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男团”横空出道,短视频迎来“国家队”

直言不会娱乐独角兽​
2019.11.26

明星

“央视男团”横空出道,短视频迎来“国家队”

央视频能否打响“下沉攻坚战”?

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点击右上角“分享”

“Hi大家好,我是康辉,这是我的第一支Vlog,这就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我的单位,今天来上班了。”

这支康辉用第一人称视角来展示自己工作的Vlog,发布后迅速登陆微博热搜榜第一位。就像其他生活记录类Vlog一样,康辉的Vlog伴着温润厚重的播音腔,呈现了其工作中的各种台前与幕后,一改央视主播以往严肃的刻板印象,以接地气的下沉姿态迅速在年轻群体中引起关注。

截止当前#康辉的第一支Vlog#微博话题阅读量已突破2.9亿;《康辉的第一支Vlog》在bilibili 投放仅一天播放量便突破100万,刷新播放纪录;#康辉的Vlog#微博话题总阅读量也已突破2.4亿。

11月17日,康辉Vlog第一季完结,几天后的11月20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综合性视听新媒体旗舰“央视频”APP正式上线。作为首个国家级5G新媒体平台,瞄准20-45岁年轻群体的“央视频”不仅汇集了康辉、撒贝宁、朱广权等央视顶流,各界视频工作者、影视公司纷纷加入,广大社会性PGC、PUGC短视频生产者也可涉足其中。

显然,在短视频崛起的新媒体语境下,作为主流媒体的央视正在通过亲民、年轻、有趣和新颖的方式重得公众目光。而面对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受众广度和扎根度,入局短视频的央视,能借助前所未有的吸纳性和包容度一步步夺回自己的主流话语权吗?

后“偶像时代”,从追剧、追星到追央视和主播

段子手、央视boys、网红、媒介融合,已然成为央视今年以来的几大显性关键词。

今年7月底,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新闻新媒体中心推出《主播说联播》短视频栏目,栏目主播的每条短视频内容都与当天重大事件和热点新闻相勾连。尤其是报道中美冲突时,“喷饭”、“满嘴跑火车”等用词,以及“我不要你觉得好,我要我觉得好。都什么年代了?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作’”等“明言明语”,较高的时政关注度配以主播陡变的画风、以或犀利或接地气的讲述方式,用新面貌唤醒公众认同感,一再登上微博热搜榜。

“央视的新闻都变得这么好看了,以后谁还追剧啊。”《主播说联播》作为IP“出圈”、斩获诸多粉丝之余,央视主播也开始组团出道,纷纷成为全民追逐的新晋idol。

在《主播说联播》中,央视主播们不再是严肃和一本正经,肢体语言与面部表情都开始丰富起来,文稿与风格也在有趣和新颖的路上一路狂奔,在这场备受瞩目的“官方脱口秀”中,康辉、海霞、刚强、李梓萌、欧阳夏丹等主播轮番上阵。其中,康辉更是C位出道。

赶了次年轻人的时髦,拥有了第一支Vlog的康辉,趁热打铁陆续更新了第二支与第三支Vlog,直到第一季完结,公众跟随康辉的镜头看到了一个央媒记者报道国内外新闻时政的台前幕后。无论是“秘密武器”补光灯、隔音利器小枕头,还是出远门前的精心准备、行李箱为二十年前香港回归纪念款,以及采访现场的“观光”、总想抢镜的同事和总是读错的Vlog,康辉的Vlog借助微博、bilibili等平台,实现了与年轻群体的近距离接触。

“康辉老师太有意思了,还有朱广权也太抢镜了,不愧是央视boys。”对于追央视的广大粉丝来说,“CCTVBOYS”男团一点也不陌生。头脑担当康辉、手语担当朱广权、颜值担当撒贝宁,横空出道的这支男团,目前康辉因Vlog主播身份已晋升为团队流量,另外两名不服输的成员也紧随其后。

“苦辣交生悟未迟,秋冬嚼此正当时。给一碗酱,能蘸这所有葱哒,在那深夜酒吧,哪管它是真是假……”“冷空气冻得你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白一阵,在你腮边画彩虹,你也只能翻出秋衣秋裤棉袄棉裤再在外边套羽绒。”当央视知名“段子手”朱广权将大火的《野狼disco》进行改编重新演唱,各网友和追星女孩纷纷感慨:“没想到有朝一日我竟然被央视和主播们吃得死死的。”

而“芳心纵火犯”撒贝宁,这几年从各种跨界主持到今年《主持人大赛》中,与康辉的互怼以及与朱广权的表情包CP,不仅携手各主持人令停播8年的老综艺IP重新复合,并在豆瓣上获得了9.0的高分,也以极具个人特色的主持风格成功出圈。

正是在康辉、撒贝宁、朱广权等主持人的名字慢慢跻身“流量市场”,成为“新晋idol”之际,主持人与节目IP双双反哺央视,令严肃并越发年轻的央视抓住了短视频时代的机遇。

短视频迎来“国家队”,央视频能否打响“下沉攻坚战”?

