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疫情阻杀的“剧本杀”,2021年会迎来井喷吗?

2021年,“剧本杀”真的会成为线下娱乐的新风口吗?

内娱组文娱价值官2021年1月8日
社交游戏新宠“剧本杀”,在2016年登陆国内市场,从早期的类“狼人杀”桌游店逐渐发展成实景布局的专营店。到2019年,迎来了市场规模突破100亿的快速增长期。但行业预测的爆发期,却在2020年初突遭疫情阻杀,近半年的停摆,“剧本杀”门店的关停潮和重装潮,倒逼整个行业提前进入转型升级期。
伴随着下半年线下娱乐的复苏,“剧本杀”成为其中不容小觑的新兴力量,截止2020年12月底,据美团的不完全统计,全国剧本杀门店数量已经突破3万家,线下体验玩家人数超过3000万沉浸式剧场,和文旅+“剧本杀”等新玩法也带动了相关产业链的发展。据此风向,央视财经频道专程制作了“剧本杀迎来井喷期”的专题报道。2021年,“剧本杀”真的会成为线下娱乐的新风口吗?

 “剧本杀”蕴育的全新产业链

2018年的下半年,玩家郭玮以工作两年的积蓄15万元,在成都开了一间名为“无名“的“剧本杀”门店,从最初的10个盒装本起步,配上桌游棋牌游戏机,再售卖一些饮料零食,这家开在居民楼里的小店,只用两个月时间便实现了收支平衡,第8个月就收回了成本。但到2019年年中,郭玮开始感受到行业竞争的激烈,周边越来越多的门店开张,且规模都越做越大,他还在犹豫着要不要改装门店之际,全国各地疫情爆发,在零收入三个月后,郭玮决定关掉门店。

“前几年做‘剧本杀’的门槛很低,简单装修,基础道具加几个本子就能入场,但玩家的需求在不断提高,除非你有特别好的本子,否则在市场越来越拥挤的环境下,我们这样的小店是不太有竞争力的。“

剧本杀门店的剧本墙
关掉实体店的郭玮,却没有离开“剧本杀”行业,身为资深玩家的他,开始尝试以编剧身份来创作剧本。因为在经营门店期间,他就发现,剧本是这个行业的核心,一个剧本的好坏可以直接影响门店利润,而剧本创作者赚的钱可能比开店要多。以10月4号在线上平台首发的《拾伍》的剧本为例,538块,现在已卖出两千多本,短短时间,作者就分到了30万稿费。事实上,在目前的市面上,一些好的剧本的版权甚至能卖到上百万元。

郭玮开始全职创作后,已陆续完成了3个剧本,卖的最好的是“搜证型”剧本《1921》,通过工作室售出的价格是18000元,目前已经卖到了20多个城市的剧本杀店,每卖出一套,他可以分到几千元,这样的收入可以保证他一年只推出几个剧本就能养活自己,比经营实体店要轻松很多。郭玮向文娱价值官透露,剧本的价格会根据售卖方式的不同,进行不同定价,同一座城市只有一位店家可以购买的“独家剧本“一般约在3000-5000元左右,所有店家都可以买的盒装本售价约为400-500元。

据郭玮介绍,目前剧本杀的编剧大部分都是玩家出身,或者推理小说爱好者转型而来。因为疫情原因,一些在影视行业的专业编剧也加入进来,但总体比例不大。相比常规的小说创作,“剧本杀”需要较强的推理和逻辑创作能力;剧本中的人物,性格经历要丰富,人物之间要有密切的交集,不能有事不关已的边缘人物。而作为初创作者,郭玮的创作技巧是,找国外冷门的推理小说,将几个小说的内核揉在一起,形成一个全新的体系。当然,他也在从头系统的学习编剧,为原创做准备。

郭玮的女朋友小周学的是配音专业,最近也加入到当地一个小剧团模式的“剧本杀”门店,以兼职主持人的身份参与演出,单场会有几百块的收入,她准备邀请赋闲的话剧团演员朋友一起来参与,作为兼职,也算一份不错的收入。

与“剧本杀”相关的新业态正蓄势待发,从上游的剧本创作、发行公司、文化行业,到剧本印刷、制作游戏、服装、道具等制造业,再到主持人、NPC等辅助性的服务人员,作为一个新兴文化产业,“剧本杀“已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并为越来越多的人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

剧本杀=cosplay+捉迷藏?

