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筹到207万,饭圈集资水有多深?

毛丽娜娱乐硬糖
2019.08.27

明星

24小时筹到207万,饭圈集资水有多深?

饭圈少女为爱集资,为什么会被警察盯上?

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点击右上角“分享”

粉丝经济发展到今天,饭圈集资已是常态。没参加过集资的粉丝,怕不是个“假粉”。

而饭圈集资,也从最初的选秀打榜等大事件集资,演变为“有事没事来集资”的新常态。出了新歌,要集资;出了新代言,要集资;上了新杂志,也要集资。

和今天很多的国内饭圈玩法一样,真要追溯起来,集资之风,也是起于日韩流。据硬糖君考证,最先将“集资”在内地饭圈普及开来的,应该是SNH48的“河粉”,或者说是包括日本的AKB48在内的整个48系的粉丝们。而此前像05超女期间,虽也有集资行为曝出,但终究小打小闹不成体系。

最近两年,随着流量偶像、选秀偶像的全面崛起,集资更是迅速普及、涉及金额也越来越高,终于高到了“引起有关部门注意”的程度。

近期,饭圈两大集资平台摩点及O!what相继被有关部门约谈,随即做出相应整改。饭圈集资,越来越像一个金融监管问题。

但饭圈的集资刚需就摆在那儿,纵使没了摩点及O!what,也会有其他产品补上。事实上,如果少了第三方平台这样的集资工具,饭圈集资的风险无疑更大。

对于不懂饭圈的人,始终不会明白:明明都是花钱,为什么要集资花;饭圈集资究竟是什么样的一套体系;其相关利益者和法律风险在哪?作为亲历数次集资的人,硬糖君有话说。

配捐、battle多重套路,群体意识下的集资英雄

对于48系粉丝(俗称“河粉”)来说,一年一度的偶像大考“总选举”,便是粉丝们疯狂集资、各家应援会相互battle、上上下下集体虐肾的表演舞台。

河粉们为什么要集资?自己不能投票吗?非要假手于他人?

河粉集资的最初原因,是由总选票的配售方式决定的。48系的总选票并不是直接贩售,而是通过“购买总选单曲EP,附送投票券”这种办法捆绑销售。

硬糖君的一位朋友,就是AKB48的死忠粉丝。在中国粉丝还没有形成统一组织之前,她只能通过跨国买专辑的方式来获得投票券。但投过票后,大量实体专辑就没了价值,只能放在家中“吃灰”。因此,在中国粉丝开始通过集资方式统一购买投票券后,她立刻加入了集资行列。

实体专辑越来越如同鸡肋,是河粉们选择集资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投票券掮客”的出现。

这些掮客有获得大量投票券的灰色渠道,购买者可以根据购买量与卖家讨价还价。一张票官方价格是35元,但是卖得多就可以把价格拉到33元甚至32.5元。对于以万计位的总选票来说,还是相当实惠的。

无论是出于自己方便的角度,还是出于团购打折的心理,粉丝选择集资,完全是理性的市场行为。

但第二代打榜选秀如“创造101”、“偶像练习生”等,整体投票渠道都更为方便、透明,粉丝为什么仍然采取集资的形式?

因为群体意识的作用下,粉丝的集体荣誉感被充分激发,割肾集资的速度要远远好过于一个个“散粉”单独投票——一个人投票就是为了偶像,一群人投票不仅是为了偶像,也是为了自己所处的这个饭圈。

这其中,又有多种套路。首先是充满煽动性的文案。

2018年李艺彤应援会的文案被誉为整条“塞纳河”最出色没有之一。这套文案充满了逆风翻盘的斗志、热血又执拗的中二燃感,与李艺彤本人的性格又高度契合。有路人表示仅看文案,就想进去花上几块钱。

其次是配捐。集资的目的,在于最大限度“压榨”中小粉丝。这类粉丝数量虽多但是在饭圈中表现力、活跃度及话语权都较低,如果不通过集资带动他们的集体意识与荣誉感,这部分粉丝可能根本没有花钱的动力。

