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现、肖战爆红背后,是“中年”追星族的崛起

胡洋娱乐独角兽
2019.08.16

明星

李现、肖战爆红背后,是“中年”追星族的崛起

一场看似波澜不惊的“流量洗牌”运动,正在激烈上演。​

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点击右上角“分享”

李现、肖战、王一博、邓伦、易烊千玺、刘昊然.......

毫无疑问,这个夏季是属于“流量们”的狂欢。从6月27日腾讯视频与优酷公开对打“大古装”开始,“剧带人红”便成为今夏暑期的一大盛况。从肖战、王一博凭借《陈情令》出圈,到《亲爱的,热爱的》李现成为全民“现男友”,再到易烊千玺、刘昊然演技得到认证,新老流量们除了在这个夏季成功“会面”之外,还都在凭借一己之力向“旧流量时代”反抗。

如果说以归国四子、李易峰、杨洋为首的流量初代,已经伴随着“IP+卡司”模式的失灵而日渐消散,那么以朱一龙、邓伦等去年崛起的新流量开启的演技时代,无疑是顺应市场潮流的新趋势。艾漫数据显示,目前李现、肖战、王一博三位“新晋流量”的全网热度已承包榜单前三,一月有余;作品热播期间,三位演员接下的广告代言,数量不下5个。李现首期杂志销量突破34万大关,打破过往记录。

“新流量们”的强势表现虽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老流量们”的表现力度。但总体而言,以易烊千玺、刘昊然、邓伦为首的暑期“老流量”,整体表现依旧可圈可点。尤其是三位演员的精湛演技,都得到了市场认可。“国民弟弟”易烊千玺更是凭借暑期作品,初次向大众展现了自己的“演技”实力,初步摆脱流量标签。刘昊然和邓伦,则一如既往的常规发挥,保住了“演技”标签。

不难发现,“作品与实力”正在成为娱乐圈流量明星的新进攻武器。而其背后对应的粉丝受众,自然也不再只是一批只追求颜值和人设的年轻粉丝,相反以阿姨、姐姐自居的一批偏中年粉丝群体,正逐渐攻占部分粉丝领域,尤以消费能力凸显。

一场看似波澜不惊的“流量洗牌”运动,正在激烈上演。

流量迭代:作品与实力开始占据话语权

流量明星们的发展,总是伴随着不可多得的市场机遇和自身外形条件。从2014年EXO成员之一鹿晗归国开始,国内市场上的明星地位开始发生改变。鹿晗之前,国内娱乐圈市场中最火的明星当属四旦双冰,但他们的走红模式,大多伴随着高质量作品和国际化品牌,鲜少是以“刷数据”、“刷流量”在内地市场占据一席之地。

鹿晗的出现,打破了娱乐圈维持已久的平衡处境。从一条微博评论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到登上《福布斯》封面,再到拿下诸多头部影视资源,鹿晗的颜值、人设,以及归国后加入的经纪公司壹心娱乐的高强度营销,都是促成鹿晗成为顶级流量的关键。而与其发展境况相似、同为EXO组合出道的,还有吴亦凡、张艺兴、黄子韬,以及后期加入该阵营的李易峰、杨洋,都被市场赋予了“顶级流量”头衔。

他们的出现,极大程度上也代表着市场中一批以颜值自居、贩卖人设和高强度营销的男女艺人。长期暴露在聚光灯下的他们,不仅需要时刻注意维持自我人设,还要防止自己漏出更多马脚,以防被喜爱自己的粉丝发现。可“皇帝的新衣”终有被发现的一天,于是流量明星们开始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最先被讨伐的便是乘着互联网红利和粉丝经济发展而起的归国四子。鹿晗的“流量之死”似乎已成市场中无需多言的事实——今年其与舒淇主演的科幻电影《上海堡垒》不仅口碑惨遭滑坡,“鹿晗”本人也成为网友们率先展开语言攻击的“箭靶子”。而他的“同伴”吴亦凡、张艺兴和黄子韬,情况也并未太好:要么是努力寻求转型,要么就是在影视剧中不断贩卖“真性情”人设。稍好一点的李易峰和杨洋,也开始在影视剧中不断寻求突破和努力证明自己。

“老流量”的疲软,势必会带来一批新鲜流量。去年凭借《镇魂》走红的朱一龙、白宇,是市场中为数不多以“演技派”走红的新人演员;邓伦在《香蜜》中饰演的“傻凤凰”,促使其成为新流量的同时,演技与实力也正在成为他的个人标签。而暑期档诞生的几位新流量中,李现、肖战和王一博都有着“还不错”的演技以及各自代表作品。

