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紫妈妈参投《亲爱的,热爱的》,“带资进组”将成90后花旦常态?

娱乐独角兽
2019.07.29

明星

杨紫妈妈参投《亲爱的,热爱的》,“带资进组”将成90后花旦常态?

90后花旦们正在致力于完成多重身份的蜕变。

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点击右上角“分享”

小甜宠剧《亲爱的,热爱的》的高燃逆袭还在继续。持续登顶剧集热度榜榜首之外,该剧微博同名主话题超280亿,9天内阅读量上涨180亿涨势惊人外,更是碾压包括《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等一众爆款大剧,登顶剧集话题阅读量之首。

剧里韩商言和佟年甜蜜不断升级,李现和杨紫也走到了大众视角下,前者微博涨粉近千万,成为七月最火热的“现男友”,后者则稳坐暑期档女神宝座,成为90后收视女王第一人。更重要的是,在《亲爱的,热爱的》出品公司列表里,不少人惊喜的发现杨紫的身影——

霍尔果斯星永灿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永灿),是该剧的联合出品方之一。企查查显示,该公司注册资金为300万,其中杨威担任公司法人,占股80%,马海燕出资20%任公司监事。值得注意的是,马海燕为2019年5月新增股东,同一时间原占股20%的杨紫退出,在此之前杨紫一直是公司第二大股东。不过杨威、马海燕正是杨紫的父母。

根据网络公开的信息,《亲爱的,热爱的》第一大出品方华策影视投资占比高达90%来看,星永灿的投资占比并不会太高,不过关联公司参投杨紫主演影视剧,仍然被视为资本场的“我家有女初长成”。更重要的是,在杨紫父母公司参投《亲爱的,热爱的》背后,是剧集市场的话语权交割进行时。

对于杨紫而言,这并不是父母公司首次参投主演剧集,早在去年的《香蜜沉沉烬如霜》(下简称《香蜜》)已初现端倪;对于整个市场而言,无论是暑期档90后演员抢占话语权,还是随之而来的资本场态势上扬,都意味着90后演员尤其是头部花旦,正在全方位的对以85后花旦为代表的前辈们展开狙击战,抢夺市场。

出资377万、“三入两出”  “国民闺女”的简单资本场

明星背后公司参投影视作品,扶持影视新人,上演真实版财富剧并不罕见。不过相比头部演员名下动辄七八家公司,杨紫的资本版图极其简单:目前杨紫名下仅有一个永康萨朗影视文化工作室(下简称工作室),她持股100%任法人。和大花、85后花旦们签约扶持年轻艺人不同,上升期的她也并未将心力投注在此。

而这还要从杨紫国民闺女到新晋荧屏女神的“翻红”路径说起。这其中最重要的分水岭当属古装仙侠剧《青云志》和火爆一时的话题大剧《欢乐颂》,巧妙的是,这两部剧分别对应了杨紫投资意识的“觉醒”和走红路线的开启——

《青云志》播出于2016年,虽然该剧带来了杨紫粉丝和赵丽颖粉丝的长期“撕扯”,但当事人双方携手在横店开了一家名为“乐鱼”的烤鱼店,店中价格亲民、装修少女化等也曾是明星副业的一时美谈。更重要的是,也是这一年,杨紫有了一个新身份:她开始以股东身份出现在传媒公司中。

企查查显示,2016年6月杨紫成立工作室,同一月她入股成为福建时代众乐影视有限公司(下简称时代众乐)的股东;次年1月她和父亲杨威投资300万成立了星永灿。集中性的布局不难猜测她想要在资本市场分一杯羹、或者在表演上更有自主权的想法,只是截至目前这三家公司也是所有和杨紫有过牵扯的影视公司。

甚至在不久之后,杨紫又以“雷霆撤退”的姿态淡出资本场。2017年5月,入局时代众乐不到一年,杨紫便从其中退出,母亲马海燕成为新增股东,占股6.91%,认缴出资77万。今年5月,杨紫从星永灿“撤出”,股权同样由母亲马海燕接手,“三入两出”之间,杨紫的身份更加简单:演员。

