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天内两个独角兽,共享经济明年的明星是它?
陈琪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
2018.01.04
“十年前大家出去旅行的时候,会把住宿当成其中一个不重要的环节,但现在很多年轻的用户,会把住宿当成旅行的目的。”

30天内,两个独角兽。

2017年,共享住宿可谓是共享经济中的新秀。虽然对许多中国人来说共享住宿还稍显陌生,但这个市场却在近几年迅速升温。

CBNData的《2017中国互联网消费生态大数据报告》显示,从2014年起,中国共享住宿市场的交易规模以每年超过100%的速度迅速扩张,2017年中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规模预计可达到125.2亿元。

2017年末的30天内,短租行业迅速出现两家独角兽。10月10日,途家网E轮融资后市值超15亿美元;11月1日小猪短租完成1.2亿美元融资也正式步入独角兽行列。而国外第一大玩家Airbnb也11月更换了中国区总裁,并提出针对中国市场的三大战略。眼看核心玩家们大动作频频,不少人都猜测,2018年短租行业将有一场大战。

和其他共享经济的模式相比,共享住宿有什么不一样?为什么2012年就出现的短租经济,直到今年才走上舞台中央?CBNData记者就此采访了小猪短租COO王连涛,听他说说这个共享经济里姗姗来迟的“重量级”玩家。

王连涛

 

国内最早吃螃蟹的人

和共享住宿一样,王连涛的创业之旅,也是一段低调耕耘多年,然后一鸣惊人的故事。

1999年底,国内互联网创业浪潮进入最热期,当时还是大四学生的王连涛放弃了自己所学的食品营养专业,一头扎进了互联网行业,进入了周鸿祎创立的3721。在这之后的九年中,不论是3721被雅虎收购,还是周鸿祎离开雅虎创立奇虎360,王连涛一直是周鸿祎的得力干将。

王连涛说,周鸿祎对自己最大的影响,就是要永远保持创业的状态。“他真的是个创业者,永远是不服输的,永远是在战斗。”这种精神成为了他的力量,创业的念头,也在他心里扎下了根。

2011年初,红杉资本在美国投资了共享住宿先驱Airbnb。而作为赶集网的VC之一,红杉资本也希望赶集网能尝试从分类信息向垂直化发展。时任赶集网副总裁的王连涛,成了内部创业项目蚂蚁短租的负责人,和3721时的老同事陈驰一起,开始了国内共享住宿最早的探索。

王连涛与陈驰(右)

一年多后,王连涛与陈驰为了获得更大的发挥空间,搭建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平台--小猪短租。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小猪短租便完成了首轮高达千万美元的融资。

 

姗姗来迟的“重量级”玩家

企鹅智库2015年8月的调查显示,在受访的一千人中,使用过短租的人仅占25%,而了解短租的人还不足六成。

王连涛说,直到今天大众对于短租的认知和接受程度依然有待提升。在这其中,最大的一道坎,就是信任。不论是说服房东打开家门让别人住进来,还是让房客接受短租的模式,都要解决信任问题。

除去名为共享,实为租赁的共享充电宝、共享单车等模式,所有真正践行分享模式的分享经济,都要解决信任问题。和网约车行业的做法类似,短租行业也普遍采用了房东实名认证、线下房屋验真的形式。

除此之外,小猪短租还从2015年起,率先引入了芝麻信用的数据支持。“接入芝麻信用后,房东可以更方便地选择房客,比如选择芝麻分700分以上的,房客也可以通过信用免押等方式,更便利地交易。信用数据可以让交易的摩擦越变越小,交易成交的机会越来越大。”

小猪短租与芝麻信用推出的信用日活动

除了信任问题以外,短租行业还面临巨大的基础建设压力。这是其比起其他共享经济,发展更重更慢的主要原因。

小猪等短租平台,并不仅仅是简单的展示、交易平台,它们的背后,是一套迅速发展的上下游服务体系,和一个充满活力的双边市场。“我们最终是要把服务交付给消费者,而非简单地让供给方发布一些房源的数据。在这个过程当中,从平台的角度上要做很多的事情,我们把它叫作短租行业的基础服务。”

