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现在的电视剧都喜欢给男明星组CP?

郑小玲娱乐产业
2019.07.19

明星

为什么现在的电视剧都喜欢给男明星组CP?

得CP粉者得天下。

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点击右上角“分享”

别问,问就锁住,别说,说就上头。

追剧女孩的日常,前一秒还在为肖战和王一博之间的“小学生吵架”呐喊,后一秒就能为李现和杨紫甜甜的恋爱上头。

而无论是“忘羡”还是“童颜夫妇”,追逐他们的网友们,有一个统一的名称——CP粉。

粉丝创作

近日,微博上流传着一份顶流名单,没有蔡徐坤也没有鹿晗,以LOFTER的CP Tag同人文产出量为衡量标准,第一名是“凯源”(王俊凯、王源)。 

而在微博超话社区的同款排行榜里,凯源只排到了第三,新晋第一是来自《陈情令》的“博君一肖”(王一博、肖战),第二则是已经结束了许久的梅溪湖“云次方”(郑云龙、阿云嘎)。 

如果你不能立刻从这些字里反应出所对应的人名,那你应该还没入cp的坑。

CP这个词,源自ACG亚文化,在次元壁打通之后,被三次元的饭圈套用。所谓CP,是男女主?不一定;是女主和男二?不好说;是男主和男二?有这趋势。 

热衷凑CP的网友眼里,万物皆可组CP,心有多大,糖就有多少,只要想象力够丰富,想嗑啥就能嗑到啥。

类似爱情最好搞

常见的搞CP行为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character pairing ,角色配对。

这个很好理解,由于某部剧集里两个角色的设定、互动、剧情走向等等原因,观众被带动情绪,自然也就容易入戏,即所谓的上头,“忘羡”“童颜”都属于这一类。

另一种是Real Person Slash,简称RPS ,即嗑真人关系,“博君一肖”就属于这一类。

这一类又分为两种情况,一是从角色配对衍生出来的。通常情况下,嗑CP的铁律是不上升到真人,但架不住演员私下是真好友、还热爱互动(不热爱也行),以及剧方宣传的花絮,这些都是CP脑补的官方素材。

以国民兄妹CP,张子枫与彭昱畅为例。

两人共同演出《快把我哥带走》,张子枫饰演妹妹,彭昱畅饰演哥哥,在《向往的生活》里又以兄妹相称,互动经过剪辑和后期,加上热心网友(不排除宣传方)的各类cut、gif,营造出的兄妹氛围自然也就让观众直呼“要不是道德不允许(张子枫未成年),我就要站情侣线了”。

而无论是兄妹CP还是情侣线,观众被角色吸引,当剧集结束,这些角色成为了观众心中的白月光,留下了无数的意难平,也就催生了角色配对和嗑真人关系的CP粉们。

二是心头好和邪教CP。例如,B站盛行一时的吴磊X刘昊然,他们两人甚至目前还未有剧集的合作,只是某场活动同框,CP粉就是可以看图说话,脑补一万字同人文。

至于邪教CP, CP粉造“粮”自有一套流程公式,你我本无缘,全靠我剪辑。 

CP粉们永远能从俩人的微表情、各自的剧情台词甚至身体姿势中找到他们相爱的证据,再配上《真相是真》《斯德哥尔摩情人》等CP向必备BGM,吴亦凡X岳云鹏的云之凡一定能让你感动落泪,刘昊然X贾玲的春花进王府也能让你哭笑不得。

当然你如果需要拆CP,配上《说散就散》《真相是假》,也挺像那么回事的。

只是令人颇为意外的是,“老公”一剧一换,基本不超过3个月的网友,到了嗑别人的“爱情”这里,居然能够保持数年如一日的长情。

LOFTER上拥有最多同人文数量的,是近几年鲜少同框的王俊凯、王源,他们组成的凯源CP常年盘踞CP榜;今日的微博CP榜单,经久不衰的鲸鱼与洲喵(黄景瑜、许魏洲),来自3年前尚未播完就被下架的《上瘾》;诞生了云次方的《声入人心》也已经结束大半年了。