情况相似的还有,上文中提到的易烊千玺、刘昊然和暑期以《加油,你是最棒的》再次闯入观众视野的邓伦,作品与实力正在成为他们竞争资源,乃至市场地位的新话语权。易烊千玺目前已经是TFBOYS组合中转型最成功的一位;刘昊然从出道之初就被大众赋予“有灵性”;邓伦更是为数不多流量明星中热度与实力均衡的年轻演员之一。

作品的光环,让他们踏上流量浪潮的同时,也让外部感知到新流量明星们的崛起与努力。“三分热度”时代,明星们的走红趋势犹如“夹娃娃”,有着诸多不可控因素。唯一能够确定的便是,市场不会辜负有心人:后流量时代,作品与实力正在逐渐占据话语权。

谁在为流量们买单?——中年粉丝群体逐渐攻城略地

流量明星们的更新迭代,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当下饭圈的“新文化运动”。艾漫数据显示,饭圈多以90后为主体,71.2%的活跃粉丝年龄基本维持在21-29岁。女性粉丝群体更是占据61.1%,76.8%的粉丝拥有大学本科以上学历。这也就意味着,饭圈文化多是以本科学历和年轻群体为核心受众。

顶级流量中,鹿晗的粉丝曾在网上晒出一组自家爱豆粉丝群体报告,内容有提到鹿晗的核心粉丝受众是25-34岁群体,其中以“女友粉”居多,这也是鹿晗为何能够快速崛起和一旦公开恋情后墙头倒塌的重要原因。而顶级流量中的其他成员,粉丝群体则多以学生党、女性居多,“颜控”、“有个性”也成为路人粉对其的最大印象。

与初代顶级流量粉丝群体略显不同。新晋流量中的明星们,他们的粉丝群体分布情况,开始出现一批以阿姨、妈妈自居的成熟粉丝群体。他们在年龄上可能更偏向于30+的中年群体,而其就职行业也分别遍布在营销岗、金融岗、家庭主妇等,因此消费能力和实力相对更具说服力。

《亲爱的,热爱的》播出期间,李现的粉丝群体中就曾出现为其耗费千万买下剧中样板房的女友粉;肖战的粉丝群体中也有一批中年女性消费群体在鼎力支持。比其早“走红”一年的邓伦,不仅是流量与实力维持较为均匀的“新流量”,今年也首次登上明星商业价值榜单首位,其背后支撑力量自然离不开一批30-39岁的中年阿姨粉。

粉丝年龄的不断“扩张”,也从侧面印证出娱乐圈流量明星们的更新换代。过往,狂热追寻明星、喜爱明星们的粉丝们大多是青春期或20出头的年轻群体,他们追星的主要原因也多是因为好奇明星生活、对明星颜值产生兴趣;可如今,随着直播、短视频等多种新式媒介的兴起,明星们的生活习性也不再被包裹的密不透风,甚至与粉丝们玩起了亲密直播互动活动,大大削弱了明星们的神秘感。

此时,当一群以购买力自居的中年粉丝群体逐渐入侵之后,其在明星群体中也自然而然的发挥了相应的主观能动性。而这群粉丝的整体专业素质,也相对学生党和年轻群体更具生活阅历,因此相对应的“对明星的要求”也不尽相同。大众可以看到,当下大活的几位新晋流量,他们的核心优势已经不再是初代明星们所追求的颜值、人设等外部条件,而是真正开始主修起“内核”素质。

李现在出演《亲爱的,热爱的》之前,已经有了豆瓣8.2分的《河神》;肖战主演的《陈情令》虽为其个人演艺生涯中的首部“男主戏”,但其勤恳踏实的演员精神曾得到多位与其合作过的导演称赞;王一博在出演《陈情令》之前,已经是《天天向上》的节目主持人之一,并陆续参演了《人间至味是清欢》《创造101》等多档影剧综,为其后续成名积累了不少观众缘。

其实,不仅仅是流量明星,这两年圈内发生的诸多异事,诸如之前的山争哥哥一夜之间成为顶流、叔圈101兴起、粉丝为沈腾打榜,以及前段时间刚刚结束大战的周杰伦与蔡徐坤流量比拼,都在侧面佐证着明星之间的地位转换。

不难发现,作品与实力正在成为这批新流量明星们身上共同持有的闪光点;而粉丝年龄群体的“扩张化”,也不过是流量明星们重新洗牌的新一轮标志之一。需要注意的是,无论粉丝群体如何变化,作品、实力与品行始终都应该是衡量一位演员的重要标准。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当流量明星开始摆脱“唯流量”属性,粉丝追星也不再只局限于“颜值经济”,市场才开始变得有所“冷静”。

 

本文转载自娱乐独角兽(微信ID:yuledujiaoshou,版权归娱乐独角兽所有,不代表CBNData立场。已获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版权提示】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

相关推荐

反馈
客服
customer-server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星数 BRIGHT DATA

为你提供趣味新颖的明星热点资讯和最专业最深度的明星消费数据分析。

star-rank-Q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