开抖音、玩快手、上B站、录Vlog。

不难发现,近年来正在强化主流媒体话语权的央视,也正在尝试从年轻群体的审美切入受众市场,积极拥抱新媒体与短视频。尤其是过去一年,在短视频异军突起并占据公众越来越多时间和注意力后,重新审时度势的央视也迈开了入局短视频的步伐。

悄然间,以央视新闻为主的央视系入侵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在平台上分别获得3972万和2773万的粉丝人气,并以最接近年轻人的方式重塑着自身品牌。与此同时,央视也开始搭建起属于自己的互联网主阵地。

去年12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与中国电信、移动、联通及华为共同签署合作建设5G新媒体平台框架协议;今年4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面向社会公开招聘300名新媒体管理与运营、内容采编与制作等人才;今年5月30日,央视频融媒体发展有限公司注册成立,随后与短视频相关的内测、邀请等消息不断流出。

今年9月26日,“央视频”官方微博和微信推送消息,并发布创作者招募计划,邀请创作者加入央视频号,打造“账号森林”。终于,11月20日,“短视频国家队”央视频App揭开面纱。

打开“央视频”APP,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首页设置的时事、推荐、关注三个板块。“时事”以党和国家相关新闻为主;“推荐”涵盖了资讯、文化、娱乐等短视频内容;“关注”则主要是对央频号的展览与推荐。

可以看到,目前入驻APP的全部央视频号包括美食、教育、时政、社会、民生、综艺、财经、体育、影视剧、军事、法制、音乐、搞笑等各垂直细分领域。点击搜索栏还可看到实时热搜视频。

央视频APP底部栏设置了首页、电视、直播和我的板块。电视板块内上线了CCTV各频道、各大卫视的节目库以及4K内容专栏。4K专栏更是囊括了纪录片、综艺、影视剧等不同节目品类。直播板块则主要供平台上的央视频号来进行直播,并支持回看。

当前,加入央视频APP的不仅有央视顶流康辉、撒贝宁、朱广权等各主播,各界视频工作者也加入了欢迎队伍,此外猫眼电影、腾讯电影/电视剧、爱奇艺电影/电视剧、优酷电影/电视剧,以及万达电影、光线影业、欢喜首映等也纷纷在央视频App发布短视频内容。

与以往央视发布的移动互联网产品相比,瞄准20-45岁年轻人的央视频App从界面设计、使用感和承载内容来看,显然更贴近当下受众市场,也以极具开放与包容性的姿态吸纳着社会各界PGC、PUGC短视频生产者。

毋庸置疑的是,新媒体环境下的主流媒体传播面临困境,转型已成为绕不开的步骤。无论是传播内容从严肃转向亲民、传播渠道由单一转向多渠道分发,还是极具动态直观的表现形式、培养全媒体主播人才,以及令受众认同并主动参与到内容开发的传播效果等环节来看,为讲好中国故事的央视正在走出一条新路径。

 

本文封面图来源:微博@央视新闻

本文转载自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已获授权,版权归娱乐独角兽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_____________________

想了解更多明星背后的商业价值?即时掌握明星的品牌合作动态?

第一财经旗下明星消费影响力研究产品【星数罗盘】(点击此处直达星数罗盘)依托阿里巴巴7.55亿消费者大数据,构建了明星消费影响力评估模型,从明星消费辐射力、明星商品聚焦度、明星消费转化率、影响人群购买力、明星带货直达力5大维度科学评估明星消费影响力。

还有全网最优质的明星代言库,以及基于微博、小红书、抖音多个平台数据的明星热度监测。

此外,【星数罗盘】推出限时五折优惠报价,综合折算仅需0.5元/天/明星。

添加客服小助手(微信号:CBNDataDD4-2,添加好友请备注“星数优惠券”),还可领取300元优惠券。限量200个优惠名额,先到先得!

【版权提示】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

相关推荐

反馈
客服
customer-server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星数 BRIGHT DATA

为你提供趣味新颖的明星热点资讯和最专业最深度的明星消费数据分析。

star-rank-Q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