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日记、花西子也有“平替”了?

随着新锐国货品牌冒头崛起,它们也逐渐成为仿冒的重灾区。

葱白青眼2021年3月16日
来源:青眼

作者:葱白

作为曝光潜规则、揭露企业黑幕、公布侵权典型案例等保护消费者权益的特殊日子,315在中国早已成为了一个“节日”。

近日,花西子就以此为契机,开展“花西子护花行动”,坚决打击假冒等违法行为。在化妆品行业中,抄袭、仿造可谓是常态化现象。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除了各大国际化妆品品牌遭仿制、假冒外,随着新锐国货品牌冒头崛起,它们也逐渐成为仿冒的重灾区。

打着“平替”的旗号

众所周知,近年来新锐国货美妆品牌有着较为迅猛的发展势头,并推出了不少个性化的产品,正是因为这些爆品集聚了大量粉丝,广为消费者所熟知,也因此成为了不法分子仿制、假冒的对象。

典型如,完美日记旗下的“探险家十二色动物眼影盘”和花西子旗下的“百鸟朝凤彩妆盘”这两款产品,在电商平台上就有不少山寨货。

青眼在拼多多平台以“动物眼影盘”为关键词进行搜索,销售排名第二的商品链接为“完美眼影盘日记动物ins超火锦鲤闪粉珠光防水学生平价替小众品牌”中,所售卖的眼影盘与完美日记眼“探险家十二色动物眼影盘”的外观高度相似,不仅如此,该链接的详情页中还包含了与花西子“百鸟朝凤彩妆盘”外观高度相似的产品。这两种眼影盘的拼单价均仅为15.6元/盘,单独购买也只需29元,且买二送一。

▍截自拼多多
据该店铺客服介绍,这款动物十二色眼影盘的品牌是DIKELU,是完美日记眼影盘的同款平替。当问及产品效果是否与完美日记、花西子一样时,该客户称,“差不多”。

据悉,完美日记和花西子上述两款眼影盘在品牌天猫旗舰店的月销量分别为5万+和1万+,而上述拼多多平台DIKELU品牌的眼影盘,显示已有2.1万人拼单。

花西子曾公开透露,早在2019年5月就发现市场上多个渠道出现了与“花西子”产品高度相似的产品。其中有些直接是高仿假货,全面造假,从产品包装盒到页面视觉等各个方面仿冒产品,甚至伪造花西子所属公司的公章和品牌授权书,假冒防伪查验网站,属于一条龙式制假售假。

不仅是完美日记和花西子,去年走红的COLORKEY珂拉琪唇釉,在拼多多上也能找到高仿款。青眼在该平台上看到,一款名为“COODIVIE珂蒂薇唇釉”的产品,就从外观设计上与珂拉琪高度相似,而该产品的拼单价仅为11.9元/支。

左图截自拼多多上“COODIVIE珂蒂薇唇釉”产品页面;右图截自珂拉琪天猫旗舰店
而一款售价6.9元,名为“键盘指尖九色眼影”的产品,其商品详情页显示品牌名为“米菲思”,不过其外观与国内彩妆品牌玛丽黛佳旗下的设计师品牌“YES!IC”高度相似。此前青眼就报道过,YES!IC至少被6个国货品牌疑似抄袭。
左图截自拼多多平台上米菲思产品页面;右图截自YES!IC天猫旗舰店商品详情
此外,去年12月4日,FlowerKnows花知晓官方微博曾发布公告称,“HOLDLIVE品牌涉嫌抄袭山寨花知晓产品设计外观”,并向HOLDLIVE的品牌方杭州金真贸易有限公司、代工方苏州苏缇卡贸易有限公司等4家相关公司发出了律师函。花知晓在公告中称,“‘Holdlive梦幻粉雾唇膏’涉嫌使用了‘花知晓独角兽丝绒雾感蜜粉’一致的独角兽头设计造型”,而花知晓独角兽系列是该品牌与PrettyRockBaby 品牌一同设计开发的原创彩妆产品。 
截自花知晓官方微博