配捐是大佬们为了激发中小粉丝掏钱,“花小钱钓大钱”的一种方式。在集资链接被放出后,大佬们会在留言中“立flag”,比如说:晚上八点前集资到5万,个人追加5千;每多一个人头,我捐1块钱上不封顶;每多一个35元,我掏5块钱,1000上限。

这些flag完成的难度都不算高,属于中小粉丝们努努力就能达到的目标。在集资低迷时,大佬们通过这种方式激发中小粉丝的斗志,屡试不爽。

Battle,则是集资动员的终极杀器。

对于应援会来说,两家或者数家进行PK,是一种双赢局面。PK也分两种,一种是明面PK,即几家后援会联合起来,围绕一个活动主题,而后根据人数及票力,进行分组PK。如果是腰部成员PK头部成员,那么有可能会是几个腰部成员的集资金额捆绑在一起pk单个头部成员。如果PK输了,惩罚方式也无伤大雅,重要的是双方都靠PK在短时间内完成了更多集资。

另一种暗地PK则更有意思,往往是所谓的“公式对手”之间的PK。如2018年的孟美岐与吴宣仪,李艺彤与黄婷婷。

这些“公式对手”之间,无论偶像本人关系如何,粉丝们早已势同水火:你今天开集资我明天开,你三天完成10万,我两天集资15万。

与对家较劲,是激发粉丝集体荣誉感和胜负欲的最好方式。有时,不是我偶像不能输,而是我们这群人不能输。在集体意识的裹挟下,粉丝可以一次次突破集资的目标金额,为偶像贡献最大力量。

众人拾柴火焰高,集资的好处如此明显,才会有饭圈如今“有事没事就集资”的常态。但这种常态背后的隐患,无疑也是巨大的。

单个项目破百万,法律边缘的集资游戏

集资热下,自然有人淘金、有人送水。摩点和o!what顺势而为,成为饭圈标配的集资平台,见证了一场又一场粉丝集资的狂欢。狂欢背后,则是越来越高的单个项目金额,以及有关部门的持续关注与干预。

2019年,在SNH48整体疲软的情况下,总选期间仍旧有3493个有效集资项目,总集资金额5576万。仅仅几个月,通过集资项目吸金千万,恐怕就连屡屡被点名的互金产品都要感慨这里的钱更好赚。

其实,早在一年前,硬糖君就与o!what的一位员工聊过这个问题。她坦言,o!what开始只是想做一个粉丝信息互通平台,供粉丝交流。但是渐渐变成集资大本营,是他们内部都想不到的发展方向。

“但是这样肯定会出问题。”她说。虽然她没有具体向硬糖君透露,每个月在o!what上会有多少集资项目上线,集资总数又是多少,但从她的语气中能感觉到,这是一个会令有关部门高度警惕的数字。

正因为粉丝集资背后触及的法律问题,o!what也在寻求转型,比如自制明星访谈。但是截至目前,粉丝仍然主要将其作为集资平台使用。

与o!what相比,摩点平台建立的初衷,是仿照国外的众筹平台,让一些由于资金问题不能大批量产的商品能够与喜欢它的人见面,也给予一些小众艺术家、手艺匠人展示自己并获得收入的机会。

但粉丝的涌入,使摩点迅速变成集资战场。

2018年,以摩点为主战场,“创造101”的头部成员与SNH48的几大TOP之间,联合举办了著名的“河创杯”集资PK。这一次PK虽然河粉不敌创妹,但却让创妹们发现了集资的好处。

在“河创杯”期间,摩点又陆续出现了数个“创造101”选手相关的集资项目。据不完全统计,突破百万的共有四个项目。其中的王者当属最终集资金额定格在207.2万的“吴宣仪破壁计划24小时限时PK”项目。