 “剧本杀”脱胎于英国真人扮演推理游戏“谋杀之谜”,玩家通过分饰剧本中的角色,围绕剧中案件展开推理,还原人物关系,挖掘证据,找出凶手。

2012、13年,国内开始有玩家将其当作派对中的娱乐项目,在小范围内推广开来。直到2016年3月,芒果TV的《明星大侦探》开播,这款明星推理真人秀,让剧本杀游戏在国内迅速风靡。

国产化的“剧本杀”游戏,一般每场玩家5到8人,单局游戏时长少则4小时,多则7小时,玩家并不会因自身饰演的角色“死亡”而提前出局。与“真人密室逃脱”不同的是,“密室逃脱”的重心是放在实景体验与机关破解之上,而剧本杀的主要任务则是剧情演绎与逻辑追凶。

数据显示,中国线下娱乐2019年总体市场规模达到5000亿元,连续多年保持约15%的年均增长率,接近50%的90、00后每周至少参加一次线下娱乐。而“剧本杀”的玩家,就多集中在90到00后人群。对于那些背负着巨大工作压力的社畜们而言,周末的‘剧本杀“聚会可能就是一周里最大的盼头。

在游戏的规则之下,每个人都可以扮演不同的角色,这可以让大家跳出生活中的固定人格,用几个小时的时间,去体验与现实中的自己皆然不同的人生。而在进入角色时,还可以把自己平时隐藏的或是没有注意到的强烈情感调动起来,这种情感宣泄也是年轻人爱上‘剧本杀’的原因。当然,还有很多的年轻人是选择通过剧本杀来进行娱乐社交。

庞大多元的剧本储备,能满足各种类型玩家的需求——新手有入门本;女孩子多,可以玩沉浸本;喜欢玩恐怖密室,有实景搜证房和NPC等着你,还有古风、日系、西洋等各种COSPLAY版本的剧情。

在央视财经的采访中,疫情后,大众对线下娱乐的需求爆涨,口碑好的剧本杀门店均供不应求,以上海某侦探推理馆为例,一天两场的情况下,10个房间一天就是20场,现在双休日基本上都是40场满场。

不仅是线下,线上“剧本杀“同样火爆,疫情宅家期间,剧本杀APP“我是谜”在原有千万月活用户的基础上增加了20%的用户,服务器甚至一度崩溃。资本也嗅到这一商机,天眼查显示,截至2020年,“我是谜”已经获得5轮融资,其中2018年公布的2轮融资均为数千万元人民币。

文旅+“剧本杀”将成新风口

 而随着大量玩家和店家的出现,剧本遭疫情阻杀的“剧本杀”,2021年会迎来井喷吗?

杀行业内部开始出现巨大的变化,不少头部店家朝着更高深的方向进行新的尝试。除了单纯的推理型桌面剧本,更出现了注重场景搭建、主打精美场景的店家,开始往沉浸式剧场迈进。

由上海文广演艺集团携手英国碰撞公司一同打造的《不眠之夜》,就是时下在上海年轻人群体里人气最高的一个娱乐项目。晚上六点半,观众会在位于北京西路的麦金侬酒店排起长队,之后,他们将戴上白色面具,在3个小时里,与24个角色相遇,并跟随身怀现代舞绝技的演员,穿梭在布置精巧、暗藏玄机的90个房间,探寻其中的秘密。

由于观众跟随的演员不同、行走的路线不同,每个人每一次都会有独一无二的体验。所以,重复观剧观众超过六成,有人甚至创下了刷剧近300次的最高纪录。而在观众的组成比例中,可以看到除了上海本地人,长三角地区的观众占比近15%,甚至有3%的游客,是专程打飞的从海外过来体验。

成都青城山一家“剧本杀”店,于2019年6月打造了当时全国独家首发的两天一夜沉浸式实景探案,不少玩家被这一新模式吸引,周末可预约档期都排到半年以后。无独有偶,湖南渔窑小镇将于2021年大年初一到初七上线一个百余名NPC参与、覆盖面积300亩的七天沉浸式剧本杀体验,七天景区套票售价4299元。在美团、携程、小红书等APP上,可以搜索到全国各地都有非常多类似的“剧本杀”门店,对跃跃欲试者来说,借着玩“剧本杀”与好友一起走遍天下,未尝不是一种全新的文旅体验。

近年来,以“沉浸式剧本杀”、“沉浸式戏剧”为代表的一系列“沉浸式”体验产品,正在逐渐占据原有的文娱消费场景。“剧本杀”虽然是新兴行业,但因为消费主力集中在18-35岁,且线下社交是刚需,所以它的前景被一致看好。目前全国虽已有超过3万家不同规模的“剧本杀门店,但这个市场还远未饱和,无论是“剧本杀”门店本身,还是上下游产业都还有很大潜力和发展空间,尤其是疫情给了行业加速转型升级的机会,复苏后的增长数据,也让我们看到了这个行业腾飞在即的可能性。

结语

文娱价值官预计,在2021年,剧本杀将从非主流市场走出,进入到主流的大众市场,而它是否能取代传统娱乐业态,成为新的主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2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