小猪短租为房东推出的拍摄指南,房东还可预约专业摄影师上门服务

王连涛介绍,上至房屋图片拍摄的指引,下至房屋智能门锁的统一采购、安装,都是平台服务的内容。目前通过众包的形式,小猪为房东们接入专业摄影师、保洁人员的服务,还在50多个城市普及了智能门锁。

他以智能门锁为例,不仅能提高房东的接待效率,还为房客带来了很多便利。例如房客可能因为航班原因,希望半夜入住。有了智能门锁后,就不再需要房东一直等他,少一份牵挂更自在。未来智能锁还会不断升级,可能通过人脸识别的方式让入住更安全,甚至带来全新的智能化居住体验,比如进门以后你想问一问当地的什么好吃,门口的智能门锁就能回答你。”

“小猪的基础设施有两大作用,一是不断降低房源分享的门槛,另外更主要的,是对用户端体验的保障。最终用户感受到的,是房源本身的价值,和平台价值的结合。”王连涛总结说。

发展基础建设,必然要经历漫长的积累。住宿相对其他领域,模式又重得多。因此在众多的共享经济中,短租的“厚积”过程显得非常长。但目前这个领域,已经出现了“薄发”的苗头,王连涛说:“

我们今年已经看到了平台的发展拐点期。现在很多的供给端房源端都是房东自主发布的,而非地推等人为的结果。”

在12月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小猪短租的CEO陈驰也说道:“今天的中国分享住宿是一盘进入快车道的慢生意,它是一场长跑,并且处在持续加速的阶段。”

 

共享经济中的一朵“奇葩”

骑一次共享单车只需10分钟,搭一次网约车只需半小时,用共享充电宝充一次电也只需两个小时,但体验一次共享住宿,至少需要一整晚的时间。使用时长的优势,加上C2C的模式,使得共享住宿拥有了与众不同的潜力:个性化。

2016年1月,小猪悄然上线了几“间”书店里的客房。它们有的是书架旁的一顶帐篷, 有的是图书馆里一个安静角落的软床。风尘仆仆的背包客们,可以在满屋书香的环境里,拥有一次与众不同的入住体验。

北京单向空间
武汉文泽尔私人图书馆

数据显示,书店住宿计划受到了85后和90后的高度欢迎,参与人数比例远超平台的平均水平。而他们,正是消费升级的中坚力量。

“十年前大家出去旅行的时候,会把住宿当成其中一个不重要的环节,只是解决过夜的问题。但现在很多人,尤其是很多年轻的用户,会把住宿当成旅行中非常重要的部分,甚至是旅行的目的。”在王连涛看来,当大家对差旅住宿的定义发生改变,当短租房间开始成为媲美景点的旅行目的地,短租行业的个性化发展会给消费者更多惊喜。

为了鼓励更多的房东参与到个性化的升级中来,小猪短租还带头进行了许多示范。例如2016年8月,小猪短租就为用户提供了一次住进梵高画里的机会。

“盛开的杏花”主题房间
“向日葵”主题房间

这是小猪短租和阿里巴巴集团旗下IP交易平台阿里鱼合作,以梵高画作“盛开的杏花”“盛开的杏花”和“向日葵”为灵感推出的两间梵高主题房间。

王连涛介绍,小猪短租在北上广各甄选了一名房东,将其房源改造成梵高主题。其中,广州的房东“Aman and Ellen”是一名花艺师,将她的房源改造成梵高的向日葵主题房,和房东本人的特色完美结合,把原本普通的短租房间,变成了独一无二入住体验。

“(推动个性化)不是平台告诉房东该怎么做,而是通过平台提供的服务设施,用户发现市场新的机会,他自己去做。平台通过基础服务、基础设施,赋能给有房子、有空间的人,让他按照自己的想法,按照他自己发现的市场需求,提供一种新的服务。”王连涛说,在进行了融资后,2018年会进一步加大在基础服务领域上的投入。不知未来,在共享住宿领域,还会诞生什么出怎样意想不到的新玩法?

feedback

意见

反馈

contact-us

联系

客服

back-to-up

回到

顶部