在这个项目中,与吴宣仪PK的另一方是SNH48的李艺彤。虽然李艺彤的集资金额与吴宣仪相差巨大,但也是2018年第一个单个项目突破百万的“塞纳河”集资项目。

法律上对于非法集资是这样定义的:非法集资是指单位或者个人未依照法定程序经有关部门批准,以发行股票、债券、彩票、投资基金证券或者其他债权凭证的方式向社会公众筹集资金,并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实物以及其他方式向出资人还本付息或给予回报的行为。

说粉丝集资是非法集资,按照法律定义不是百分之百贴切,但也算得上是灰色地带的踩线行为。为了粉丝集资修改并完善法律法规,目前看来不大可能。强化对第三方集资平台的监管,就成为有关部门的工作重点,也就有了摩点和o!what的同时告急。

堵不如疏,集资乱象谁来破局

但堵是堵不住的。没有了摩点和o!what,还有微信和支付宝,甚至有粉丝直接以银行卡转账的方式来集资。集资经济是一片沃土,总会有敢于开发新平台的“勇士”。

其实,从安全性上来看,摩点与o!what已经是安全性较高的饭圈集资平台。如果采用支付宝、微信等转账方式,钱直接转到个人账户,更容易催生“携款逃跑”的丑闻。

集资对于中小粉丝而言,是一场持久的用爱发电;对于集资发起人和管理者们,则是理性与贪欲的天人交战。有人说,通过集资能感觉到,河粉的质素真高,这么多年总选竟然没有出现“大佬卷款跑路”的丑闻,可见河粉爱得深沉。

很大的原因是,河粉集资过程中,不同小偶像的饭头会相互监督。对于集资数额巨大的项目,甚至会请来其他偶像家的单推王作为第三方监督。所谓单推王,就是每年总选中投票最多的粉丝,也就是所谓“土豪”,有财力与信用作为背书。

但这是被大家熟知的snh48头部偶像的待遇,边缘偶像可就不一样了。

还记得因为“小三事件”被唾骂、最终抑郁症复发走上绝路的广州分团GNZ48成员杜雨薇吗?她原本是有可能避免这样的命运的。

杜雨薇的一位粉丝告诉硬糖君,杜雨薇曾经也有过“起飞”的可能。

当时,他们正准备将杜雨薇送上广州分团的进圈线。为了能以优惠价拿到投票券,大家自然也选择了集资,并将管理和投票事宜委托给一位粉丝。但在没有其他人监管的情况下,这位粉丝跑路了。

“后来我经常想,如果我当时没有犯懒,自己去买大盘自己投。又或者那个人有点良心没有跑路,小姑娘的成绩会不会好一点,也就不会有后面这些事?”她说。

可惜没有如果。集资被卷,杜雨薇“起飞”无望,越来越边缘的她与其他队友之间也变得隔阂,在退团后与有妇之夫恋爱被爆,最终选择结束生命。作为边缘偶像,就连她遭遇过集资被卷的事情,也没有几个人知道。

而如果在第三方平台被叫停的情况下,未来集资都转入支付宝、微信等个人账户,风险无疑更大。

那想要根除集资呢?除非中止粉丝经济。然而放眼我们如今消费生活的方方面面,多少产品在等着明星带货。

工具存在,尚且能对人性形成规诫。不管是对投资人的项目跟踪展示,还是对发起人的资质审查,或是对投诉和纠纷的处理,都需要工具性、制度性的安排。

粉丝经济人人想分杯羹,而饭圈发展至今,也算是互联网金融的一个垂直品类了,真的没人考虑来专业化系统化的解决一下吗?

 

本文转载自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已获授权,版权归娱乐硬糖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封面来源:新浪微博@SNH48

【版权提示】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

相关推荐

反馈
客服
customer-server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星数 BRIGHT DATA

为你提供趣味新颖的明星热点资讯和最专业最深度的明星消费数据分析。

star-rank-Q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