间,“三孩生育政策”刷屏。受此影响,港股三胎概念股集体拉升。截至6月1日中午,锦欣生殖报21.3港元/股,市值为534.12亿港元。

事实上,这不是锦欣生殖第一次股价大涨,辅助生殖概念自年初开始就一直较热。尤其是前不久受“郑爽代孕事件”影响,顶着“辅助生殖第一股”头衔的锦欣生殖股价就曾连涨两天。

辅助生殖成新的“刚需”

中国人的“性”福生活让不少资本大佬垂涎。

常山药业喊着“中国有1.4 亿人阳痿”;锦欣生殖则扬言“中国约5000万家庭不孕不育”。

锦欣生殖的主营业务之一,就是向不孕不育患者提供包括人工授精、卵子/配子移植、体外受精-胚胎移植(试管婴儿)等服务。而代孕,正是在试管婴儿的周期流程上进行。

两者的区别在于:胚胎培育完成后,是放在自己的子宫还是代孕者的子宫。

与代孕不同,辅助生殖是“刚需”。

国家计生委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从20年前的3%攀升至20%;世界卫生组织也预测:不孕不育症将成为21世纪人类三大疾病之一,仅次于肿瘤和心脑血管疾病。

而这部分群体,必须借助辅助生殖技术才有机会受孕。

根据锦欣生殖招股书显示,2018年,锦欣生殖治疗了约1.7万名不孕不育的患者,共实现营收9.22亿元。其中,以辅助生殖为主要业务的医院成都西囡医院、深圳中山医院贡献了8亿营收。

前不久,锦欣生殖公布了2020年度全年业绩,相比两年前,公司营收已经增长为14.26亿元,经调整后纯利为3.72亿元。

试管婴儿并不便宜。

锦欣生殖招股书显示,2018年,每例试管婴儿的平均花费超过4万元。相比之下,代孕就更贵了。《21世纪经济报道》联系的一家成都代孕机构表示,“全包65万,选性别85万,再加10万喜提龙凤胎。”

2019年6月25日,辅助生殖成功在港股上市。上市之后,公司股价不温不火。然而,从2020年11月开始,公司股价进入快速上升通道,从约10港元/股的价格,涨到现在22.35港元/股。

尤其是前不久受“郑爽代孕事件”影响,顶着“辅助生殖第一股”头衔的锦欣生殖股价就曾连续大涨两天。目前,锦欣生殖总市值560.45亿港元,较年初上涨近200亿港元。

说起锦欣生殖,就不得不说已经被称为“中国辅助生殖教母”的公司实控人范玉兰。一个最早看到这片蓝海的妇产科医院院长。

从妇产科院长到“辅助生殖教母”

上世纪50年代,成都有家妇产专科医院颇为有名,叫成都锦江妇幼保健院。2003年,范玉兰作为医院院长,着手改制事宜。

早期医改分两派——“政府主导派”和“市场主导派”。

2000年,《关于城镇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公布,“共建盈利性医疗机构”的条目让市场派看到了希望。有些地方开始公开拍卖、出售乡镇卫生院和公立医院。

只是,当时“市场化非医改方向”的论断是主流。在这种情况下改制,范玉兰显然不会成功。不过,正如华泰保险创始人王梓木所说,“适度冒险”是许多企业家的性格。

范玉兰选择带领保健院的医生和其他管理人员团队,成立锦江生殖中心,还促使锦江生殖成为四川首批获发牌照提供辅助生殖服务的机构之一。

2010年,范玉兰通过员工集体持股的方式,成立成都西囡妇科医院,这家主要做试管婴儿的医院很快扬名西南。

回头看来,范玉兰早早拿下辅助生殖各类牌照,极富远见。

2007年,辅助生殖技术审批权下放到省级卫生部门,机构数量爆增引发一系列医疗安全问题。后来,当时的卫生部明令暂缓审批新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刚刚兴起的辅助生殖市场被摁了下去。

辅助生殖相关牌照获取难度很大,符合条件多为公立医院。截至 2018 年,我国获许可的辅助生殖机构共有498家,其中375家持有IVF牌照,公立医院占到90%。

这也使得锦欣生殖上市后,成为辅助生殖医院龙头。根据公司招股书,2017年,锦欣生殖在中国辅助生殖服务市场中排名第三,在非公立辅助生殖机构中排名第一。

不过,范玉兰获得牌照的过程也有瑕疵。“大摩财经”报道,2011-2014年,为了成都西囡妇科医院能获批开展辅助生殖并顺利年检,范玉兰合计送给前四川省卫计委科教处处长苏林21万元。

但这并不影响范玉兰的“送子”生意,也并不影响资本市场对锦欣生殖的“宠爱”。

“生殖焦虑”下的资本宠儿

2016年6月,一个叫王广西的“煤老板”联手中信证券、四川养老基金等,斥资8.8亿元,拿下成都西囡妇科医院49%的股权。

王广西是永泰能源的掌舵人。早年间,王广西下海创业,做的是房地产项目,后来遇到煤炭暴涨,才摇身一变成了煤老板。

完成对西囡妇科医院控股后,王广西和范玉兰开始带着锦欣生殖在资本市场狂奔。先是在2017年6月,收购了深圳中山泌尿外科医院73.98%的股权;后又漂洋过海,收购美国HRC Management 51%的股权。

与此同时,王广西的永泰能源“跑”得更快。到2017年,永泰能源已经整合了至少15家煤炭企业,巅峰时市值超过1000亿元。

急速扩张的背后,是王广西的钱包越来越紧。2018年,永泰能源因债务违约爆雷。王广西不得不出售西囡医院的股权。

管理学家德鲁克曾对通用电气CEO韦尔奇说过一句话:“你手下的公司有没有价值,只要看有没有人愿意花钱买它就可以了。”

愿意为锦欣花钱的大有人在。

2018年8月,王广西将手中的股份分别出让给了包括华平投资、红杉中国、信银投资、药明康德在内的多家投资者,没能等到锦欣生殖上市,错失资本盛宴。

2020年11月16日,高瓴斥资20亿港元大手笔买入锦欣生殖后,锦欣生殖一跃成为港股中的明星股,不仅成功纳入MSCI指数,投资评级也被机构上调,吸金能力再次受到肯定。

锦欣生殖还在2020年业绩报告中提到,2020年,锦欣生殖分别在武汉和老挝获得IVF牌照,进一步扩大了公司网络至中国中部市场及东南亚市场。

事实上,锦欣生殖之所以受追捧,与当代人面临的“生殖焦虑”不无关系。

面对严苛的KPI,996成了“福报”。年轻人压力过大,饮食不规律,女性卵巢过早衰退、男性精子质量下降......长此以往,成为引发不孕不育的原因之一。

按照锦欣生殖预测,到2023年,中国大约有5620万对不孕症夫妇。而辅助生殖这个赛道,目前只有锦欣生殖一家。 

 

本文转载自蓝媒汇财经(ID:lanmeihcj),已获授权,版权归蓝媒汇财经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