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敲钟!开盘暴涨194%,两位80后创始人身家均超千亿

上市后的快手,会露出更锋利的爪牙吗?

章航英天下网商2021年2月5日

2月5日上午,快手正式登陆港交所,股票代码1024。开盘报338港元,较发行价115港元上涨193.91%,市值1.39万亿港元。

快手这次很“快”,从递交IPO招股书到上市才三个月。而伴随快手的上市,其与抖音的“短视频第一股”之争也落下了帷幕。

成立于2011年的快手,起初只是一个动图工具类产品,此后一路升级,加码短视频、直播、社交、电商,如今已形成一个庞大的线上“生态”。

快手给自己定义了三重身份:

第一,在全球范围内,快手是以虚拟礼物打赏流水及直播平均月付费用户计最大的直播平台;

第二,按平均日活跃用户数算,快手是世界第二大短视频平台;

第三,按商品交易总额GMV算,快手是世界第二大直播电商平台。

截止2020年11月,快手日活超3亿,电商GMV超过3000亿,营收超500亿。

招股书显示,IPO前,快手创始人、CEO宿华持股12.648%,创始人、首席产品官程一笑持股10.023%,银鑫持股2.422%,杨远熙持股2.069%。早期投资方五源资本持股16.657%,腾讯投资持股21.567%。若按上市后市值计算,两位80后创始人的身家均超千亿。

2月4日早间,快手公布了最新董事名单及其职能。去年12月退休的前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也在其中,他将出任快手独立非执行董事。

快手吃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红利,走过了行业繁荣生动的十年。如今上市,它开启了新的阶段,但它能撑起万亿市值的期待吗?

快手的两个灵魂人物

快手离不开两个灵魂人物:1982年出生的宿华和1983年出生的程一笑。
 
程一笑是辽宁铁岭人,毕业于东北大学软件学院,曾就职惠普和人人网。2011年,他做了个人动图GIF软件,用户可以制作和分享动图。
程一笑
五源资本(原晨兴资本)合伙人张斐是快手第一个投资人,他们投了200万元占股20%,帮程一笑成立了公司。张斐后来接受《捕手志》创始人李曌采访时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类人,在现实社会中交际、表达受挫,但他们对如何在虚拟世界里表达自我的认知是超越其他人的,做社交类产品有天然的优势,程一笑就属于这一类人,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产品经理,很多认知非常独特。
 
后来,张斐建议程一笑找CEO来互补。他们花了很长时间谈妥一位在视频领域做得不错的人,但这位女士最后关头改变了主意。
 
宿华出现了。他出生在湖南湘西一个土家小山寨,毕业于清华大学软件学院,在谷歌搞过机器学习在搜索中的应用,之后被李彦宏挖到百度做“凤巢”机器学习系统的架构搭建。后来他创业,卖掉过一家公司,再搞社会化电商项目“圈圈”但失败了。
 
张斐回忆,宿华关掉圈圈后去上海找他谈了一天。宿华找方向难,程一笑找人难,他就想到将两人撮合在一起,结果两人很投缘。
 
为了吸引宿华和新团队加入,程一笑原团队和五源资本分别稀释了一半股权,凑出50%的股份给新团队。2013年11月,宿华出任快手CEO统管公司,程一笑负责产品。
 
快手自此不断迎来爆发。宿华曾经在《天下网商》主办的新网商峰会上说,快手做视频社交领域的时候,社交实际上已经是一个非常拥挤的行业,但快手选择为那些年轻的、热爱分享的普通人服务,在快手,生产者和消费者是同一批人,并通过推荐算法去连接内容和用户。

营收主要靠直播,老铁们每月打赏超1亿

随着商业化的进行,快手的营收增长较快。
 
2017年~2019年,快手的营收分别为83亿元、203亿元、391亿元,而2020年前11个月,其营收已达525亿元。
 
营收虽然增长,但快手面临两大问题:一是持续亏损,二是过度依赖直播。
 
2017年~2019年,快手净亏损200亿、124亿、197亿,而2020年前三季度净亏损达974亿元。
 
快手称,亏损加剧主要由于营销费用的大幅增加。其广告及推广开支费用从2019年前三季度的53亿元,上升到2020年同期的191亿,营销支出占比从19.4% 猛增至47%。
 
然而从数据看,推广费起到的作用并没想象得大。截至2020年11月30日,快手月活用户相比于两个月前反倒下降了,日活也只增长了100多万。
 
目前,快手的收入主要来源于直播、线上营销服务(广告)、其他服务(电商、网络游戏等)三部分,其中直播收入是公司主要营收来源。
 
2020年前三季度,直播收入占比62.6%,上年同期为84.1%。尽管占比有所下降,但依然是顶梁柱。
 
直播业务是快手从短视频平台衍生出的“原生业务”,即向观众销售虚拟物品,观众买了虚拟物品后可在直播期间将其作为礼物送给主播,快手和主播进行分成。
 
2020年前三季度,快手直播收入约253亿元,由此测算,平均每天从老铁们身上入账9376万元。这还只是快手的分佣,如果加上主播的分成,数字更为庞大。也就是说,老铁们每天在快手上打赏超1亿元。
 
快手直播平均月付费用户数量持续增长,2017年至2019年分别为1260万人、2830万人、4890万人,2020年前三季度为5990万人——增长速度有所放缓。
 
快手的用户数量在扩大,单个用户的商业价值却在缩小。自2018年开始,老铁们每月每人平均打赏金额持续下降。2019年前三季度直播每月付费用户平均收入52.5元,到了2020年前三季度,这个数字下降到47元。
 
快手解释,这是因为用户基础迅速扩大,而新用户一般需要一段时间才形成付费习惯,要通过培养用户习惯和提升整体用户体验来提高每月付费用户平均收入。
 
这或许是快手成长过程中必须经历的“阵痛”。
 
快手从下沉市场起家,“老铁文化”构筑起主播与粉丝之间的信任铁墙,用户打赏意愿高。不过,随着快手用户基础不断扩大,电商和广告业务发力,平台上亲密的关系纽带受到冲击,用户打赏热情或将越来越低。
 
打赏全凭老铁对主播的喜好,充满随机性。这意味着直播这项业务有着不确定性,快手在营收上急需摆脱“直播依赖症”。

寻找第二增长曲线:广告和电商能成吗?