而这一系列变动也与她的演员身份相对应。2017年的《欢乐颂》,是杨紫的又一次蜕变,虽然该剧为她打上了“本色出演”的标签,但不可否认邱莹莹的角色鲜活灵动,让人真正开始注意到国民闺女杨紫的蜕变归来。尤其是2018年的《香蜜》和《天乩之白蛇传说》,演员杨紫这个身份不断被“深刻”。

有趣的是,虽然在资本场“三进两出”,不断将重心向表演倾斜,但一番操盘之后杨紫仍然搭建起了自己的独特投资版图:以演技为支撑,以父母为“依仗”,在表演和资本上形成良性互动。

从《香蜜》到《亲爱的》  “带资入场”也将成90后花旦常态?

明星参投影视公司,最直接的表现便是参投自己出演的影视剧,增加话语权的同时也在其中分得一杯羹。作为这两年剧集市场异军突起的头部花旦,杨紫的收视保障和吸金能力频频借助大剧得以验证,星永灿和时代众乐作为其父母名下及参投的公司,自然也要为爱女保驾护航了。

公开资料显示,去年暑期档爆款剧《香蜜》的第三大出品方正是杨紫母亲马海燕担任股东的时代众乐。值得一提的是,杨紫之外,时代众乐还借助这一项目成功向市场推出了月下仙人扮演者夏志远、邝露扮演者杜雨宸等多位影视新人,在市场上打响了名号,可谓是多赢之举。

除此之外,去年时代众乐掌权者还曾透露将参与《亲爱的,热爱的》(原名《蜜汁炖鱿鱼》)的联合拍摄,不过目前来看其并未出现在出品方名单中,反而是杨紫爸妈名下的星永灿成为联合出品方。其中变化不可知,不过星永灿年报亦显示在2018年对外投资上海剧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该剧最大出品方和版权所有方。

虽然《香蜜》《亲爱的,热爱的》都是毫无疑问的市场爆款,但是时代众乐和星永灿都是参投影视项目路上的初行者,杨紫更是其中的引领者。而这条以父母亲情为捆绑的投资链条,似乎也比利益之交更为稳定和深刻,不过目前看来,这种绑定还仅限于剧集市场。

在85后花旦集体失落的暑期档,杨紫实现了绝对的霸屏。《亲爱的,热爱的》屠屏剧集市场之外,7月26日她担任常驻嘉宾的《中餐厅3》已然登陆湖南卫视,而8月1日和2日她参演主演的电影《烈火英雄》《沉默的证人》也进入到如火如荼的前期宣发阶段。但是除了剧集场上微露资本布局外,其他领域杨紫仍然只是演员,当然这也和各个市场演员话语权相关。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带资入场”早已不是当初简单的贬义词,而这场已然两度试水成功的路径,未来也必将成为杨紫参演的剧集常态。如今待播的她和马天宇主演的《我的莫格利男孩》,同样是华策影视克顿传媒旗下的子公司出品,杨紫是否入局资本场尚是谜题,不过也同样备受瞩目。

而回归90后花旦场,或许和85后杨幂、杨颖等的布局相比,她们还只是“小打小闹”,但随着周冬雨担任《春风十里不如你》《幕后之王》联合出品人以及周冬雨影视文化传播新沂工作室作为出品方投资《阳台上》、郑爽斥资千万入局影视投资并担任《我的保姆手册》艺术总监,再加上如今的杨紫,不可否认,90后花旦们正在致力于完成多重身份的蜕变。

只是这场话语权的交割,归根结底还是立足于表演和内容本身,毕竟所有的资本追捧看重的是投注市场的影响力和变现力,单向的加持必然不能长久。就杨紫而言,无论是她快速撤出、以亲人为绑定的“简单资本场”,还是早早起步、刚刚进入高速跑道的表演场,都希望她能始终保持初心,越来越好。

 

 本文转载自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版权归娱乐独角兽所有,不代表CBNData立场。已获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版权提示】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

相关推荐

反馈
客服
customer-server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星数 BRIGHT DATA

为你提供趣味新颖的明星热点资讯和最专业最深度的明星消费数据分析。

star-rank-Q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