窥一斑而知全豹,不难看出,新锐品牌被抄袭和仿制的情况已非常严重。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假货蔓延已经严重侵害了化妆品行业的健康发展,而随着新锐国货的走红和直播电商的兴起,拼多多、小红书、抖音等渠道都成为假货流通的重灾区,且屡禁屡犯。

新锐品牌也成打假斗士

由于被仿冒、被山寨的情况时有发生,因此,各新锐品牌也纷纷开启了艰难的维权之路。

例如,2019年10月,完美日记母公司逸仙电商就因义乌市柏妮诗化妆品注册商标“雀臣”品牌旗下的“探险家十二色眼影影盘”,在商品名称及产品包装上均与完美日记探险家眼影系列高度类似,而将“雀臣探险家十二色眼影影盘”的生产企业柏妮诗(委托方)、浙江奥莉力化妆品有限公司(代工方)和义乌市灵秀贸易有限公司(销售方)三方一起告上了法庭。

最终浙江省义乌市人民法院裁定,上述三家公司应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与完美日记探险家十二色眼影盘高度类似的产品,并赔偿逸仙电商经济损失和合理开支共计15万元(详见《冻结100万,赔偿15万!完美日记维权成功》)。

逸仙电商曾向青眼表示,自2019年以来,该公司已在全国各地发起了针对不同的侵权人提起的诉讼维权。

据花西子发布的信息显示,2020年该品牌累计收到全网平台举报的侵权链接多达10801条,提起侵权诉讼300多起,已联合公安部门抓获涉案嫌疑人34人。

去年7月16日,花西子还联合公安机关在浙江某市捣毁一处重大假货窝点。该行动共查封1家店铺及2个仓库,涉及花西子、SK-II、Dior、雅诗兰黛、M·A·C等国内国际知名化妆品品牌产品数万个,涉假案值高达千万元。

新锐国货品牌开始成为被仿制、假冒的对象,从侧面证明国货美妆整体确实进步了。然而,假货、山寨产品对品牌的伤害也是不言而喻的。

严重的将判刑

值得关注是,随着《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下称新条例)的落地实施,不论是国家和地方的专项整治行动,还是政策法规对化妆品行业做出规范要求,都预示着化妆品制假售假将无处遁形。

据悉,早在去年10月,市场监管总局、中央宣传部、工信部等14家网络市场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成员单位联合发布发布2020“网剑行动”的整治通知,重拳打击不正当竞争行为、集中治理网上销售侵权假冒伪劣商品等内容。

据青眼不完全统计,仅今年以来,就有近10个化妆品制假货或售假的窝点被查获。例如,今年1月份,广东省潮阳法院审理了一起假冒注册商标化妆品案,涉案价值超104万元,涉及雅诗兰黛、SK-II、安热沙等品牌;同月,兰州市公安局也查获了一假冒化妆品窝点,涉及的化妆品达1.8吨等。

与此同时,国家对化妆品制假、售价等行为的处罚也愈加严厉,情节严重的或将被判刑。典型如,今年3月,江苏江阴法院对一起假冒化妆品案进行一审宣判,被告人管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罚款22万元。

被查获的化妆品(图片来源:扬子晚报)
不仅是国家在重拳治理,平台自身也在加强对假冒产品的管理。今年1月25日,小红书公布了2020品牌知识产权治理情况,过去一年,通过“机器拦截+人工审核+举报响应”三重机制,平台向权利人提供假冒类线索超过3万条。此外,小红书还宣布2021年启动品牌知识产权保护专项“熊猫计划”,该计划将协助品牌严打假冒类笔记,尤其针对知假引流的营销号进行断流封号,并每月公布治理成果。

打假不止在315,随着监管收紧及平台自检的进行,仿冒、制假售假化妆品等行为也将得到进一步遏制。


本文转载自青眼(ID:qingyanwh),已获授权,版权归青眼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