直播之外,快手发力在线广告和电商业务。
 
2017年,快手线上广告营收3.9亿元,占比4.7%,2020年前三季度已升至133亿元,占比32.8%。其日活用户的平均线上广告收入由2017年的5.9元一路增长为2019年的42.3元,2020年前三季度进一步增长为50.9元。
 
数据看似不错,但比较起来却略为逊色。
 
此前,腾讯科技援引外媒消息称,字节跳动2020年在中国市场的广告营收将达到1800亿元,其中抖音贡献近60%,大约为1080亿元。
 
快手和抖音广告变现能力的差距,或许和“下沉”基因有关。相比于抖音的“潮流”“精致”,“老铁文化”不容易受到品牌商的青睐。
 
而快手想要在广告上有大的突破,也有难度。在中国线上广告市场,领先者是阿里、腾讯、百度、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公司,盘子已定,想要分一杯羹,必须虎口夺食。
 
再来看快手电商。
 
2018年8月,快手推出电商业务,当年GMV不到一亿。招股书披露,2020年前11个月,快手电商GMV为3326亿元。
截至2020年6月30日,快手平台上开展了近10亿场直播活动。如今,快手直播电商日活突破一个亿,平台上商家超100万。2020年上半年,快手买家平均月复购率达60%。
 
尽管体量庞大,想要让电商成为“现金牛”却为时尚早。在快手财报中,电商收入甚至不能被算作一个单独类目,而是和游戏及其他增长服务合在一起称为“其他服务收入”。
 
2020年上半年,快手营收253亿元,“其他服务收入”占比3.2%,不到8亿,电商营收更少,业务仍在培育阶段。
 
快手头部主播辛巴“直播卖假燕窝”这一事件,也让“信任”开始破裂。这一破坏需要长时间弥合,除了引入更多MCN机构,孵化专业主播,优化主播结构之外,快手也需要在“货”上补齐短板。

快手vs抖音,短视频第一股的焦虑

尽管领先抖音成为“短视频”第一股,但并不意味着快手可以松懈。
 
就其本身而言,存在版权隐患。2月1日,快手上市前,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发出《关于要求快手APP删除一万部涉嫌侵权视频的公告》,称快手未经允许使用的录制音品数量1.55亿个,涉嫌侵权的主要内容是短视频的背景音乐。
 
而此前,快手已收到过类似指控。
 
快手和抖音的竞争,则呈现胶着态势。
 
流量——用户数和活跃度——是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根基。快手对此有着清楚的认识,其在招股书写到:我们的业务倚赖我们扩大用户群及提升用户参与度的能力。
 
根据招股书,2020年前三季度,快手的全平台日活用户数为3.05亿。同一时期,抖音的日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了6亿,几乎是快手的两倍。
快手不是不着急。
 
“我们看到了深深的隐患:在长大的过程中,我们的肌肉开始变得无力,反应变慢,我们与用户的连接感知在变弱。”
 
2019年6月,宿华和程一笑发出联名内部信,打响“K3”战役,制定了春节前实现3亿日活跃用户的目标。自此,佛系的快手开始变得“狼性”,“老铁666”也变成了“老铁996”。
 
这都是被对手抖音逼出来的。抖音比快手晚成立五年,却跑得比快手更快,“先行者”快手变成了追随者。
 
为此,当时快手投入40亿元与2020年央视春晚达成独家合作。
 
2020年农历春节前后,快手达到了3亿日活的目标。这次重金投入的“保卫战”虽然收到了期盼中的效果,但抖音也向前了一步,日活超4亿。
 
《中国移动互联网2020半年报》显示,当年6月份移动互联网的月活跃用户11.55亿,其中短视频行业月活跃用户达到8.52亿。有数据显示,抖音和快手已经覆盖国内87%的互联网用户。
 
存量世界的竞争异常残酷。抖音海外版tiktok遇挫后,必将更重视国内市场,这意味着快手也将面临更大的压力。如今,抖音成为2021年春晚独家互动合作伙伴,将发出12亿红包,快手如何应对?
好在,快手抢先一步上市,“短视频第一股”这一身份能带来资本的加持。
 
此前,快手透露此次IPO预计募集资金净额412.76亿港元。关于募资用途,其中约35%将用于增强公司生态系统,30%用于加强研发及技术能力,25%用于选择性收购或投资产品、服务及业务,10%用于营运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
 
快手表示正积极开发其他变现机会,通过提供网络游戏、在线知识分享及其他产品和服务让收入来源更多元化。
 
上市意味着充足的资金,资金意味着弹药。上市后,摆脱佛系的快手,会露出更锋利的爪牙吗?
 
本文转载自天下网商(ID:txws_天下网商),已获授权,版权归天下网商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