榜单上显露出来的不过是冰山一角,CP粉的黏性,超乎想象。

如果说云次方因为艺人本身互动频繁,CP粉上头好理解,那么凯源和鲸鱼与洲喵呢?王俊凯与王源,其所在组合基本难见合体,日常互动也少之又少,更不用说受题材影响,之后几乎没有同台的黄景瑜和许魏洲了。

一对CP,一旦诞生、成立,几乎就是一个独立的文化现象了,它是否红火,与正主是否发糖已经没有绝对的关系,而这可能也就是陈年CP们不被时间桎梏的原因。

许魏洲

即使正主们下场拆CP,在粉丝们眼里也只是会被“虐”,但CP依然是CP,想想看当年的胡歌霍建华,“是胡不是霍,是霍躲不过”,隔着林心如,网友都能脑补出那么多的依依不舍。

CP粉沉迷的并不是明星之间的真实关系,而是他们出演的完美故事,那是粉丝脑中理想关系的投射。他们连《爸爸去哪儿》的康康和夏天都能嗑出一本霸道总裁与小娇妻(不道德啊)。

而撇开正主之间的关系,组CP也成了剧综营销的重要阵地和艺人上升的重要途径。

角色扮演皆商业行为?

黄牛消息,肖战X王一博的快本票价炒到2万一张。不论消息是否准确,肖战几乎一天一个热搜,他和王一博的确都肉眼可见的“红”了,但凡同台,皆成热点。

有粉丝的地方,就有商业的可能,更何况是黏性这么大的粉丝。这些坚定不移的“爱上别人的爱情”的CP粉们,自然也就成为了剧综的收割对象。

镇魂女孩磕的“白宇&朱一龙”身价飞升,朱一龙在各种剧里摸爬滚打都没能留下姓名,《镇魂》只用了一个夏天,就让他跻身顶流。

最近的“博君一肖”也正走在这一条成为一线的路上,牢牢占据着微博CP榜首位,LOFTER的CP Tag产出量排名首位,几个月内近13万参与同人文创作。 

娱sir也注意到,在短视频平台上,肖战过去男团时期的表演视频点赞量也居高不下。

同时,根据腾讯音乐官方消息,肖战与王一博合唱版《陈情令》ost,上线4个小时进账265万,拿下平台数字专辑畅销榜第一名,而截至发稿,该专辑已经售出超28万张,进价超过560万元,这是一笔庞大的买卖。

剧综很好地抓住了观众“爱吃糖”的喜好,总会有意无意地组成一对又一对的CP,这种来自粉丝幻想的关系,炒作得当则圈粉无数,刺激播放量和话题。

因此,CP不仅仅是部分观众的意淫和狂欢,它也成为了剧综宣传的重要阵地之一,甚至是能否成就爆款的重要因素。

想想看,8年过去了,谈起《蓝宇》里观众对于他和刘烨的喜爱,胡军立马就喜提了热搜;《跑男》在鹿晗巅峰时期,不惜代价都要cue“陆地”出场;《伪装者》三兄弟的刷屏等等。

从《上瘾》《镇魂》到《陈情令》,双男主剧政策风险摆在眼前,耽美IP的改编却依然有人前赴后继,原因不就是日提一热搜的CP话题度和30部爆了3部的高爆款概率。

但,能否成功塑造出CP,很多时候与演员演绎、作品质量关系十分密切,因为这里面涉及到能否引起观众的共情,同时,由于不可控因素,团队和官方在引导之前还是应该预估风险。 

至于真相是真还是假,CP粉和剧综方大多是不在意的。

 

本文封面图来自:陈情令官微

本文转载自娱乐产业(ID:yulechanye),版权归娱乐产业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版权提示】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

相关推荐

反馈
客服
customer-server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星数 BRIGHT DATA

为你提供趣味新颖的明星热点资讯和最专业最深度的明星消费数据分析。

star-rank-Q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