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明星美妆带货揭秘:除了口红,他们还能为哪些美妆产品带货?

在第一季度新涌现的52个美妆品牌代言人中,男明星占据29席,轻松超过了女明星的人数。

竹子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5月14日
  • 星数

去年夏天,肖战、李现成为雅诗兰黛彩妆代言人,今年年初,易烊千玺成为阿玛尼彩妆代言人。男明星代言彩妆,已经是一件不足为奇的事情。

回首2020一季度明星的新增代言数据,CBNData星数发现,男明星已经击败了女明星,成为了美妆品牌的新宠。在第一季度新涌现的52个美妆品牌代言人中,男明星占据29席,轻松超过了女明星的人数。

至此CBNData星数整理了“一季度男明星美妆品牌带货榜TOP10”,来一起看看他们在这个领域有着怎样的商业表现。

无新增代言依然名列前茅?榜单前三名的带货大揭秘

通过榜单我们看到,在TOP10男明星中,其带货品牌大部分都与他们有过正式合作。和女星不同,男星很少在日常生活中安利分享美妆产品,与品牌的代言合作就成为了最显著的带货因素。

一季度,榜单中有6位明星有新增的美妆代言。第4名的易烊千玺,新增阿玛尼的男士护肤和彩妆双线代言。蔡徐坤在3月底才官宣高丝SUNCUT的代言,却依然进入了榜单前10。

不过,观察榜单前3名,肖战、王一博、张云雷在一季度都没有新增美妆代言,仅凭借着去年甚至前年的合作入榜。没有新代言还能成为榜单前三,他们依靠的是粉丝持久的购买力和品牌的有效营销。

榜单第一名的肖战,消费辐射力和带货直达力指数都达到了100。这两项指标也说明受肖战影响的消费者在购买代言商品时目标明确,他们通过品牌方给予的商品链接集中购买力,“点击即下单”的意愿非常高。

在3月初风波未发生之前,雅诗兰黛和OLAY针对肖战所做的营销玩法都较为多元。两个品牌纷纷推出“肖战微电影”系列,雅诗兰黛以口红为主线,每一个主推色号都有对应的微电影大片,从2019年10月官宣肖战代言开始,系列微电影一直持续发布到今年2月;OLAY以小白瓶为主线,在官方店铺分集放出,还能解锁限量福利礼盒。双方把宣传周期的战线拉长,面对频繁更新的物料粉丝也一直保持着热情,两个品牌在微博的#肖战微电影# 相关话题总阅读量加起来达到了7亿左右。

作为王一博最带货的美妆品牌之一,HFP对他可谓是“忠心耿耿”。早在2018年8月王一博还未爆火之前,他就成为了HFP首位代言人。周边礼品、大促福利、线下见面会接连不断。2019年夏天,王一博成为新晋“流量明星”后,HFP的营销力度也逐渐加大,还在双11预售期间为王一博包下上海环球港双子塔大屏做应援。今年一季度,HFP勤勤恳恳推出了王一博“寻光礼盒”,并不断放出各种新鲜视频物料。王一博的流量效应和品牌的持续营销投入相辅相成,从而获得双赢。

相比他们俩,张云雷既不属于偶像也不算流量明星,但品牌对他的投入依然用心。1月5日张云雷生日来临之际,稚优泉给了他和粉丝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专门针对张云雷定制了一款口红色号,带有“张”字的扇子吊坠,限量30000支出售,1分钟就全部售罄。除张云雷外,该品牌并没有为另一位彩妆代言郑爽生产过专属产品。

品牌的投入在张云雷身上也得到了回报。从2019年开始,他就始终占据美妆带货榜前排,去年2月Urban Decay联合《时尚芭莎》为张云雷和眼影盘产品拍摄了一组大片,虽然只是短期合作,但至今都还会有粉丝为此在淘宝购买同款产品。

代言or种草:你愿意为男爱豆购买什么美妆产品?

品牌合作可以明晰男明星在美妆个护领域的大体带货方向,代言之外,男明星也有一些主动“种草”消费者的商品。

我们整理了CBNData星数美妆个护榜TOP50男明星最带货的商品发现,除了口红、面膜和彩妆类,男明星的种草范围主要集中在香水和防晒两大类。

粉丝对男星们同款香水的热衷程度是无人能及的,毕竟饭圈有句话说得经典,“拥有爱豆同款香水味道就像躺进了他们怀里。”微博上关于男明星使用香水的讨论更是层出不穷。

正是因为香水对于粉丝们的特殊意义,男明星在该品类的自然带货就占据了很大的份额。如王一博带货品牌中的CHANEL,之前与他并无代言关系,但是他的个人爱用香水“CHANEL蔚蓝男士”就成为了粉丝们自愿购买的商品,更有不少人称王一博为CHANEL蔚蓝“野生”代言人。

就在近日,王一博在微博发布了一组蔚蓝香水的广告大片。从个人爱用到商务推广,这大概就是男明星在美妆代言方面的最励志案例了。

而在一片流量偶像中显得有些突兀的70后艺人周杰伦,也是因为香水的带货力出色跻身榜单前10。2018年,周杰伦就成为了品牌欧珑的代言人,2019年新歌《说好不哭》的BGM还沿用了他专门为欧珑写的气味电台广告音乐。与品牌风格的契合也致使周杰伦时隔两年,其同款香水的带货力依然在线。

如果说买香水是为了get爱豆们的味道,那么买防晒就显得更加实用且门槛低一点。榜单第一名的肖战,除了代言品牌雅诗兰黛和OLAY之外,还在持续为防晒品牌mistine带货。这也源于去年夏天,他在剧集《陈情令》幕后花絮里无意间露出的防晒产品。

男明星涂防晒这件事情,一开始在微博经常作为“搞笑”事件传播,但是商家也看到了其中的隐形带货市场。毕竟,男明星们不会把口红和彩妆当成必备物品,但是拍戏、出活动时,防晒的使用率就明显高了起来。王俊凯代言安耐沙、范丞丞代言资生堂“蓝胖子”、王琳凯代言ISDIN怡思丁、蔡徐坤代言高丝SUNCUT……近两年,找男明星代言防晒这件事变得愈加频繁。

不论是哪个美妆品类,对于男明星们来说都还有足量的商业合作空间。我们观察了榜单TOP10的淘系带货人群画像,发现受他们影响的女性消费者平均值在74.93%,其中,90后和00后的占比也较为显著。

《2020 美妆行业发展趋势洞察》报告表示,95后正成为高端美妆品牌的潜力消费人群。同样,男明星在品牌选择上,与高端美妆品牌的合作也呈增长趋势。

95后明星蔡徐坤代言纪梵希,00后明星易烊千玺代言阿玛尼,这更像是一个信号,意味着男明星在美妆个护领域还有很多商业价值可以挖掘。

图片来源:网络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